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編劇頑童,玩起大電影

從鐵飯碗,跳進人人看衰的台灣電影產業;第1次自編自導,電影預算就高達新台幣2億元,涵蓋飛車、打鬥、槍彈等諸多特效,集合台灣、香港、日本、澳洲等多國電影專業人員;到底,《詭絲》導演蘇照彬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他為何能在電影業迅速發光?

和電影導演李安比起來,蘇照彬的際遇,多少會讓人覺得他很Lucky。

眾人皆知,李安在電影界大放異彩之前,曾在家裡蹲了6年「一事無成」的日子。算一算,蘇照彬投入電影界的時間不過7年,但他從2000年推出第1部電影劇本《運轉手之戀》開始,就受到電影界注目,一路扶搖直上。

《運轉手之戀》當年即獲得金馬獎最佳編劇的提名,接著《雙瞳》、《三更之回家》的劇本也入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其中《雙瞳》還成為2002年台灣最賣座華語片,寫下8千多萬票房紀錄。今年他所自編自導的第1部電影《詭絲》,不但擁有國內少見的製作預算及卡司陣容,還找來香港的攝影指導黃岳泰、電影《燕尾蝶》及《追殺比爾》的日籍美術指導種田陽平等人加入。同時,它還獲選為今年法國坎城影展正式觀摩影片。

但令人驚訝的是,在此之前,他曾是經濟部及工研院的工程師、研究員,對電影實務的了解,是這幾年才摸索出來的。「我是個沒有長大的人」

「它花了我10萬元,好心痛,」蘇照彬打開一個銀色方盒,取出一塊多孔立方體。在電影《詭絲》裡,它就是號稱可以捕捉到鬼魂的「孟傑海綿」。

一群日本科學小組利用「孟傑海綿」捕捉到世界第1隻「鬼」,他是一位13歲、身分未明的孩童。在他的雙眼之間,隱約可見一絲細線,背後牽動著神祕的力量。由於他毫無理由地殺害了一位攝影師,主導科學計劃的科學家橋本(江口洋介飾),便請探員葉起東(張震飾)展開調查。然而,與研究相關的小組,卻陸續一一死亡……

很難想像,這樣的情節是從蘇照彬這樣一位看似憨厚、鄉土,又帶點孩子氣的人所創造出來的。

「我是個沒有長大的人,」蘇照彬笑得靦腆。即使年紀已逼近40,他仍覺得自己還停留在青春期,比較理想性格,不會去擔心柴米油鹽醬醋茶的事情。因此,也曾有忘了繳水電費,被斷水斷電的經驗。

他來自台南縣新市鄉、一個很傳統的台灣家庭。父親是從人力車的時代開始,就投入計程車業了;母親則是家庭主婦,到了傍晚會拉著嗓門大喊,叫小孩子們回家吃飯。家裡現在還養了一隻豬。

他在個人的部落格上,用一種很奇怪的方式介紹自己:自小到大,被很多東西咬過,包括狗、貓、獨角仙、人猿和豬(不知道為什麼,被咬的地方都是右手掌)。

他解釋,被人猿咬的經驗,是因為拿著食物站在牠的面前,故意一下子給牠吃、不給牠吃,然後就被人猿抓到手,給咬了一口。在他口中「像我這樣的人」,童年是「雖然沒有什麼錢,但還是能想出一些為非作歹的勾當。」而這些勾當就是:偷釣魚、偷抱西瓜、偷挖人家的番薯。

蘇照彬說,很難講這樣的成長環境帶給他什麼樣的養分,他只覺得「童年過得滿愉快的。」相信科學,又喜愛科幻

從《雙瞳》、《穿隧》到《詭絲》,不難發現蘇照彬對科幻類題材的喜愛。然而,他卻是個相信事實根據、愛找答案的人。他不相信星座之說,也沒辦法看人家變魔術,因為他一定會追問人家為什麼,「不告訴我我會睡不著,」蘇照彬說。

也因為這樣的個性,他平常就愛看《ScientificAmerican》(科學人雜誌)及《ComputerScience》。而《詭絲》的故事靈感,也是他在一則報導中,看到日本科學家發明可以捕捉電磁波的「孟傑海綿」,進而去構思發展成劇本。

