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如果不好玩,何必做它?

美國在1930年代大蕭條的時候,創作出來的音樂卻是最歡樂的。在不快樂的環境裡,保持快樂,其實就是最好的反抗之道。

我在工作室掛了一個slogan,上面寫著:“If it is not fun, why do it?”如果不好玩,何必做它?

因為我自己是這麼想:「在不快樂的環境裡,我快樂,就是反抗最好的方法,我的快樂造成你的陰謀完全沒有成功。」這是屬於我自己的一種反叛心。

從歷史來看,似乎也產生過一些這樣的反叛。例如美國在1930年代大蕭條的時候,創作出來的音樂卻是最快樂的,像Bigband,Swing那種聽起來最快樂的音樂,其實他們是最痛苦的。所以世界是恆常的,當糟到一個程度時,就會出現像我在上一期所提到的COLDPLAY這種不抽菸不喝酒,充滿善意的音樂團體。

當有人一直在提倡一些善行的時候,其實這世界一定更存在著一些惡行,所以一定會有一個善意的supporting system在運作,要不然以人性的邪惡面,這個世界早就應該毀滅了吧。

面對大環境,大家都覺得很煩,但也沒有一個出口,所以我建議大家從自身做起。例如不管怎麼樣,就是擠壓個兩天、三天出去玩,放空也好,去南部走走也好。

你不要告訴我,有哪件事情緊急到你都不能出去玩的?老實講那都是自己造成的。如果1年沒有兩次的假期,我覺得是很奇怪的。

旅行的樂趣

在旅行前與旅途中的尋找本身就很有趣,找書、上網找資料都是,現在大家都喜歡掛在MSN上,從每個人的暱稱互相認知,但是都是資訊,都不是真正的快樂的來源。

我也跟大多數的工作人一樣,休假時會掛心原本沒處理完的工作,甚至還帶著筆記型電腦。每次出國玩的初期,我都會很抗拒,第一天會水土不服。因為之前每天的作息讓人喘不過氣來,一旦解放了,反而像拉緊的橡皮突然鬆了,身心上都會不習慣。

所以我出國玩的時間大多會安排5天左右,1天聽演唱會,其他時間會去一些有趣的地方,像之前我去東京,就特別去尋找我幼稚園時在東京住過的小巷弄,那種跟記憶中存留印象相對照的感覺,很特別。

重社交,KTV陪唱真煎熬

談到休閒與音樂的交集,不得不提到KTV。

我們去KTV就是要唱歌,但有多少時候是要忍受唱歌很難聽的同事、朋友,然後還要陪笑,所以那不只是休閒,那還是一個社交的場合。看電影、舞台劇或演唱會,其實你是很孤獨的,但是很快樂,你跟舞台互動,旁邊的人不太會影響你。

但是去KTV,你要秀,別人也要秀給你看,你還要鼓掌,甚至你不鼓掌時,還會出現字幕請你鼓掌,實在有很多同儕壓力,去那裡對我來說實在是不能盡興,所以我去的時候都會喝醉,那樣子就什麼都好聽,什麼都OK了。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