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用鏡頭讓世界瘋台灣

旁觀這群製作團隊的工作情形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走進擁有50年歷史的日式房屋裡,一間南非餐廳藏身其中,一旁還坐著一群不發一語的南非籍外國朋友。

《吃定老外》(TastetheWorld)的製作人徐珮筠和導演曹丕鴻正透過小銀幕爭論著攝影機所拍攝的食物角度漂不漂亮,儘管盤中的南非菜餚早已失去誘人的溫度。

隔天一大早,製作團隊又來到台北百齡橋下,扛著攝影器材同球場上的南非籍橄欖球員一同奔跑。明明太陽罩頂,但不敢跟台北天氣賭氣,製作團隊的腳上硬是蹬著粉紅色雨鞋。

這只是《吃定老外》南非特輯裡,8個場景中的2個景點。

很難猜測,這2天的拍攝過程最後在電視上播出時,會不會超過15分鐘。

也許你我都忘了拿起身旁的廣角鏡看台灣,但旅遊生活頻道裡,2個由國內製作公司──「動能意像製作公司」製作的《吃定老外》和《瘋台灣》(FunTaiwan),不像台內其他節目用國外的美食和美景誘惑台灣人蠢蠢欲動的雙腳,它們直接成為觀眾的第二雙眼,重新認識這個再也熟悉不過的小島。Discovery的在地化

從2003年的《台灣珍寶》到去年《雪山隧道》的播出,進軍台灣12年的Discovery家族頻道,近幾年積極增加台灣自製節目的播出機會。而《瘋台灣》在旅遊生活頻道的出現,更是Discovery家族頻道裡,第一個長系列的台灣自製節目。

2年前,Discovery台灣分公司沒有節目部,雖然提出關於台灣旅遊節目的製作構想,但《瘋台灣》的第1季仍交由Discovery亞洲總部新加坡的製作團體負責。直到節目部成立後,經由電視製作人詹仁雄的介紹,Discovery台灣區總經理林東民找來動能意像製作公司的老闆李景白,負責啟動《瘋台灣》第2季的製作。

「執行度高,」林東民簡短地形容動能意像的特點,因此讓動能意像製作公司繼《瘋台灣》第2季後,又連續製作旅遊生活頻道的另一個節目:《吃定老外》。但「執行度高」的背後,也是李景白把節目磨了很久的成果。拉掉旁白,畫面要會說話

「我們跟你簽約(拍攝),但不保證能播出,」林東民談論起Discovery全球一貫性策略,身處國際性頻道,Discovery有許多想不到的堅持和要求,國內製作公司也要有膽才能接招。

主持人上一幕還在跳舞、下一幕就跳到吃飯,畫面邏輯不連貫,不行!拉掉旁白,看不懂畫面意義,不行!「Discovery很強調voiceover(拉掉旁白)的效果。剛開始我們也很困擾,如果要有拉掉旁白的效果,為什麼要有旁白?」團隊口中的「白叔」、李景白回憶起當初製作節目的衝擊。

如何在不玩畫面特效之下,用畫面的構圖向觀眾說話?

歌手陳建年抱把吉他,在《瘋台灣》的蘭嶼篇裡,倚著房子的柱子唱著:「好久不見,對你的思念,從不曾改變??」沒有旁白,簡單的天空襯著乾淨的聲音,畫面的力量很強烈。

在要求高度品質的製作環境之下,動能意像學到不同於台灣電視節目的製作態度。比別人多4倍的拍攝時間

台灣電視節目的製作生態像量販店,1小時的純外景節目,最多進行2天拍攝。如果能在1個景點內拍攝到不同集數的畫面,更有點「賺到」的意味。

在《瘋台灣》或是《吃定老外》的節目中,常可以在幾秒內欣賞完海浪或日出的快速變化,但為了這樣專業的「曠時」效果,攝影團隊需要將近1天的時間,來捕捉播出時的幾秒鐘讚嘆。

「台灣純外景的1集製作費約15~25萬元。雖然我們1集節目的製作費用比正常行情多到2~3倍,但除以拍攝天數,其實差不了多少,」李景白說。

以1小時的節目長度來說,2個節目往往都要進行長達8天的拍攝工程,「拍了還不見得播!」徐珮筠提醒。

花費長時間拍攝,事後的剪輯很痛苦。為講求節目的敘事邏輯,剛接手節目時,李景白也常常進剪接室自己熬夜動手剪。但到處蒐集來的各地人物故事,實在很難動手剪掉。

不論是《瘋台灣》或是《吃定老外》,它們和台灣其他旅遊節目最大的不同點,就是看「人」的角度。《吃定老外》裡,當異鄉客淺嘗菜餚時,乘機觀察別人眼中的台灣;而《瘋台灣》則透過在地達人,深刻認識當地文化。《吃定老外》在台灣體驗文化衝擊

每集主題設定為1個國家,《吃定老外》以6:4的比例,將國外飲食和台灣多元文化調配得濃淡剛好。

不論是打電話給各國駐台大使館、或是透過外國朋友「連一拉一」的效應,負責腳本撰寫的李文成把台灣翻過來,找出在台灣生活的異鄉客。「做節目才發現,台灣的外國人還真多,」徐佩筠點頭。

製作團隊有時也從這些在台灣生活的外國朋友身上,顛覆自己過去對國外的想像。

荷蘭人團結、樂觀,相傳鄰國德國人大口吃肉喝酒的形象反而在他們身上看到;而巴西人給人的印象是輕鬆或隨性,但透過在台灣的巴西舞者,卻讓製作團隊認識巴西人認真工作的一面。

「來台灣的外國人有兩種,一種來混、一種是真的想學習亞洲文化。」《吃定老外》的主持人Toku(中文名字:李德育)談論,很真實的形容,也許你沒有機會去過太多國家,但的確有機會在台灣遇到這種文化衝擊。《瘋台灣》看見小人物力量

「台灣不大,但人不同,」李景白描述。

旅遊節目最終點,還是環繞在人的故事上。

《瘋台灣》每集以介紹台灣1個景點為主,透過主持人Janet(中文名字:謝怡芬)和當地達人的互動,即使你是在地人,節目卻幫你挖掘更多你從不知道的面向。

「用網路找到的人絕對不用,」李景白笑說自己所設立的節目人物標準,他要團隊懂得去思考、去想像當地會有什麼樣的達人。

以草嶺古道來說,第一直覺大家會想到登山客,但他們卻找到草嶺古道的清潔婆婆,成為李景白和主持人Janet印象裡最深刻的小人物。

她每日徒步走20公里上山清潔垃圾,還隨身攜帶開水、水果和藥提供給爬山民眾。「一個小阿嬤,不管她活得多簡單,她百分之一百活著。」

Janet形容,小人物的鼓舞力量有時候超越想像。用好製作,將台灣推上國際舞台

去年被廣電基金會評選為優良旅遊節目的《瘋台灣》,根據AGB尼爾森媒體研究的資料顯示,

新一季的收視率比節目剛推出時還高出2倍。當台灣偶像劇風靡東南亞時,對台灣在地文化有更深刻認識的《瘋台灣》也將於今年4月在亞洲各地的Discovery頻道播放。

「如果把台灣好的在地文化,透過國際性的平台推廣出去,這是不錯的想法,」林東民笑說自己用著「破」英文,正把台灣一步步推到國際舞台。

搭著國際性頻道的順風車,動能意像製作公司逼出了不同製作水準。台灣其他電視節目,其實也做得到。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