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76世代風席捲亞洲

台灣、日本、中國,同樣生於後1976世代的一群,卻有著不同的命運。日本的'76世代長於泡沫經濟,努力突圍,擁抱網路創業,中國的'76世代,成長於文革後年代,順利接收經濟開放的果實,資源與機會史無前例的豐沛。

不僅台灣,在日本與中國,1976,同樣是代表一個新世代崛起的關鍵數字。

在日本,1976指的是從「團塊世代」(1946?1951年出生)突圍,另立典範的網路創業世代;而中國的1976,則是正式告別文革,從歷史災難走向開放,趕上中國百年難得盛景,生逢其時的30世代。日本’76世代:在泡沫經濟中尋求出路

在日本,網路創業致富已非新鮮事,例如被視作網路產業第一代的軟體銀行創辦人孫正義(1957年出生)、第二代的樂天市集董事長三木谷浩史(1965年出生),都是代表性人物。

有別於前兩代分別由四、五年級少數菁英雄據山頭,以1976年出生為首,被視作第三代的網路創業家們,不僅在大學階段即受網路啟蒙,使用態度更為開放,在網路使用已成為生活不可或缺的情況下,創業的形式與人數更為多樣。例如,成立日本最大網路留言版「2channel」的西村博之、索引網站「HATENA」的近藤淳也、社會性網路社區(SNS)「GREE」的田中良和等。

在網路尋找出路的日本’76世代,從中學開始,即目睹日本泡沫經濟的幻滅,1998、1999年大學畢業之際,又遭遇亞洲金融風暴,而淪為臨時約聘的「飛特族」(freeter),或是不工作、不上學,也不接受職業訓練,住在家裡,吃定父母的「尼特族」(NEET,notineducation,employmentortraining)。

即使幸運擠進企業大門,上面有為數眾多的四、五年級排隊等著升遷,出頭機會渺茫,工作量又因招募人員縮減,成為低薪、低成就感的一群廉價勞工。

所以,當網路產業逐漸成形,創業資金門檻低,且有四、五年級身先士卒,便成為一道職涯的曙光,吸引了大批’76世代的社會新鮮人投入。

隨著科技跳躍式成長,處在學習力最強階段的他們,經過七、八年的努力,陸續開花結果,因而成為日本網路為數龐大,且最具爆發力的一個世代。中國’76世代:接收經濟開放的成熟果實

不同於日本’76世代,在成熟與泡沫化的經濟環境,試圖從網路中尋求新的出路,中國1976年出生的這一代,則是在百廢待興的30年間,幸運地接收前人胼手胝足,培植出開放後的經濟果實。

1976,他們出生的這一年,一連串大事發生,包括中共總理周恩來去世、唐山大地震、中共主席毛澤東去世,以及四人幫(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下台,歷史災難的烏雲從他們頭頂移去,中國自此結束了極左路線,開始往民生和經濟發展的方向修正。

文化大革命使中國中斷了11年正常的教育發展,致使三、四年級的「文革世代」,普遍沒有受過高等教育,有些甚至未曾好好讀過中小學,因此,與台灣與日本比較,大陸原該處於中高階主管的這一代出現斷層。

無須被文革挑戰,又跳過被當年鎖國政策延誤犧牲的上一代,中國的「’76世代」挾著「一胎化」的尊貴,擁有最多社會與教育資源,又躬逢中國市場開放,外資大舉進入、經濟蓬勃發展的時期。

一旦進入外資企業,他們往往能快速掌握重要職位,擁有決策權力,而且隨著市場擴大,他們晉升的速度,至少超前台灣同齡年輕人3~5年,呈現出「跳躍式」的拔擢。

因為機會眾多,忠誠度極低,每個人都在卡位,為更高的薪資工作,說跳槽就跳槽。

另外,為了要衣錦還鄉、出人頭地,只要能賺大錢,他們做什麼都可以,尤其是「下海」(自己開公司做生意),更成為大陸已屆30歲的’76世代最熱中的話題。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