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音樂,不是「好聽」就好

音樂「聽爽的」就好嗎?其實不同的音樂,背後都有各自的寶藏可以挖掘,就像原本討厭的爵士樂,卻為自己的歌注入神奇的活力……

主講︱黃立行

喜歡什麼音樂的人就有什麼tone。聽HipHop穿垮褲,走起路來慵慵懶懶;搖滾迷總帶點反叛精神。

我的音樂啟蒙是從10歲聽齊柏林飛船(LedZeppelin)《StairwaytoHeaven》專輯開始,那時剛開始學打鼓,齊柏林飛船式節奏感很讓我著迷。

直到有天,我喜歡上一個品味迥異的女生,她聽史密斯合唱團(TheSmiths)這種我認為比較dark的音樂,他們一群人頭髮老往上抓,標準配備是黑T恤搭上緊身牛仔褲和靴子。相較之下我像個小孩,他們成熟又冷漠,話不多,但一開口就聊得很深入。他們批判教育體制、對現狀不滿。基於好奇,我開始接觸TheSmiths,他們想透過音樂傳達的是,你要去刺傷自己,才會感覺真實存在,有心跳、有體溫、有呼吸。乍聽之下很荒唐,但細想並不是沒有道理。這是我聽音樂的重要里程碑,不只因為「好聽」,而是為了交朋友。TheSmiths的音樂也帶我跳出天真的孩童觀,去懷疑看似理所當然的一切。嘗試去聽不喜歡的音樂

有天,我和一位製作人朋友聊到音樂理念,他說:“YouhavetolistentoALLmusic.”我當時很不認同,不可能每種音樂都對我的胃吧?他回答,你不必去喜歡每一種音樂,但必須要嘗試去「了解」。我想想,既然要做音樂,敞開心胸試試也無妨。

我最討厭爵士樂,於是我找來邁爾士‧戴維斯(MilesDavis)的《KindofBlue》,放在車上反覆播放。一個星期後,我簡直快吐了!它的旋律、節奏都令人不舒服。

但《KindofBlue》究竟是經典中的經典,我不服氣,憑什麼別人聽得懂MilesDavis而我不懂?我反覆咀嚼音樂的意義,直到有天,似乎聽出了那麼一點味道,音樂的情境畫面在心中明亮起來。

因為了解,才知道不簡單。《KindofBlue》專輯其實節奏很複雜,樂手甚至不用看譜,完全跟著感覺走,太厲害了!我從國小開始學爵士鼓,許多拍子還打不出來。音樂教我用另一個角度看人生

MilesDavis給我靈感。後來我在錄製《黑的意念》專輯同名單曲時靈機一動,在編曲中加入爵士鼓,沉悶的旋律馬上鮮活起來。這首本來不打算收錄在專輯的曲子,變成我很滿意的作品之一。

從此我知道,音樂在好聽與否背後,還有值得挖掘的寶藏。年紀小的時候,音樂只要好聽,聽了開心喜歡就好,但慢慢地,可以嘗試多一點。如果熱愛HipHop,不妨學跳舞;被TheSmiths的音樂感動,若能深究悸動的來源,記憶會更深刻。

前面提到充滿dark、depressing力量的TheSmiths,就曾讓我對整部電影觀點翻盤。第1次看羅素.克洛(RussellCrowe)主演的《神鬼戰士》(Gladiator)時,我和大家一樣崇拜羅馬將軍麥柯希穆,但第2次看這部電影前,我剛好聽了TheSmiths,旋律的憂鬱悲壯被帶進觀賞影片的情緒中,我反思,片中暴君康莫德斯真的活該遭受一面倒的罵名?換個立場,他眾叛親離,麥柯希穆的出現讓他失去父愛,遭受摯愛姊姊的背叛,上天對他不公平,他其實是個受害者。

這是音樂帶給我的,更叛逆、更敏感、主動懷疑,勇於從另一個角度看事情。寫《馬戲團猴子》時,我就是以這種心態入曲。

很多好音樂,例如超脫合唱團(Nirvana,1990年代初期全美青少年的偶像,主唱KurtCobain於1994年舉槍自盡)的作品,乍聽不一定順耳,但絕不做作,想呈現出的是世界更真實的樣子。黃立行,1974年生,從L.A.Boyz團體開始將美式嘻哈元素帶入台灣樂壇。之後以個人專輯《黑的意念》獲得2005年第16屆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演唱人獎,是極具自我音樂風格與主張的歌手、製作人。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