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到夜店聽酷歌,別聽high歌

在國外,夜店是呼朋引伴賞音樂的休閒去處,因此形成多元的音樂文化。哪天當台灣夜店不只放「國歌」時,就會有百花齊放的音樂可聽!

講到台北的夜店音樂,兩大宗就是嘻哈和電音。

近5年嘻哈文化逐漸成為主流,最被大家熟稔的可能是來台灣開過演唱會的黑眼豆豆(TheBlackEyedPeas)。他們在我大學時候還算是個地下饒舌樂團,風格跟現在相當不同。他們還曾經來過我住的宿舍參加party呢!

我當DJ是放HipHop起家的。以前早期的一些團體像是PublicEnemy(人民公敵)、DeLaSoul(迪拉索)、ATribeCalledQuest(探索一族)、BeastieBoys(野獸男孩)、GrandmasterFlash(閃手大師),都是HipHop宗師級人物,很值得喜歡嘻哈文化的朋友去發掘。

我後來接觸電子音樂則另有淵源。在大學電台當DJ的時候,認識了一群英國朋友。這些紈褲子弟從伊頓中學畢業(沒錯,就是威廉王子念的那所貴族學校),以前白天穿燕尾服上課,晚上翻牆出去參加銳舞派對。其中一個人知道我也是音樂同好,有天拿了整箱的黑膠唱片「唰」一聲擺在我面前,瞪大眼睛告訴我:“Thisisthefuture!”這便是我接觸電子音樂的開始。

音樂發展是社會文化縮影,其中各有故事。電子音樂中我最常放的類型house,中文翻成「浩室」,起源就很有意思:1980年代有個日本樂器公司生產一種電子鼓,試圖模仿真鼓的聲音,沒想到這種小鼓的聲音太假,但假得很有自己的味道,意外地結合disco發展出一支新的音樂類型,它就是house。風潮所至,當初被嫌「假」的小鼓價格水漲船高,以前跳蚤市場只要幾十塊美元就買得到,現在可翻到上千美元了。歐美夜店DJ任務是引介新音樂

在台北被稱為「夜店」,有音樂、可以跳舞喝酒的地方,在歐美不一定晚上才開。戶外、海邊的bar都放電音,裡面的人也不一定跳舞,可能只是聊天、喝酒,看看人群。朋友間常會說:「Hey~我昨天去了某家店,DJ放的音樂我從來沒聽過,但是酷斃了!」一群人就呼朋引伴上門,這和台灣文化中喜歡討論哪家小吃東西好吃有異曲同工之妙,由發現新的東西來顯示自己的視野及生活品味。

不過這種以音樂為主的夜店文化在台灣似乎沒有成形。歐美文化裡「晚上出去玩」和「音樂」有很大關係,DJ扮演引介好音樂的角色,但在台灣,客人來店也許為了給朋友慶生、圖個熱鬧、看辣妹、或純粹為了買醉,對音樂的唯一要求就是要high,放的歌曲20首數得出來。不信的話,試試看一個晚上跑3家夜店,幾首夜店國歌像碧昂絲(Beyonce)的“CrazyInLove”,應該可以聽到好幾次,而且不管DJ放多少遍,前奏出來一定尖叫四起,大家對熟悉的音樂反應都很好,但碰到新的音樂,態度反而平淡。聽新音樂,還是只聽「背叛」?

聽DJ放音樂和跑LiveHouse聽地下樂團現場演唱是一樣的,能不能停下腳步,去聽新的、也許一開始還不能接受的創作,還是不等台上的人唱完3首就按捺不住鼓譟:「唱首『背叛』吧!」

台灣市場小,目前還沒辦法累積足夠群眾去追逐主流之外的音樂類型,有人玩爵士、搖滾、龐克、電子、但終究被歸在另類、小眾的一群,能提供這種歌迷消費的地方也不多,和DJ在夜店天天放的都是那幾首國歌有著同樣的無奈。

我很希望,也相信情況會改善。看鄰近的日本就知道了,日本流行音樂發展時間比台灣長,對待音樂的態度很讓人感動,有些唱片行有一整櫃專放黑膠唱片,以做學問的精神去研究音樂。即使到現在,日本CD還是賣得很好,一般年輕人覺得在網路上偷音樂的行為是種恥辱。這反應了對音樂及音樂工作者的基本尊敬。我希望大家可以把音樂當作藝術,不要當成消耗品!劉軒,1972年生,美國茱莉亞音樂學院先修班、哈佛大學心理學碩士,現為音樂活動指導兼電子音樂製作人及DJ。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