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三蘭二瑞一韓,Benchmark的省思

任何一個國家在發展的過程中,都必須追尋已開發國家的足跡,逐步蛻變、演化,才能脫胎換骨。

在追求夢想、希冀成長進步的天地裡,通常都會選擇一個理想的國家作為標竿學習(benchmarklearning)的對象:譬如,台灣在第2次世界大戰前後期間,以未分裂前的蘇俄作為取經的來源;1960年以後,則以美國為模仿的理想標竿。這種以西方大國作為學習範本的來源,固然無可厚非,但是衡量本身客觀的條件之後,不難發現標竿對象似乎太遙遠了些,以至於在追、趕、跑、跳的軌跡裡,給自己帶來無與倫比的壓力與挫折。於是,找尋合理合情的學習對象,遂變成不可忽視的智慧抉擇。

近年來,台灣在全球化、國際化及多元化的社會浪潮裡,許多有志之士,紛紛提出美、日兩國以外的「三蘭二瑞一韓」的標竿對象來。所謂三蘭是芬蘭、荷蘭及愛爾蘭;二瑞即是瑞士與瑞典;一韓則為南韓。究竟這些國家是否值得我們去效法呢?現在就讓我們來瞧瞧它們的客觀情勢。師法他國,取其長才

首先,芬蘭人口大約為524萬人,國土面積為33,000多平方公里,國民平均所得是35,000多美元;荷蘭人口為1,600多萬人,國土面積41,000多平方公里,平均所得約為18,000多美元;而愛爾蘭人口約有423萬多人,國土面積有70,000多平方公里,平均所得略超過20,000美元;至於瑞典擁有近900萬人,國土面積將近45萬平方公里,國民所得超過25,000美元;瑞士現有740多萬人,土地面積41,000多平方公里,而國民平均所得高達41,000美元;至於距離我們最近的南韓,人口有4,700萬人,土地面積將近10萬平方公里,國民平均所得約為14,000多美元。

一般而言,上述這些國家不論土地面積與人口,大致與台灣相距不遠,而它們的發展成果卻是有目共睹,非常值得我們作為另類學習的對象。許多國人都曾到過上述國家去旅行或做生意,大家似乎也不約而同的認為台灣要向它們學習,才能逐步實現小而美的理想。

國家的發展尚且如此,個人的生涯規劃更應該務實,而不必要花拳繡腿或一味擁抱遠在天邊的玫瑰,否則空有不切實際的理想,有時甚至會造成個人信心的低落。

因此,在為個人規畫標竿學習的對象時,首先要衡量自己的優勢與弱點,然後選擇適當的效法對象,因為如果與標竿對象的現狀差距太遠,就會有點不自量力。譬如,你現在是一位在金融界服務的基層工作人員,很希望能盡速跳至總經理的職位,年輕的理想固然必須予以堅持,但是希望迅速成名獲利,卻容易給自己帶來無限上綱的壓力,以至於無法展現自己原有的潛力。

其次,由於整個人類社會走向多元發展的風潮,因此,最好選擇多元的合理對象作為學習標竿。譬如;你現在任職於高科技公司的工程師職位,除了不斷創造專利的發明成果之外,隨著社會的改變,也應該學習一些科技美學的相關知識,所以,嚴長壽、張忠謀、王俠軍等人,都是你的標竿學習對象。

也許,崇高的理想仍然值得追尋模仿,但是不好高騖遠、腳踏實地、亦步亦趨的追隨合理合情的學習對象,逐步發展出具體的成果來,在身心平衡健康的基礎上,才會累積以王者為師的信心與能量。

所以,「三蘭二瑞一韓」的標竿學習,背後畢竟擁有無窮深遠的意義。作者徐木蘭現為世新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兼管理學院院長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