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空間設計,是創造一個舞台

從老牌爵士餐廳BROWN SUGAR、屹立不搖的夜店ROOM18、新式時尚喜宴會場BANDO.8、超大型居酒屋DOZO、到最新開幕的英式酒吧BARCODE,這些空間,是台北夜生活的象徵,也全都是來自設計師甘泰來的創意。東海大學建築系、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建築碩士畢業的甘泰來,是正統科班出身,卻總是以顛覆的角度,引領了台北的潮流空間。本期的《Cheers》美學學院單元特別專訪甘泰來,為我們解構他的商業空間美學。

口述——甘泰來

對我來說,設計要能多元融合,像是《莊子》齊物論所說的「萬物等量齊觀」,很多事情是相連相通的,空間的硬體和軟體,也都要能融合,比如說將不同材質以對比性的方式搭配,就是一種融合。

其次,時間因素對我來說很重要,這是我一定會考量的問題。商業空間有營業的時間,一家店是在白天開、晚上開、還是開24小時,就會影響在材質、燈光上不同的選擇。

美學,我則認為是自然形成的,當你的概念、架構成形之後,美學自然會生成一個基礎,在這個基礎之下,再去做深化。

換句話說,我不太去限定風格,當然有個人的偏好是沒錯,但畢竟設計是一個社會性藝術,不是純藝術,它需要和人溝通,商業空間需要有商業性目的,非商業空間也會有使用者的問題,不是設計師個人的大雕塑品。

所以美學應該要和機能結合,美學和多元融合、時間因素一起考量後,自然會形成一個基礎。

不過,我設計的空間一直想要傳達一個舞台的概念。

我認為在抽象意義上,空間設計就是塑造一個背景和舞台,空間是舞台,使用者則是表演者,只是有時候舞台比較戲劇性,有時候比較低調,有時候它需要味道重一點,有時候它需要淡而無味一點,但都是舞台。

為什麼我要一直讓空間變成舞台?因為我覺得人要開心一點,我希望可以提供一些空間,讓大家開心、歡樂,產生情緒與感覺。商業空間3要件

我在做商業空間的時候,考慮的最重要3件事是:概念主題、光和使用需求。

空間的概念主題一直都是我很關心的,因為這和商品的定位有關。而我們在操作商業空間的時候,不可避免地一定會遇到市場上定位的問題,不管是抽象的氛圍或實質的商品,空間的設計都要去搭配它的定位。

而光對商業空間來講太重要了。對我來說,光是很精釆的筆刷,透過它,空間硬體的部份才會有生命。就像你今天穿得再美麗,沒有光給你,一切也是枉然。燈光的運用要營造出氣氛的話,就要有輕重緩急,不能是均質性的,也就是說裡面要有層次,有強烈的燈光、也有柔弱的燈光。

以我設計的居酒屋DOZO為例,餐廳中央大花台給的燈就叫作「輕重緩急」裡面的「急」,它是一個舞台燈光,掩色性非常高,甚至有戲劇性。而每一個桌上的立燈就是「輕重緩急」裡面的「緩」,它的感覺是柔的、慢的,在整個空間中,像燈海一般飄著。有不同的層次,自然就會燈光美、氣氛佳。

而我在思考使用需求的時候,一定會問有沒有多功能的可能性和必要。有了多功能的考量,只要透過桌椅家具的折疊或重新排列,就能增加空間截然不同的功能。至於風格的形成,我倒是沒有刻意迴避,但也沒有積極地追求,我認為風格是自然形成的。

當然如果往回看,我會看到明顯的痕跡在過去的作品裡面,如果對設計案有情感,就會有血與淚或笑聲在裡面,也自然會留下自己的簽名在裡面。美學解構1:日式居酒屋DOZO

在空間主題上,DOZO採用了伸展台的概念。主要是取材自日式演歌坊的感覺,將舞台和觀眾席之間高低差的關係,衍生成DOZO的下挖式座位,形成走道高、客人座位低的伸展台形式。而在整個空間中,整個方型的環狀走道成為伸展台,走在上面的客人、服務人員都可以是表演者。

學校都會教導在餐廳裡不能有高低差,可是真的有那麼嚴重嗎?但DOZO就是不往那個方向去思考,反而認為高低差是一個發展的機會。

DOZO的VIP室是一個透明的空中閣樓,像一個舞台飄浮在空中,其中的客人像是表演者,但反過來他們也像是坐在包廂的觀眾,觀看底下整個場子的人表演,這個關係是一直在切換的。事實上,許多時裝發表會曾選在DOZO舉辦,下挖式的座位我設計了蓋板,一蓋上就能讓座位區變成大片平台,不僅是多功能,也突破了餐廳不能與走秀有關的思考界限。

在美學上,DOZO是以新東方情境為主軸,大架構以現代性的元素為主,點綴較傳統東方的東西,像是花藝、燈籠意象的燈具、紅色色塊。

舉例來說,DOZO的中央擺了一個很東方的植栽,但是用非常現代感的舞台燈光去渲染它,就好像用現代性的筆刷去刷在傳統的元素上,點出東西融合的美學基調。

又例如一般居酒屋的桌面都是用實木呈現厚實的感覺,但我卻是用薄薄的鏡面不鏽鋼當桌面,去對比傳統性較高的石材牆面和木頭地面,把比較時尚、現代感的元素帶進來。

在DOZO,整個空間主題、美學意象、以及實質的機能動線是融合在一起的。美學解構2:美髮沙龍EROS

知名美髮沙龍EROS亞洲旗艦店的空間概念是舞台,美學風格是時尚奢華風,我希望透過材質、圖騰、燈光的搭配,去塑造亞洲旗艦店的氣勢。

在入口處,第l個舞台馬上就出現。透過米色的石材,我把入口的牆面、地坪和接待的櫃臺,做一個材質和造型上的整合,連為一體,而且把室內室外連在一起,混淆室內室外的感覺,同時擴大門廳的空間感。因為入口的地面都是石材,所以會有止滑的問題。我把EROS的logo圖案放大、變形,做成地面上的抽象圖案,然後用噴砂面和亮面交替搭配,兼顧美觀和止滑效果。

由於EROS的樓層是1樓和B1,所以很大的挑戰是如何讓客人很自然地往B1走,而不會感覺到那是封閉的B1空間。

因此我在樓梯間設計了一個大挑空,大挑空裡有大樓梯,在樓梯中段還有平台,形成開放性的第2個舞台,這個舞台有一個低調奢華的背景,以黑色反光材質和人造鱷魚皮做成牆面,搭配黑色水晶燈,劇場的概念就在這裡出現。

剪髮區的座位和座位之間隔有黑色的流蘇,讓不在VIP室的客人也還是有自己領域的感覺,同時黑色流蘇也呼應了頭髮的概念。

colorbar是染頭髮調色的工作站,一般的美髮沙龍會把colorbar藏起來,可是我反而把colorbar放在剪髮區的正中間,變成剪髮區的焦點,同時也變成開放式的工作站,歡迎客人來指指點點、聊天,希望有多一點互動的可能性存在。

這colorbar也一樣是多功能空間,在EROS的開幕酒會,他們就把colorbar當成DJ台來表演,那反而又是使用者自己發揮的創意了。甘泰來小檔案

現任:齊物設計公司總監、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兼任講師

學歷: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建築碩士、東海大學建築系學士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