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深夜,走進爵士酒吧

爵士酒吧在都市的角落,提供現場音樂表演,讓工作結束之後的夜晚,可以有個落腳的地方。

「在歐洲,國際爵士樂手在你家附近的PUB現場表演,走幾步路就可以聽到很棒的音樂,」在比利時居住5年的謝啟彬說,雖然台灣在1990年~2000年之間爵士酒吧曾經盛行一時,但是瞬間又一家家關閉,留下來的店家不多,但各有特色、對音樂也有自己的想法。

《Cheers》雜誌探訪了3種類型的爵士酒吧,它們的共同特色是:老闆都是音樂人出身,有的是爵士樂手、有的是DJ。他們曾經花了好幾年的時間,遊走在各俱樂部演奏、在世界各地旅行、或是定期到美國爵士發源地紐奧良朝聖;他們聽過許多好音樂、與無數樂手交集之後,創造了一個反映個人生活歷練的空間,將他們認為最適合聽好音樂的場所和氣氛呈現出來。

爵士酒吧是都市人和音樂面對面接觸的地方,而愈接近深夜,這些地方的音樂就愈有分量。1960年代美軍俱樂部重現

「我像往常一樣,用背脊推開『傑氏酒吧』沉重的門,然後吸進冷氣很冷的空氣。店裡瀰漫著香煙、威士忌、炸薯條、腋下和下水道的氣味,像年輪形蛋糕一樣,一層一層重疊地沉澱著……」這是村上春樹在小說《聽風的歌》裡,描述港口酒吧裡的風景。

1978年村上春樹29歲,寫下第1部小說《聽風的歌》時,他還是一家位於東京的爵士酒吧“PeterCat”的經營者,不但在他的小說裡常常提到爵士樂,筆下營造的音樂小酒吧氣氛,更令人心神嚮往。而這一類充滿1960年代美軍俱樂部氣氛的酒吧,在台灣也還保存著。

鮮豔的壁畫、昏暗的燈光、狹小的L型空間中央佔據著一方表演舞台,放著超大的鋼琴、爵士鼓、和一些譜架,位於台北師大路口、超過30年歷史的「藍調」(BlueNote)爵士酒吧,是台灣新世代爵士樂手的表演舞台,也是爵士樂迷挖寶的地方。

藍調的老闆蔡爸(蔡輝陽)今年61歲,是台灣第1代爵士樂手,1965年開始在台北各美軍俱樂部、飯店表演,「當時看了很多爵士樂表演場所,一個爵士酒吧就應該是這個樣子,」蔡輝陽營造出自己心中的理想空間,積極蘊育新世代台灣爵士樂。現在許多歐、美留學歸國的爵士樂手都受過藍調的洗禮。「我們不能只模仿黑人的音樂,爵士樂是,你把靈魂放進去,即使是一個1938年的歌,也可以表現成你自己的樣子,」蔡輝陽說。

週六深夜,空間狹小的藍調坐滿了客人,樂手與聽眾的距離那麼靠近,連換氣的聲音都聽得見,在「慢船到中國」(SlowboattoChina,也是村上春樹第一部短篇小說集)的歌曲中,有人出神地聆聽,有人卻大聲說笑,酒客文化在台灣根深蒂固,即使在藍調這樣一個難得的爵士樂表演現場,還是有一半客人不懂得尊重與聆聽。

「即興是非常依賴現場狀況的表演方式,觀眾的反應也會影響我們當下的演出,」嚴格要求自己演奏時不看譜的日本鋼琴手烏野薰說。下一次,如果你到了藍調,記得少說話,才不會與好音樂擦身而過。豪華閃亮的午夜盛會

週五夜晚,位於台北信義區的BROWNSUGAR爵士餐廳裡擠滿穿著整齊的商務客人,和剛下了班、脫下領帶的上班族,這裡的氣氛,顯然跟對街NEO19地下的PATIO俱樂部完全不同,標新立異的「小孩子」不會到這裡來。「我們的定位很清楚,就是針對商務客人,提供國際化的演出,」BROWNSUGAR股東之一的莊起鳴說。

