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在自然曲線中鑽研黃金比例

國際設計界有4項大獎,德國iF獎、reddot獎、美國IDEA獎、日本G-Mark獎,要拿到每一個獎項的首獎都是很困難的事,但大可意念設計總監謝榮雅在2006年一年內,就拿下了前3個獎項的首獎,不但寫下台灣的紀錄,也寫下華人的紀錄。

主講-謝榮雅

國際設計界有4項大獎,德國iF獎、reddot獎、美國IDEA獎、日本G-Mark獎,要拿到每一個獎項的首獎都是很困難的事,但大可意念設計總監謝榮雅在2006年一年內,就拿下了前3個獎項的首獎,不但寫下台灣的紀錄,也寫下華人的紀錄。

得獎的榮耀連帶也讓委託他設計產品的中小企業,在國際市場上鹹魚翻身。

創下這麼多國際級榮耀的謝榮雅,卻是一個如你我般平凡樸實的人。設計三冠王,自學出身

說話帶著標準的台南腔,設計三冠王謝榮雅的工作室出奇的不起眼。它位於台中市一個小巷的住家裡,沒有任何門面和招牌。他也沒有留過洋,甚至不是設計相關科系畢業。進入宏碁電腦擔任設計師3年後,他就出來創了大可意念(DuckImage)設計公司,直接以自己的綽號Duck為名。

或許因為沒有顯赫學歷、大企業光環可憑藉,謝榮雅鑽研起美學,比許多設計師都鉅細靡遺。

談到黃金比例,他可以從鸚鵡螺、老鷹盤旋的線條講起,洋洋灑灑10分鐘聊不完。遇到一般設計師最沒輒的技術問題,他會跳下去研究得比技術人員還徹底,然後告訴技術人員如何克服那個原本「不可能克服」的障礙。

「我就是要把自己逼到極致,不這樣不過癮,」謝榮雅在採訪時笑著說。對自己的設計美學要求嚴苛、拒絕因任何限制讓自己的設計打折,正是謝榮雅能夠做到國際頂尖水準的原因。1.嬰兒磅秤

(2006德國iF產品設計獎)

這主要是外銷歐洲的產品。由於歐洲的護士要攜帶磅秤到產婦家裡訪視,因此我將傳統的磅秤體積縮減,變得扁平,一旁還有把手,讓它非常好攜帶。

它的造型是來自一條被子對摺後的曲線,因為我希望傳統冰冷的嬰兒磅秤可以傳遞出溫暖的、柔軟的、安全的意象,而被子給人的感覺就是如此。2.自行車燈

(2006德國iF產品設計金獎、2006德國reddot設計獎、2005日本G-Mark設計獎)

傳統的自行車燈是塑膠做的,除了燈的本身以外,還有連接在車上的機構件,造型很複雜。我改用鋁一體成形,用簡潔的方式去呈現,質感就出來了。而且它的成本只比傳統車燈多10%。

自行車的車燈之所以都要能拆下來,是因為怕被偷,我把傳統車燈下面連結車體的機構件,改成軟性的塑膠夾,不但可以單手拆卸,拆下之後,車燈也就是一個完整的手電筒。

委託我設計的成貫企業原本是做自行車燈的OEM廠商,這個車燈在2006年拿到德國iF金獎後,以前不讓他們進去擺攤的歐洲自行車展,開始讓他們進駐,而且給予非常好的攤位。

成貫企業原本是台灣典型的中小企業,就在一棟透天住家裡開2條小生產線。因為這個車燈,他們現在已經搬進大型的新辦公廠房,家具還是用鱷魚皮的。

也因為這個產品,英國有一家大型的自行車通路,希望向成貫爭取成為他們在英國的總代理。不過成貫沒有做品牌的經驗,也不知道怎麼做總代理,有趣的是,英國通路商說沒有品牌沒關係,還自掏腰包請英國的設計師為成貫設計了企業識別系統,送給成貫,終於爭取到總代理。

這個過程,讓我感到品牌不是「用力做」就可以做到的。反而是當你有很棒的產品吸引人注意、吸引人購買,品牌就水到渠成,你不想成為品牌都不行,別人還會硬要你成為品牌。3.似水年華圍籬

(2006美國IDEA金獎、2006德國reddot設計獎、2006德國iF產品設計獎)

之所以會設計這麼特別的產品,是因為我原本在幫一家台中的建設公司做平面設計,老闆向我抱怨,傳統金屬製的工地圍籬每次颱風來就會倒,2、3年的工期,至少要重搭2、3次,問我有沒有更好的辦法。

於是我把圍籬設計成可以一片一片組裝起來的模組,之間有縫隙可以紓解風壓,就算破了一塊,只要再補一塊就好,工程結束後也可以回收再利用,既環保又安全。而材質則選用ABS塑膠,耐衝擊、堅固,還可以量產。

有趣的是,這種設計對工業設計師來說其實是很簡單的,對模具精準度的要求也沒有一般那麼高,只是因為這是跨領域,做建築的不去管,做工業設計的也沒機會碰,長期以來就沒有人去改善傳統的圍籬。

