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張正傑的音樂人生:想像力才是我真正的琴弦!

張正傑是國內最知名的大提琴演奏家,不只是因為音樂,更因為他活潑、幽默、點子源源不絕,讓古典音樂在他手中不再艱澀,反而總有令人眼睛一亮的新鮮呈現。張正傑目前正在巡迴演出,5月10日在國家音樂廳登台。對音樂如此揮灑自如,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養成。聽張正傑娓娓道來,才知道對他而言,音樂從一項「有負擔的玩具」變成人生中不可切割的菁華,也歷經漫長的摸索過程

我選擇大提琴的原因跟別人不大一樣,小時候我爸爸要我挑一件樂器,我看我哥哥學小提琴站著,我姐姐學大提琴坐著,我就選了坐著演奏的大提琴。

因為連續3年參加音樂比賽拿了第1名,那個年代,覺得應該要出國,所以我14歲就到維也納念音樂學院。去之前只想著到「音樂之都」是多麼棒的事,到了以後才發現:我的生活從頭到尾都要自己來。藝術家要刻意營造孤獨

當時我一句德文都不會,只會一點英文,沒辦法跟人溝通,自閉了1年多。宿舍有個看電視的地方,白天沒人,被我佔據當作琴房。我就像個怪物,每天早上8點就拿著大提琴去練,直到晚上10點、11點,心裡只有音樂。

很孤獨,可是很棒。其實一個藝術家一定要有孤獨的感覺,現在我反而常要刻意把歡笑跟交際關起來,哪怕不一定在練琴,是在思考。音樂會之前,我常常會帶著我的大提琴到山裡去兩、三天,為了練習,但最重要的還是孤獨。被孤立,發現不能不跟別人打交道

我每天都過得很節省,自己煮飯,用最便宜的胡蘿蔔、青菜,跟碎肉煮成一鍋。有一天還是接到爸爸的信,說他是個小學老師,養育我們很辛苦,我就跟家裡說,不要再寄錢來了。

過兩天就有人找上門,問我要不要去樂團工作。但是去了以後,每次宣布下一首曲子是什麼,等我會過意來,找到譜擺上去,已經要結束了,每個人都瞪著你。我決心要把德文學好。

當時我1天工作4小時,但每天還是練琴12小時,常常半夜3點才睡覺,隔天早上10點半又要開始演奏。有一次我睡過頭,沒有人來通知我。我像被孤立,大家都想看我的好戲。我終於知道,我不能再這樣不跟大家打交道。我開始把自己的心房打開,請大家吃中國菜,一起爬阿爾卑斯山,交到很多知己的朋友。

28歲決定回到台灣,因為我在那邊碰到一些機會的瓶頸,開始意識到:自己畢竟是東方人,歐洲的環境還很保守。剛好回來演奏,當時東吳大學的校長來聽,便邀請我當客座教授。

我真正在思緒裡大膽地去想像、去做,是回來台灣以後。第一個在音樂會中拿起麥克風的音樂家

拿起麥克風開始講話,這件事對我影響很大。我開始主持廣播節目,跟大家分享心情,我也是第一個在音樂會中拿起麥克風,對著聽眾談「下一首曲子是……」的人。我突然發現自己奇奇怪怪的想法,這個社會都願意接受。

我把峽谷音樂節帶到太魯閣去辦,或是看了電影《刺激1995》後,跟法務部說想去監獄裡辦演奏會,就浩浩蕩蕩地去了綠島監獄辦演奏會。甚至選擇孔子誕辰在孔廟舉行「巴哈向孔子致敬」音樂會,對著孔子演奏西洋的生日快樂歌。

小時候,音樂對我是種有負擔的玩具,覺得練琴很煩,但是上台的光鮮亮麗,又很吸引我。出國以後,音樂對我是任務,我要做到最好,可是不一定有使命感。回國以後,音樂成為生命中很大、很重要的一部份,沒辦法切割。因為我做出各種不一樣的嘗試,才真正深入音樂的內涵,真正發自內心熱愛音樂。

當然,如果沒有那13年在國外的時間,我不會有現在這些大膽的想法。為什麼選擇太魯閣?因為我在阿爾卑斯山演奏過!我不想跟著琴走到最後一刻

雖然這樣,我還是希望我能享受有那麼一天,把琴拿開,我不希望跟著它走到最後一刻。我買這把大提琴時是很大的負擔,但我心中有個打算:等我退休就把它賣掉,當我的退休金(這把名為「盧傑利」的義大利製名琴,有300多年歷史,樂音渾厚動人。張正傑當年抵押房子,花了55萬美元從香港進口,目前身價高達100萬美元)。

生命中一定還有別的東西值得我去追求,我真的覺得我自己還有別的專長,如果不徹底放下,另外的專長不會跑出來。說不定哪一天,我就去學醫了,因為很多人都說我這雙手也很適合當外科醫生!大提琴家張正傑

1961年6月28日生於台灣基隆(巨蟹座)

東吳大學音樂系教授、台灣海洋大學藝文中心主任。

14歲到維也納與芬蘭共留學13年,

取得奧地利國立維也納表演藝術大學演奏家文憑與芬蘭西貝流士音樂院最高演奏文憑。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