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外商銀行Top Sales擁抱佛朗明哥

曾經是花旗銀行高年薪的理財專員,黃惠汝卻在一次西班牙的旅行中發現自己更熱愛跳舞。25歲後,才投入佛朗明哥舞。靠教舞存錢習舞,一路艱辛,但她深覺有苦有樂的才是真實人生。

台上舞者時而緊蹙雙眉,時而眼望遠方,像在默讀一路走來的快樂與傷悲。即使歌聲已停,依舊艷光四射,時間彷彿靜止在滿是鮮花與火焰的停格畫面。

她是黃惠汝,和佛朗明哥舞邂逅於6年前夏天,暫別花旗銀行,赴美攻讀MBA前夕的一次西班牙旅行。

大學時代參加舞蹈社團的她,此時離最愛的舞蹈已經很遙遠了。出社會3年來,理財專員的工作逼她整天與數字為伍,開戶數、call客量都是每月業績指標,即使當到topsales,她還是不快樂。

但在西班牙,小咖啡廳裡的中年侍應生也遠比青春年華的她會享受人生,叮囑她趁夏晝長,多享受南歐燦爛陽光。迥然不同的生命態度,讓黃惠汝開了眼界。

她不禁自問,拿到學位後回台灣繼續賣力工作,為了什麼?難道只為了幾年後名片上的頭銜?

這樣不會快樂。「生命有限,要做自己最喜歡的事情才不會後悔。」這聲音自心底悄悄響起。一念之間,她決定離開金融圈,放棄MBA入學資格,考進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邊唸書邊學舞,還兼差教舞,存下來的錢全部拿去西班牙習舞。放棄過去25年的基礎,擁抱未知

這個決定,下得並不輕易。25歲才讓佛朗明哥走進生命,等於送走從小相伴的掌聲與讚美。「剛開始,我還不太敢自稱是舞者,只說自己是『學舞的人』,」除了怕不夠資格外,也因為和傳統「望女成鳳」的觀念相去甚遠。

她是家中唯一的大學高材生:北一女中儀隊總隊長、台大財金系,畢業後順利進入全球第1大外商銀行,離開工作崗位時業績達成率是500%。選擇跳舞作為終身志業,卻是放棄過去20多年打下的基礎、擁抱全然的未知。

辭職後,她不曾向家裡拿過一毛錢,生活費全由之前工作薪水和兼差收入支應。幾年下來,舞藝持續精進,讓她在圈內漸受矚目,還曾被邀請為名模林嘉綺編舞。在邊念研究所邊教舞下,黃惠汝抱持「賺多少,花多少」的心態來規畫到西班牙學舞的預算,從1年只能待上2星期,漸漸延長到2個月。

只是,原本希望畢業後當老師,還有寒暑假可以留給佛朗明哥。但如果真正熱愛舞蹈,為何不敢放手一搏?牙一咬,她又再度拋下教職鐵飯碗,和幾個朋友合資開舞蹈教室,成為全職舞蹈老師。「從來沒有事情像佛朗明哥,給我這麼多挫折……」

當興趣變成工作,就得接受夢想觸及現實的考驗,黃惠汝深知箇中甘苦。她曾經因為沒有自己專屬的舞蹈教室,預約好的場地被無故更換,那堂課的學生跑得剩下一半。

為了維持學舞開銷,幾年間她10多套上萬元的舞衣一一被變賣,到現在,即使要應付每年10多場公開演出,她仍只有3套舞衣。但她也很清楚,即使父母從不曾出席表演,一次因為佛朗明哥而上報,爸爸竟然私下買了10份回家珍藏,提到這點,黃惠汝紅了眼眶。

「從來沒有事情像舞蹈一樣,給過我這麼多挫折,」學業、職場路上一帆風順,投入佛朗明哥之後卻步履艱辛。「我會覺得自己還不夠好,不夠有天份、也沒有從小學舞的底,」溫柔甜美的外表下,黃惠汝其實比誰都要強好勝,「在書上看過一句話:『人不夠勇敢,是因為害怕就算全力以赴也無法達成夢想』,要作夢,我必須相信只要全力以赴,就能成功。」

這也就是為什麼看過現場表演,很難不為她的丰姿心醉。「一般藝術多歌頌生命的美好,但佛朗明哥藝術裡有相當分量在探究深刻的痛苦,」黃惠汝說,有苦有樂才是最真實的人生,這就是她如此熱愛佛朗明哥的原因。透過舞蹈,這位「第一志願女孩」,正真切地品嘗生命的淚水與歡笑。黃惠汝,31歲,台灣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畢業。大學時在土風舞社開始接觸舞蹈,25歲在西班牙遇見佛朗明哥舞,現為全職舞蹈老師,去年5月和3位朋友共同創辦「米拉索佛朗明哥之家」(www.mirasol.com.tw)。

黃惠汝的夢想預算書

●支出

6年間赴西班牙學舞費用:約90萬

6年間台灣學舞費用:約3萬

總計:約93萬●收入

6年間教舞收入:約75萬

6年間表演收入:約18萬

總計:約93萬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