這個設計得到美國IDEA金獎後,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Week)也有報導,後來連美國高速公路局都來和我們聯繫,詢問可不可以在他們高速公路的隔離板使用它。4.真空防潮箱

(2005德國reddot設計獎、2006德國iF產品設計獎、2005日本G-Mark設計獎)

這個防潮箱的原理是把箱子裡的空氣抽掉,等於把箱內的溼氣也抽掉,所以不需要再放乾燥包,而它的訣竅就是在把手上有個附幫浦的抽氣棒。而它也可以用來放麵包,避免麵包因為受潮氧化而不好吃。

製作防潮箱的詰佑企業,也因為這個產品,年營業額一下就從數千萬元衝破億元。

創意是有趣的,但我看待工業設計是嚴肅的,因為一項產品的設計事實上關係到企業的成敗。我們拿到的設計費可能是50萬,但企業開模具要花500萬,行銷要花5,000萬,試產、備貨、庫存則可能是5億的事。

所以設計要顧及的層面是廣的,美學雖然是很重要的環節,但只是其中一個環節,當美學和其他的環節形成平衡的比例原則時,它本身又是一種美學。

有人說形隨機能,有人說機能隨形,美學和機能之間好像很難取得平衡,但對我來講並沒有這樣的問題。

如果我今天設計的是手錶,美學會佔80%,機能只佔20%;如果設計的是個木工機,機能就會佔80%,美學只佔20%,因為產品面對的消費行為和銷售型態不一樣,就應該有不同的比重,而美學和機能的比例取得漂亮,又是藝術。

在一開始設計的時候就抓出最好的美學機能比例,是讓設計精準的主因。這也是我10年來一直在努力的。取材自然中的黃金比例

我在做設計提案時,客戶常問我:「你設計這樣的長寬,是不是有算過黃金比例?」但設計師不可能每樣設計都按照黃金比例的公式,因為機能條件各方面都是不一樣的。

但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開始探討黃金比例。一般我們看到的黃金比例會畫成平面的長方形,但當它是長方體、或是別種架構時,該如何取得黃金比例?

我的心得是,所有漂亮的東西,都可以用數學公式列出來,但是那數學公式可能會複雜到一般人沒辦法具體列出來。

舉例來說,很多人覺得曲線總是畫不漂亮,但如果用數學公式畫一段拋物線,然後取其中的一段,就會漂亮。

但當形狀複雜到不能算的時候,只能靠直覺反應,判斷一段線條到底美不美,而當你不斷地觀察、吸收,心中自然會形成一個黃金比例的美學判斷。當我掌控到某項專業的精確度,我相信我所抓的線條就是黃金比例,可驗證、但非常複雜,我只能和客戶說,你信任我,因為我在這個部份是非常苛求的。

我會經常師法自然,一片樹葉、一隻豹、一隻犀牛都很美,也有它的機能。像豹的線條若不夠美,風阻係數不夠小,牠就會追不到獵物,所以演化的過程中,豹的線條就會愈來愈流線,牠會自然演化出最美又最有機能的線條。

例如有一次3D工程師要畫3條曲線,一直畫不漂亮,我後來就告訴他,我的3個曲線是取法水波紋弧度畫的,所以必須先把有共同基準點的3個線條畫得非常漂亮,再以共同的基準點為軸心去取消失點,弧線才會漂亮,原來畫任何線條都是要有所遵循的。以專業捍衛設計的價值

我並不認為我的創意是比設計科系的學生更多、或是更深的,但我擁有讓創意落實的能力。

在歐洲,各設計環節都有很高的人力素質,所以即使是很粗略的手稿,也可以打樣出很棒的東西。在台灣,要達成和歐洲一樣的成品,就不得不親自處理每個環節,包括模具的材料為何、染料要加多少比例都包括在內。

我也不是一開始就是有名的設計師,當技術人員告訴我,我的設計不可能做模具的時候,我必須要用專業來說服他為什麼可能,我要比他更了解模具、機構、各種材料,因為我要捍衛我設計的價值,否則我的設計價值就會一點一滴地被改變、被折損。

此外,由於我本來並不是學工業設計的,所以早期我曾經下過功夫很仔細觀察國際大獎的得獎作品。我一頁一頁仔細看得獎作品的年鑑,不斷練習、揣摩,也把自己的作品夾在年鑑裡面,不斷地翻看,看看自己的東西是不是夠格放在年鑑裡,然後不斷調整線條。

調到某個程度之後,我的作品就躍進了國際水準,除了基本的專業訓練、美學素養、熱情,還要下工夫去越過國際級設計的那條線。

其實到底要下什麼工夫,我也說不上來,那也許是堅持,堅持地去不斷修正,讓我作品中的美學、功能、工藝水準、品質所達成的比例,越過國際級好設計的那條線。謝榮雅,40歲。現任:大可意念傳達公司設計總監、大葉大學、東海大學兼任講師。經歷:蜜雪兒服飾企劃設計、宏碁電腦造型工程師。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