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力抗韓流的偶像劇推手

自《流星花園》爆紅之後,台灣就掀起一股偶像劇熱潮。而三立電視台就是其中翹楚,堅持原創精神,培養編劇團隊,每齣自製的偶像劇都成功銷往海外,更以「一段愛與××的故事」貫串每部偶像劇。

根據報載,三立電視台去年底上檔的偶像劇《愛情經紀約》,被大陸片商以1集2萬美元(約新台幣66萬元)的「天價」買下版權,甚至超過韓劇《浪漫滿屋》,刷新台灣偶像劇輸出海外金額的紀錄。

2005年的《王子變青蛙》更創下偶像劇最高收視率,達到8.05%,捧紅了藝人明道,其經紀人孫德榮更直言:「在菲律賓只播出1集,收視已到27%。」

台灣偶像劇從2001年3月的《流星花園》開始造成轟動,使得各電視台紛紛推出偶像劇。「偶像劇近5年來是成長的,而三立電視台是電視媒體中最有系統在推偶像劇的單位,」研究台灣電視劇的世新大學公共關係暨廣告學系副教授陳一香表示。多個「首創」,打造偶像劇王國

三立對偶像劇的企圖心,從以下幾點可以觀察出:自製而非外包偶像劇、首開與無線電視台策略聯盟播出、投資多家經紀與製作公司、更與電信業者策略聯盟。

「外面的製作人是有預算、有時段和團隊,當編劇做好一個東西,才去找符合的人來演;我們是自己掌控拍攝,在想劇本的同時,就會想劇本適合誰拍、誰演、如何包裝,」負責偶像劇製作的三立都會台戲劇總監陳玉珊說。

此外,三立也首開與無線電視台的策略聯盟,「它可以使戲劇讓更多人看到,」三立行銷公關部副總經理張正芬說。

近5年來,三立共產製約15齣偶像劇,並外銷每一部偶像劇到中國大陸、菲律賓、印尼、日本等亞洲國家,甚至歐美等地,境外輸出多達17國,吸金能力驚人。陳玉珊說:「光《王子變青蛙》一劇的海外版權,就創造台幣3千多萬的收益,而這還不包括周邊商品、廣告收入等等。」

除此之外,三立投資不少經紀公司,像是「喬傑立」、「最佳娛樂」等,當他們需要提拔新人時,三立就替新人量身打造戲劇,這種魚幫水、水幫魚的方式,不僅捧紅藝人,同時也讓三立偶像劇的話題性十足。

在與電信業者合作方面,《王子變青蛙》和《微笑Pasta》等劇和電信業者結合推出「口袋偶像劇」,供手機用戶收看精采預告及花絮,行銷不遺餘力。

「三立透過『劇本→明星→衍生商品→跨國平台整合』的方式,發展一條生產線,」張正芬表示,透過資源整合行銷,三立可以建立更完整的影音娛樂營運模式。堅持只做MIT的偶像劇

在偶像劇內容方面,三立絕不改編自日本漫畫,堅持只製作“MadeinTaiwan”的偶像劇。

張正芬認為,台灣有很多優秀人才,有能力做出不輸日、韓劇的東西,「我們希望透過三立的培養和訓練之後,台灣偶像劇能在國際上發光發熱。」以三立第1部偶像劇《薰衣草》為例,甫推出便成功輸出至亞洲其他國家。

不買日本漫畫版權,有其背後因素。陳玉珊說,買版權得付出非常高的價格,「而且你買不斷,每5年要重播一次就要再付錢,日本人現在也很聰明,它除了把價格抬高之外,如果日本要先用,你也不能買。」

再者,自製偶像劇的好處是,版權永遠屬於三立,「所以我們做到連印尼的電視台都跑來跟我們買版權,因為我們的劇本做到他們有信心,」陳玉珊說。創作中心,找有想法的人

對三立來講,堅持只走原創路線,也與台灣人在拼戰時,所擅長的彈性應變力有關。

台灣偶像劇比起日劇,精細度雖不夠,「但跟韓劇比起來,的確可以引以為傲,」編寫過多部知名偶像劇,同時也是《王子變青蛙》編劇的羅彩娟認為,在韓劇的製作費高於台灣3、4倍之下,台灣製作出的品質還能與韓劇相抗衡,值得驕傲。

或許有感於此,三立從2003年開始成立「創作中心」,培養、訓練新的編劇人才生產偶像劇,目前創作中心中約有16、17位編劇負責撰寫劇本。

為了製作出好的戲劇,三立利用「招考」的方式,盡可能召集好的編劇人才。令人好奇的是,編劇該如何測驗招考?

陳玉珊認為,腦中「有想法」的編劇比「文筆」重要,因此,三立在招考編劇時,提出兩類型的考題:第1類,給應徵者第1場到第10場戲的重點,要應徵者自行創作每一場的細節。「在一萬種寫法裡面,你可以看到這個人有沒有想法、他的對白堆積得好不好。」

第2類,給應徵者一個時段、規格,要他寫出適合這個時段的案子,「不管案子能不能被執行,會有不少人提出令人驚喜的想法,」去年有一、兩百件應徵稿件,到複選階段只剩下11件,競爭十分激烈。團體說故事,串出劇情

由此看來,偶像劇受到青少年歡迎,「劇本」可謂重要的成功因素之一,而其背後推手,就是編劇。只有編劇,能讓演員隨著他們的想像力起舞。

三立最紅的偶像劇《王子變青蛙》,由陳玉珊所發想,因她認為當時的台灣偶像劇中充滿了暴力氣氛。「當時319事件剛發生沒多久,台灣的氣氛很不好,我覺得這樣的氣氛不能再做悲劇了,所以就想做一個愛情喜劇,而這是以往三立沒有操作過的。」

三立偶像劇的產製過程,以「監製」為首,當監製有一些靈感,會再召集幾個編劇,一起討論劇情,《王子變青蛙》一劇就這麼而來。

陳玉珊從自己很喜歡的香港電影《與龍共舞》找靈感,並搭配上童話故事,「當一個戲過了10年仍然能感動你的時候,表示這部戲的元素是OK的,」所以當劉德華飾演的「大陸雞」變成明道飾演的「茼蒿」,歡樂的氣氛一樣能感染觀眾。

當劇情大致的方向由監製擬定,並決定開頭和結尾後,監製和編劇們再開會討論劇情走向,例如劇情要怎麼走、可以發生什麼事件,最後再導致結局。編劇會翻翻報紙、看看新聞找創意。羅彩娟表示,討論時彼此會用講故事的方式,把劇情串起來。在聊天的過程中,可能越講越kuso,而搞笑的橋段也就這麼產生。△△△:此時方可掉淚

羅彩娟認為,當編劇最快樂的時候莫過於「角色扮演」,「把自己當成筆下的人物又哭又笑,是很有趣的,」因為平常人不可能「一人分飾多角」,只有編劇或小說作家,才可能有這樣的體驗。

另外,可以操縱演員的生死和觀眾的情緒,更是過癮,像是劇本中的三角形和括弧圖示,表示角色之間的互動和動作,要女主角講到哪一句話才能哭時,就會以「△△△」註明:「此時方可掉淚。」

不諱言「讓觀眾痛跟爽,就會有收視率!」當《王子》每次播完時,陳玉珊一定會上討論區看網友的留言,而每一次留言區一定塞爆。

雖然偶像劇看在不少資深編劇的眼中,是「小孩子」的玩意兒,但當《王子》吸引很多不看偶像劇的人收看時,卻也創造了偶像劇的奇蹟。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