BROWNSUGAR從1997年創立於金山南路,一直有黑人女歌手及國外樂團現場演唱的風格,讓BROWNSUGAR成為台北爵士樂的地標之一,「國外爵士樂團受邀到國父紀念館、社教館(現在的城市舞台)演出之後,晚上都會到這裡來跟朋友聚會、玩自己喜歡的音樂,」股東陳百堂說。

BROWNSUGAR在金山南路經營了7年,走的是紐約爵士酒吧的風格,2003年遷到信義區,場地擴大5倍以上,想要展現的是拉斯維加斯夢幻舞台式的效果,「我們自己是比較喜歡金山南路時代的BROWNSUGAR,樂手與觀眾之間的距離比較近,全場氣氛帶動起來很熱鬧溫馨,」莊起鳴說,但如果要維持國外專業樂手在這裡表演,就必須要有大場地。現在除了跟大阪的BLUENOTE、新加坡的Harry’s爵士酒吧合作交流樂手之外,將來在香港、上海、北京等地也要連成一個網絡,「目標是要讓國際樂手重視亞洲市場,讓台北成為巡迴表演的一個據點。」兩位精通夜店生意的股東,其實是玩音樂的DJ起家,為了聽好音樂,到美國紐約、芝加哥、紐奧良、舊金山等地音樂節朝聖好多回,經營的格局也非常不同。

酒酣耳熱之際,舞台上的音樂響起,穿著銀色閃亮小禮服的黑人女歌手從觀眾席中一邊唱歌,一邊走上台,“How’severybodyfeeltonight?”(你們大家今晚覺得如何?)女歌手問,台下沒有人回答,“Oh!yougottospeaktome!”(噢!你們一定要跟我說話!)全場近百的客人回答:“Good!”

這就是爵士舞台的魅力。原汁原味即興舞台

國家音樂廳的後台練習室中,歐洲頂級爵士樂團「KARTAII」正在做最後的練習,團長德國籍的小號手用義大利語、法語、英語跟其他樂手溝通,而鼓手與鋼琴手彼此語言不通,所以就用「BaBaBaBaaa……Ba!Ba!Ba!」交談,偶爾還用嘴吹出喇叭聲音、敲打坐椅來助興。台上的完美演出雖然精采,但後台的自由即興也有另一種看頭。

這種後台式演出充滿各種可能,在台北的河岸留言(週二)、台中的GROOVEYARD爵士酒吧(週四),每週都有1次“openjam”的演出,讓沒有合作過的樂手們立即上台「玩」音樂,隨時有人加入、隨時有人創新,這種表演是即興中的極致,常常產生令人驚喜的演出。

「我年輕的時候常常旅行,總是帶著薩克斯風,到酒吧裡有人在玩jam,我一定會插一腳,」從加拿大到台中定居的爵士樂手派翠克.拜恩(PatricByrne)說,當時自己薩克斯風吹得很爛,常常被噓下台,但是爵士樂手就是不能害怕展現自己的弱點,被噓就回家勤練,每週再回jam報到。現在,派翠克是台中GROOVEYARD爵士酒吧的老闆,當然將openjam納入節目表中。「旅行的時候,在越南、寮國、泰國都曾跟當地的樂手一起即興演出,才知道亞洲也有非常棒的爵士樂手,」派翠克說。

他積極挖掘台灣年輕樂手的熱忱更不輸本地人。舞台上,打扮非常有個性的爵士鼓手樹葉(廖柏鈞)一下玩大提琴、一下打鼓。68年次的他沒有出國受過專業訓練,卻讓謝啟彬、潘恒健等新世代爵士樂旗手讚不絕口,挖掘他的,正是派翠克,「他在鼓室練習的時候被我們聽到,覺得這小子有些東西,你可以感覺他是有spirit的,」派翠克說。

Openjam裡常常是專業樂手尋找黑馬的地方,表演有時精采、有時糟糕,對聽眾來說,則是一場原汁原味即興音樂的體驗。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