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音樂,讓小胖老師不當流氓

1988年,袁惟仁跟莫凡組成「凡人二重唱」。取名「凡人」固然是因為兩人的名字,但也貼切地傳遞出了他們的理念:「只要有音樂,平凡也可以很快樂。」這幾年,袁惟仁轉型幕後創作,雖然「凡人二重唱」解散, 他卻以動人的作品打造出王菲、那英、動力火車等不凡的歌手。最近他擔任《超級星光大道》的評審,更將他對音樂素養的功力,表露得淋漓盡致。

「如果沒做音樂會做什麼?」「做流氓!」袁惟仁爽朗笑聲中丟出的答案有點讓人傻眼,然而,音樂如何改變他的人生?這句話做下了無比傳神的詮釋。

我自己有原住民血統,媽媽是台東人,卑南族。因為媽媽從小喜歡唱歌,讓小孩都去學樂器。姊姊的吉他不彈,我就拿來彈。沒想到變成我一生的志業。

我是念雅禮補校的。我小時候很壞,出車禍、打架,頭上有3、40針的傷疤。我本來都要入幫派了,曾經有人問我說,如果你不做音樂,會做什麼?我說,做流氓(忍不住笑出聲),好險我做音樂,音樂把我拉回來。

第1次聯考沒考好,我就入社會了。白天我在旅行社當外務,晚上唱民歌。16、7歲的年紀,我的收入已經很可觀,就更不認同念書這回事。

但如果有機會讓我再選擇一次,我一定會好好念書。入社會後,我才發現很多事都需要基礎。尤其是寫歌詞用到文學的底子時,就發現自己這部份很欠缺。當你愈遇到專業的門檻,愈覺得自己渺小。

像現在弄《超級星光大道》,我強迫自己看《美國偶像》(AmericanIdol,美國福克斯電視網極受歡迎的歌手選秀節目)。人家當評審怎麼能當到這樣?講的話非常專業:「我覺得聽你唱歌很像喝一杯咖啡!」我就不可能講出這種話。

23歲第一次上台,就面對3萬人唱歌

16歲,我到木船西餐廳唱歌。第一次上台非常緊張,唱的歌叫「七月梁山」,這首歌很難唱,沒想到就真的走音了。餐廳故意安排我們在很熱門的時段唱,前後都是老歌手,我跟我搭擋莫凡兩個人唱的時候,完全沒有掌聲。

餐廳透過這種方式變相訓練新手,讓他們自己克服新手上路的問題。那段時間我們很自卑,花了1年的時間才走出新人的陰霾。

但我會一直提醒自己把表演做好、把吉他彈好,也因為那樣的成長環境。現在我們面對選手,都會參考當年自己聽到音樂的感受。

我後來跟很多同一個世代的歌手聊天,才發現我們當年唱的歌,變成後來很重要的創作來源。

當兵2年,莫凡在東引,我在金門。外島兵很辛苦,不過,更多了自己的時間創作。我跟莫凡退伍出的第一張專輯,主題都圍繞著當兵的生活。

第一次站上大舞台,我才23歲,在高雄體育場面對3萬人。我跟莫凡說,怎麼辦?根本不敢上去。莫凡說,那你把眼鏡拿掉,哇!太屌了,太屌了!我的搭擋(邊說邊拍手),那一刻,就讓我把緊張壓到最低了。

當理想碰上市場,夢醒了?

起初滿懷理想跟抱負,但進入商業體系以後,才發現自己對商業一竅不通。

創作的角色非常偉大,但當你一次又一次被退稿,你慢慢明白被退稿的原因是什麼,你就會重新組裝自己,告訴自己:只要寫得再通俗一點,再芭樂一點,再口水歌一些,這個作品自然會被大家喜愛到一個程度,只是你自己硬是把你自己框架了起來。後來擺脫了這樣的障礙,我的格局就打通了。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