切換隱藏選單

蹲低姿態勇敢問,才有真答案

因為環境關係,謝榮雅專科念的是「比較好找工作」的電子資料處理科,卻能利用當學生會美工主席的機會累積作品集。 退伍後,因為履歷表設計精美進入宏碁電腦,卻因人事凍結轉到蜜雪兒服飾擔任企劃設計,1年後才重回宏碁。 從工業設計門外漢,變成台灣唯一一位同年囊括德國iF、reddot和美國IDEA金獎的設計師,謝榮雅設計的爆發力,都是從做中學而來。

專科5年擔任美工主席,印刷的東西都要我去監管,讓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被迫去面對商業環境裡有關製造技術的事,包括到偏僻的印刷廠去和社會人士打交道等。後來,我自己都可以做印刷製版的工作。

當我在蜜雪兒工作時,印刷廠的人一眼就看出我懂印刷,因為我在描圖紙上的標註是印刷廠的規格,我才知道,專科那段很痛苦的過程,對我來講是一個學習。「我不出色,那你要訓練我」

比較大的跳躍是在宏碁。他們對平面工程師的要求是大學畢業、本科系、會AutoCAD,我沒有一樣具備,所以我知道一定要比別人更辛苦。

從平面工程師轉調為工業設計師,是一個轉折。那時主管跟我講:「你在平面的表現比較出色,在工業設計這端卻不如平面設計。」這對我創傷很重,但我回應:「平面表現出色是我本身具備,才讓我進到這裡;工業設計表現不出色,你就要負一半責任,因為你應該要訓練我。」或許是那番話的關係,後來主管開始問我想學什麼。

當時工業局有設計能力提升的5年計劃,我就跟公司要求去上課。影響我很大的一堂課是「產品語意」,它讓我知道原來設計是有哲理的,不是憑空出來,是由一個想法、哲理,透過手段、技術讓它實現。同時,我的主管把我丟到模具廠、塑膠廠,要我窩在那種惡劣的環境中,看著作品如何被量產。我從這個過程中體會,任何不精準的設計,都會影響後面的生產。

以前我沒學過工業設計中的「表現技法」,但我的第一張表現技法圖,竟是為了隔天要提案,而當時所有工業設計師都沒空,我因此被臨危受命。最後那張圖一次就過關了,為什麼?很重要的是潛意識。

當設計師在畫圖時,我都會站在後面看他們的每一個步驟,所以在我實際自己畫圖前,我已經看過至少幾十次。把每一個步驟、每種材料都記起來,然後在心中不斷演練,當輪到我上場時,我心裡的想法是:「我等你等好久了!」身段放軟,學的更多

後來離開宏碁到台中開業,人生地不熟,資源得從零開始。

工業設計涵蓋的範圍很廣,要A材料呈現B質感,再加上C加工的手法,我不知道怎麼弄,從來也沒人試過。我就去問工廠,它給你一些名單後,再一路去串,終究能夠串出一個別人沒有開發出來的東西。

這個過程的學習,關鍵在於態度。如果不能把身段壓低,是沒有東西可以進來的,所以要學習如何蹲著和模具廠的人溝通模具怎麼開、學習如何放到最低身段請教別人。我現在到協力廠商那裡去,也是恭恭敬敬。如果你一直認為你是大師,你就一輩子不會得到答案。

有些工法是獨門的,廠商不一定會告訴你,所以掌握機會,能問就問。當未來在做設計時,因為熟知這個步驟,就可掌握變數,告訴廠商在步驟中加入什麼東西,來幫我試結果。知道步驟,才可能在我的設計所要求的質感中得到突破。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