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外匯高手,掌舵中時電子報

2005年底,當《中時晚報》決定結束營業時,同一集團內的《中時電子報》卻悄悄擴編記者戰力、對外招兵買馬。幕後運籌帷幄的總編輯,竟是出身自中時報系內,最會操作外匯的財務高手。

近幾年,台灣報業的版圖加速重洗,生存的挑戰似乎越來越嚴苛,當關門、裁員的負面消息一再傳出,讓外界對媒體的前景感到不樂觀時,《中時電子報》(中時網路科技公司)卻悄悄地在編輯團隊上,擴大了編制。

這一年多來,《中時電子報》陸續招募的記者人力,達15人左右的規模,路線分為政治組、社會組與財經組。規模宛如一個綜合型雜誌的作戰編制。獨立事業體,編制逆勢成長

「今年記者人數預計可能到20人左右的規模,」《中時電子報》總編輯郭至楨說。

當同一集團的《中國時報》、《工商時報》,在人力上逐漸採取精簡路線,《中時晚報》甚至還結束營業,為什麼《中時電子報》在人力上,卻逆勢成長?

事實上,從1999年成立開始,《中時電子報》就是一個獨立的事業單位,在自負盈虧的原則下,所使用自《中國時報》、《工商時報》的任何一條新聞內容,都必須付費。

當《中時電子報》≠《中國時報》或《工商時報》,郭至楨說,不管在內容或業務上,「一定要以獨立媒體的定位來運作,要不然會禁不起外界考驗。」

因此,當《中時電子報》在2003年首度損益平衡,隔年開始賺錢後,對於自產新聞內容的態度也轉趨積極。目前每天下午2點過後,陸續可以生產出7類8張A4大小的晚報內容,企圖擺脫外界把它歸為《中國時報》「網路版」的角色。總編輯是財務大臣出身

在幕後運籌帷幄、肩負轉虧為盈重任的總編輯郭至楨,在媒體業中,可說是身分最特殊的總編輯。輔仁大學MBA畢業的他,最初的專長是在中時報系負責資金調度與外匯操作。

「我以前有個綽號叫『老鼠屎』,」穿著談吐總是一副雅痞風的郭至楨,口中竟吐出了一個令人意外又好笑的綽號。

他解釋,當年負責中時報系的資金調度時,每天手握10?20億元的資金,加上紙張、物料都從國外大量採購,為了降低匯率損失,他也肩負避險的工作。

「我很大膽,每次敲匯率時,都一定能敲到最低點,同行都直接跟銀行說,要跟我用一樣的匯率,讓銀行壓力很大,」郭至楨笑著回憶那段精采又大膽的3年資金調度工作。

後來,當中時報系決定跨足網路事業時,郭至楨奉創辦人余紀中之命,加入新成立的《中時電子報》,負責營運架構與策略規劃。

2000年開始,郭至楨逐漸往編務角色移動,但沒多久便經歷網路泡沫化的考驗,公司從200多人,一路砍到最低時候僅剩50人左右。在歷經生死存亡的關頭,郭至楨還得以副總編輯身分兼任行銷副總經理,正式扛業績,「任務就是要breakeven(損益平衡)!」從財務到總編,大家都在觀察他

「兩個角色在過程中,不只要與團隊磨合,也有觀察期的問題,」郭至楨感受到,每個人都用大眼睛看著他。為了消除疑惑,郭至楨只能全力以赴。

他親自採訪、提筆寫稿、也輪班做文稿。為了發展語音內容,在人力不足下,他自己拿著MP3連線錄音再轉檔。

為了打破「page-view不高、業績無法推動」的迷思,郭至楨親自跳下去帶頭做整合行銷的企劃,證明給業務看,「一個月的淨利也可以有300萬!」

在角色與專業轉換過程中,曾有一段時間,郭至楨常常半夜睡不好,想著想著就把靈感記在床邊隨手抓得到的筆記本上,第二天立刻上戰場印證。在完成損益平衡的目標後,直到前年底,他才專心做總編輯的角色。

從「財務大臣」到「總編輯」,這一路過程看似戲劇化,但在每一個角色專業上所應有的歷練,郭至楨都走得亦步亦趨。

「當機會來時,沒有絕對的成功與否,但一定有絕對投入的問題,」郭至楨如此歸結。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