然而,他又愛看一些奇奇怪怪的漫畫,最近看的是日籍漫畫家山本英夫的《異變者》,內容在講「在人的顱骨上鑽孔,能讓不同的人產生不同特殊能力的科學實驗,」蘇照彬講起這些故事,就像小孩子般,認真而專一地沉浸在樂趣之中。不只是幸運

從投入電影圈就一路獲獎,外界看他,走得實在幸運。事實上,從《雙瞳》、《愛情靈藥》就和他一起共事的《詭絲》製片經理許仁豪指出,蘇照彬並非靠運氣,而是靠實力。他認真、用功,以及高EQ的特質,讓人願意與他合作,是放眼新生代導演之中,少之又少的。

許仁豪說,蘇照彬很注重事前準備工作,在《詭絲》開拍之前,會請分鏡師把劇本的每一個鏡頭都畫出storyboard(分鏡圖),並請攝影指導黃岳泰提早1個月來台灣,密切地和他討論拍攝細節。相較於國內許多導演習慣把畫面留在個人腦海裡,到現場才發號施令,蘇照彬讓工作人員可以更準確地達成目標。

在《詭絲》片中飾演一位科學研究助理的國內新生代演員張鈞甯也說,蘇照彬辦公室的門口經常貼了一堆分鏡圖片,以清楚和演員溝通劇本。在執導時,他也會清楚地指示演員的每個動作,而不是很模糊地告訴你「他要的感覺」,是一位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的導演。

儘管《詭絲》9月底才上映,影評者大致持鼓勵態度,但認為蘇照彬的「好劇本是一回事,拍成電影又是另外一回事。」點出蘇照彬對於劇情主旨,仍不脫《雙瞳》「有愛不死」的軸線,對於角色的刻畫也顯得不足。

曾獲亞太影展最佳影片《台北二一》及《我的逍遙學伴》導演楊順清認為,《詭絲》雖然是蘇照彬的首部商業科幻片,但重要的,還是要看它的成績。畢竟國片長期處於沒資金、沒市場、沒企業投資的循環下,拍片預算僅為韓國的十分之一左右,有的甚至不到。由中環公司獨資拍攝的《詭絲》,若能創造不錯的成績,將會對國片產生良性的效應,也許會吸引不同的企業投注資金,讓國片有機會籌到更高的預算。揮別內心的掙扎

《詭絲》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或許也出乎蘇照彬的預料。

他說,之所以走上電影路,沒有什麼很深層的理想,只是覺得自己講故事的能力不錯,可以把它當成一個工作,維持自己的生活,所以就投入了。只是在開頭的幾年,在個人和父母的期待之間,心裡有過那麼一絲掙扎。

不識字的雙親,偶爾從報紙的照片上,看到家裡的老二「彬仔」上了報。後來蘇照彬拿拍電影的現場照給父親看,他父親只有一個意見說:「你一人哮(台語發音,瘋)我是可以理解,但是為什麼有那麼多人跟你作夥起哮?」

對於把父母留在南部、讓兄妹們照顧,蘇照彬的心裡很矛盾:「你可以說是興趣,也可以說是自私,因為你是不管別人的期望在走。」只不過,這些掙扎現在已消失了,因為他一心一意地只想往前走,在電影業生存下去。

他也奉勸想對電影有理想的人:電影是很複雜的行業,不是抱著一個普通、玩票的心情就能玩得好的,必須要dedicated(投入)在這個行業上。如果在過程中,很多人都認為你沒有那個能力,Youjustdon’thaveit,那就要趕快退出,到一個你適合的領域上去發展。蘇照彬小檔案

1970年出生,1994年交通大學傳播科技研究所(現更名為傳播研究所)畢業,曾擔任經濟部工業局HDTV高畫質電視計畫人機互動小組工程師、工研院電腦與通訊研究所研究員及程式設計師,也曾任MTV台特約創意人員。他一向以科學題材創作,並以《穿隧》、《詭絲》連續兩年獲得新聞局優良劇本的首獎。作品有《運轉手之戀》、《愛情靈藥》、《雙瞳》、《三更之回家》及《詭絲》等。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