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信任遠離,小事都能膨脹問題

柯志遠是華視連續劇《惡女阿楚》原著作家,他曾經為了一段「東京愛情故事」,每個月來回台北東京,後來寫成《愛來愛去,在東京》一書,預計在年底前出版。走過兩地相思與最後分手的結局,柯志遠對遠距離戀愛只有刻骨銘心的4個字:「最好別碰」。

「遠距離戀愛我是不鼓勵啦,如果真的遇到了,那叫作注定,叫作沒有辦法,愛上就愛上了,」坐在敦南誠品的咖啡廳,柯志遠沉思了幾秒,緩緩吐出一句。

談話間用字遣詞帶著濃濃小說家的特質,沒有太多贅字,眼前的熟齡男子,自己臉上就寫滿了故事。

芝麻綠豆小事也會被膨脹

「特別濃烈、特別浪漫的戀愛,也會讓關係特別的緊張,」他和東京模特兒「阿泥」這段長達1年半的遠距離戀愛,最終仍無奈地以分手收場。

他比喻:「愛情植物肯定是風調雨順的長大,會比風狂雨暴的環境好。遠距離讓信任的土壤被撥離,很多小事都膨脹成問題。」畢竟,「你搞不清楚對方真正的需要,彼此的期待一定會有落差。」

他回憶,有一次天冷,他特地買了件漂亮的毛線衣寄去日本給阿泥。事後他回想,覺得自己很傻:「她是模特兒耶,衣服哪會少?還有,這符合她對衣服的品味嗎?」

其實,阿泥又何嘗不是如此?在日本買原文小說很貴,她有一次寄了一本美國恐怖小說給柯志遠,以為他會很高興。其實柯志遠老早就有那本書了,「我也想裝得很興奮,但假裝跟真的很興奮就是不一樣。」

久別不一定勝新婚

久別之後的相聚,時間和情感都高度壓縮,在特別濃的快樂和不快樂中,很難平和理性的計畫兩人未來。

每次3天2夜的相聚,一開始前半天是很浪漫、激烈的,過了第1天晚上,開始出現問題。結果難得的見面,竟然拿來消耗在吵架、冷戰上。

他在《愛來愛去,在東京》書中回憶一次在新宿電話亭和女友談分手的情景。「數不清是第幾次協議分手。儘管最後始終都分不了手……。」、「『妳一定要學著照顧好自己……。不要再讓我操那樣多的心……。』我一邊叮嚀著,一邊是淚水鼻涕齊飛,哭到氣都喘不過來。」

不只面對對方覺得無力,連面對自己都感到挫折:「我跟她明明都是成熟的成年人,沒想到還是會斤斤計較誰比較想誰,到最後,雙方都選擇不承受了。」

遠距離戀愛最現實的一面,是它非常昂貴。

柯志遠當時在滾石唱片擔任專案經理,和女友兩人都算是高收入,沒想到還是不敵現實問題。「當經濟成本被很殘酷的對照出來,愛情就有危機存在。」

為了配合女友的模特兒工作,每次去東京,80%的機率是住希爾頓飯店,加上是週末,住1晚就要台幣8千元,每去一趟東京,至少要花5萬元以上。

兩個人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結束相隔兩地的狀態,說到「以後」就覺得茫然,更別提對未來有共識。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