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38年寫不完「執著」兩個字

時下流行透過轉業、轉職,縮短成功等待時間的各種策略,但張重彥一輩子只待在一家公司,從最基層一路做上總經理,甚至將退休時又被公司延攬回任,他的故事在今天的職場上,簡直就像一則不可能的傳奇。

關於「不動」的哲學,大概沒有人能比和泰汽車總經理張重彥更心領神會。1968年,台大外文系畢業的張重彥進入和泰汽車當業務員。2005年,在整整屆滿37年後,本來要退休的張重彥,卻因為和泰代理的TOYOTA汽車在台灣銷售持續稱霸市場,竟然又被董事會延攬回任,繼續領導和泰。

一輩子只待在一家公司,從最基層一路做上總經理,張重彥的故事在今天的職場上,簡直就像一則不可能的傳奇。

「不要把換跑道當成頻繁的事,除非不得已,」張重彥的思考,與時下流行透過轉業、轉職,縮短成功等待時間的各種策略大異其趣。作為總舵手,同時也是和泰在台灣最資深的員工,締造這個紀錄的祕訣是什麼?他徐徐吐出2個字:「執著」。

張重彥沒換過工作,並非因為他好運亨通,38年來一帆風順。犧牲報酬換來成長

公司政策與個人意志分歧,向來是離職主因。事實上,張重彥在進和泰第3年就遇到這個難題。

當時公司準備升他做課長,可是汽車市場正是大好的時候。以張重彥的賣車成績,不當業務改做管理職,薪水至少縮水二分之一。他心中第1個浮現的問號就是:「為什麼要升?」

張重彥調整心態的轉折,是看到犧牲報酬換來「成長」。這個機會能幫他建立管理、領導的能力。

於是,在當時總經理蘇燕輝的培養下,張重彥開始利用週末上課,學習「目標管理」,接觸過去全然陌生的財務報表,帶領團隊。

這段時間,他也不是沒遇過挖角。有一家外商船運公司總經理是他的客戶,延攬他去當駐高雄經理。張重彥分析幾項因素後拒絕:「到底這家公司的未來性有多強?是不是高薪領幾年,又要從頭開始?既然在汽車業中,賣TOYOTA是首選,為什麼要離開領導品牌的公司?」公司遇逆境,仍然不動

當公司強、有資源,張重彥的想法是:看遠不看近,透過在大企業歷練,蓄積自己的實力。不過,當公司遇到困厄,張重彥仍然沒有選擇「落跑」,他透過正向思考,積極地賦予逆境價值。

1974年,因為中日斷交、能源危機及外匯政策等各種因素,政府全面禁止日本小轎車、小貨車進口,無車可賣的和泰,資遣了幾乎一半的員工。結果,張重彥被派到關係企業──和泰興業去當副理。和泰興業做的是刀叉等餐具的外銷生意,對他簡直是隔行如隔山。然而,「外文系本來就做外銷比較多,既然碰到,為什麼不學?搞不好有一天可以當個貿易公司老闆,」抱著這個「學習」的目的,張重彥接受了公司「外放」的安排。

1年多後,他重新回到和泰,又當起業務,而且賣的是像消防車、鎮暴車、垃圾車、堆高機等特種車。客層、人脈全要重頭再來,張重彥也沒花太多工夫抱怨。「遇到事情,正面思考才有衝勁,埋怨的話就沒有動力,又怎麼會去跑?」他反問。

面對公司經營不利的情勢,應該「去」還是「留」,張重彥有幾個判斷的指標:首先,公司還在培育人才,而且主管很看重他。

其中有段不為人知的小插曲。張重彥看到中東產油國興起,一度想去沙烏地阿拉伯賣車,於是聯絡當地代理商。約好同行的還包括當時的總經理、現任和泰汽車中國事務所執行長陳順德。

沒想到,已當上董事長的蘇燕輝私下知道後,立刻跟豐田汽車日本總公司反映,堅持要留下他們為未來所用。這個「出走計劃」就在蘇燕輝的運作下「破局」。

第2,公司不是停滯不動,仍然有重大專案在運作,而且自己一直有機會參與。

為了突破困局,和泰聯合日野汽車、中華開發、三井物產等成立國瑞汽車,開始在台生產日野8噸卡車。直到1985年,豐田投資國瑞,和泰進入與豐田全面合作的階段。出任豐田業務部專案室經理的張重彥,任務就是籌備在台灣生產豐田汽車事宜。導入豐田式的管理流程,這段經驗再度打開張重彥的眼界。

很多人一路在職場上流浪,只為了找到一個最適合自己的環境。但張重彥的例子說明,若是處於任何狀態都能汲取養分,或許就不必急著尋尋覓覓。這應該也是他口中「執著」兩字的真意!有幾個問題,張重彥建議:想換跑道前一定要問自己:

1.為什麼不喜歡現在的環境?

2.績效表現是否能在其他人之上?

3.這家公司是否值得長遠待下去?

張重彥通常不贊同因為人際關係或情緒因素而離職。「你應該覺得我還年輕,可以改變做事方法跟思考邏輯。」這個建議或許不是那麼中聽,但卻是過來人的忠言。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