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工藝大國重奢華,美學小國爆發嶄新設計力

劉維公,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台大社會系、社會學研究所畢業,德國特里爾大學社會學博士,長期關注台灣的消費社會的發展。著有《風格社會》。

這幾年,無論是北歐或是荷蘭,設計的力量都受到全球矚目。這其中最有意思的地方,是這些都來自歐洲小國,面積小、人口少,但卻都靠著設計與創意而有所成就。

在創意經濟的時代中,這是非常值得正視的現象,設計是重要的經濟驅動力。這些小國,很明顯的,設計經濟型態已經成型,相對的,我覺得台灣也有同樣成功的條件。美感與體驗的創造

現在所謂的創新,已經不再是組織的創新,而是設計的創新,要有美感與體驗的創造。在這上面,這幾個歐洲小國都非常有特色,儘管是小國,內需市場有限,但他們用更具有人文特質來表達理念,貼近消費者的使用感受。這樣的設計,使得他們在全球消費市場中,相當受到消費者喜歡。

從社會消費學的角度來看,這幾個歐洲小國成功的因素,我認為並不單只有設計能力很強。他們擁有一脈相承的簡約美感,這是回歸到人性的最根本需求。因為在現在動盪不安的世界與環境中,人們需要在內心找到一股可以穩定的力量,讓美能夠昇華成最貼近生活。東西都不會太誇飾,但會有一些好玩有趣的創意,蘊含感動人心的巧思在裡面,生活不再是一成不變。設計出的產品,線條都非常簡單,但用起來的感受,卻是美感相當強烈。美學小國取代工藝大國

這些歐洲小國這幾年的崛起,普遍都可回歸到這樣的特質。過去的設計,是講究工藝主義,主導的都是工藝大國,例如德國、英國、日本、義大利。藉由工藝精緻的技術,發展出一套奢華的美學,造就了這些工藝大國的興起。相對地,這幾年來自小國設計的爆發力,卻是更值得注意的趨勢。

為什麼這些歐洲小國,這幾年的設計力量可以擁有這麼強的影響力,這其實非常有趣。就我觀察,這些小國設計的能量,主要集中在城市,他們擁有非常好的氛圍。這些國家的城市,本身就會營造出非常美好的生活,這包括良好的空間氛圍,讓藝術師、設計師、創投、企業、法律各種人才,都能在一種美好生活的氛圍中,互相感染與學習。

例如這幾年,荷蘭阿姆斯特丹就是歐洲城市再造非常著名的例子,對於悠久歷史的廢墟,他們考慮的不是拆除,而是想辦法保留,保留下大樹、老舊建築,作為都市文藝復興的重鎮。設計是整體力量的呈現

觀察到這一點,深入發現後,很清楚的看到這些設計力量的崛起,重點都不在出了什麼知名的設計師,進而帶動起整個產業的興起。以DroogDesign為例,其實是打造出一個平台,營造出一種美感的氛圍,讓不同設計師都能加入。創意不是等待天才的到來,而是企業、城市或是國家整體美學能力的呈現。

工業設計和服飾設計不同,因為涵蓋的產業鏈很長,很難只靠設計師個人之力,就能扭轉整個結構。工業設計一定要走到經濟運作模式,必須與企業結合,將美感元素注入到產品中,產品功能通常不會有什麼改變,但結合了美感元素,可以讓消費者更有購買欲望,使產品更有魅力。這每一道環節的運作,才是對設計產業的期待,打造出完整的產業結構,而不是等待知名設計公司或是設計師的出現。

這對台灣其實有很重要的啟示。設計在台灣是存在已久的產業,但作為推動經濟成長的力量,是最近3年的事情。這當中有很多適應不良的現象,但有一點我覺得很好,就是愈來愈多國外經驗的設計師投入台灣,企業也愈來愈願意與設計互動。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台灣設計的氛圍正在成型,我很樂觀的認為,也許再過3年,台灣就會發展出靠設計力量走入國際的產業結構。

荷蘭設計力量的崛起,最大特色就是他們把設計當成產業發展的一環,而不是把它當政策。設計是屬於都會型的產業,阿姆斯特丹發展出設計的區塊,藉由群聚的力量來推動設計,不只是單一設計公司冒出頭來,而是整體力量的呈現。對台灣來說,最大的參考意義,就是設計不能只是由上而下,而是要打造出整體的設計美學產業。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