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VOGUE》中國版在我手中誕生

扛著時尚聖經的招牌,還有總公司強力的預算奧援,《VOGUE》雜誌在中國的創立,看似水到渠成,但唯有身處核心的廖梅淳,才知道那段中國經歷,帶給她多大的壓力與成就。

2005年9月,《VOGUE》雜誌中國版創刊。時尚猛將登陸中國,雖然遲到卻聲勢驚人。不僅創刊號《VOGUE服飾與美容》一舉發行30萬冊,大手筆寫下新紀錄,第一年獲利後,更成功打破長期由《瑞麗》(台灣版稱《Ray》)、《ELLE》與《COSMOPOLITAN》雜誌三國鼎立的局面,四雄並列瓜分天下。

這件大陸時尚圈的盛事,背後從無到有、一手促成的種子部隊,卻是來自台灣《VOGUE》雜誌的3人團隊。2002年10月,當時33歲,擔任台灣康泰納仕樺舍集團副總經理的廖梅淳,與總經理劉炳森、廣告總監章麗華一同踏上上海。

或許是受電影《穿著Prada的惡魔》影響太深,還沒見到廖梅淳之前,不免對6月1日起升任集團總經理與發行人,旗下擁有《VOGUE》、《GQ》等時尚聖經級雜誌的她有著諸多好奇與想像。

但抱著這樣的預期來看廖梅淳的經歷,卻當場跌破眼鏡。台灣大學會計系畢業後,廖梅淳進入致遠會計師事務所當查帳員。「我本來的志願,是很快升上合夥人,」她自己也忍不住笑出聲說。

偏偏人生的安排總是奇妙,極端戲劇化之中又有跡可循。廖梅淳到致遠上班第一天,報到地點就在《ELLE》雜誌台灣中文版——它是被查帳的對象。「電梯門打開,我第一個念頭是:有一天能在這裡上班多好?」1年多後,對方財務經理出缺,廖梅淳抓住機會毛遂自薦,成為她進入時尚業的起點。

8年後,在康泰納仕樺舍集團工作的她被派往中國開辦《VOGUE》雜誌,生涯至今所經歷過的「最大」成就或挫折,都在那片土地寫下。被下屬叫“meanTaiwanese”

為了能在13億人的戰場上後發先至,康泰納仕集團對中國版創刊的重視程度與投注資源,都甚於其他版本。「康泰納仕的投資足夠《VOGUE》雜誌在中國市場做任何想做的事情,」當時康泰納仕亞太區總裁簡武浩(JamesWoolhouse)被大陸媒體問到具體投資金額時,對數字保留,卻不掩豪氣地回答。廖梅淳自己光是往返倫敦、紐約、巴黎開會的次數,就遠超過她過去8年的頻率。

不過,對台灣去的經理人來說,最大的考驗不是陌生市場的挑戰,而是過去累積出有價值的管理經驗,到這裡後得一切重玩。廖梅淳經常得因應各種千奇百怪的要求,像是「預算沒花完能不能當成獎金發?」

氣派宏偉的《VOGUE》雜誌中國辦公室位於上海湖濱路「企業天地」25樓,附近就是新天地,稱得上是黃金地段,但門面是為了形象必需,並不等同於口袋能隨意揮霍,「我們錢是花在刀口上的,」廖梅淳解釋。在她看來合理的把關開銷,沒想到卻引來同仁私底下“meanTaiwanese”(小氣台灣人)的稱號。

類似這種似是而非的觀念衝突,不斷向她發出戰帖。廖梅淳半開玩笑又苦澀地說,後來她已經習慣「沒有surprise就是surprise」,只能靠「累死自己卻有效」的方法:拼命盯,不斷check。

超載的心理壓力加上工作負荷,她差點要得憂鬱症:「好幾次忍不住嚎啕大哭,擦乾眼淚,再出去繼續做事。」

廖梅淳居住的武康路,屬於舊上海住宅區,巷口有家小咖啡店,變成她在異地唯一的避風港。她打開手機,秀出一個蛋糕加上咖啡的畫面,記錄的是無數靠著一杯好咖啡、一塊起司蛋糕取暖的片刻:「我都已經來了,我一定要撐下去。」

「怎樣能夠超越再超越?」,9個字,貫穿廖梅淳所有的中國記憶。

《VOGUE》雜誌中國版的成功,一度讓廖梅淳考慮在對岸長久發展,但去年上半年,她發現自己懷孕了。讓中國經驗在台灣發酵

「生活很重要,」要在哪裡養育下一代?廖梅淳選擇了回家。

然而3年多累積的歷練,在她接任台灣區總經理後仍持續發酵。譬如,如何運用有限預算執行先進概念。又或是,先前走訪二線城市的經驗,讓她甫上任第一件事,就是親筆寫信問候新竹、台中、高雄等地的讀者,請他們提供建議與聯絡方式,回函直接傳真進她辦公室。

以前在台灣,廖梅淳從不懷疑自己不夠優秀,但回頭去看,她深深覺得,對台灣經理人來說,要克服各種難題在彼岸勝出,「不只是你聰不聰明、優不優秀就可以解決,除了非常努力,還需要運氣好。」

只是,在當中汲取的養分,可以遠超越成敗。「你會更勇敢、更堅強,再回台灣都是個不一樣的人,」廖梅淳鼓勵有機會的人大膽嘗試,因為這也是她對自己這段「中國經驗」下的結語。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