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下過苦功,絕不會白費

保德信投信總經理蔡培珍,不僅是投信界第1位基金經理人出身的女性總經理,同時也是少數完全從基層做起,自己擁有國內證券分析人員、國外特許分析師(CFA)等證照的總經理。不管在哪個階段,蔡培珍都有出色的表現。1990年代,她是明星基金經理人,當時她操作的基金績效大幅超越大盤表現,在年度績效基金中一直位居前10名,成為投信界裡傲視群倫的人物。 目前她帶領的保德信投信,今年3月奪下4座傑出基金金鑽獎,獲獎數為國內基金組之冠,也是投信中的大贏家。「功不唐捐」語出佛經,意指下過的苦功絕不會白費,必定能有所收穫。這也是蔡培珍一路走來信仰的職場哲學。

很多事在做的時候很瑣碎,也不知道在練什麼,可是事後會證明有幫助,那些小事也是讓你被別人看到的方法。

我第1份工作在中華開發,他們剛成立專案事業處,我是這個處找的第1個員工。因為部門從零開始,很多打雜的小事都跑到我身上。像新部門要買PC,老闆叫我去寫一份簽呈,我從來沒寫過,自己看別人怎麼寫,做了一個小小的分析報告。過了2、3年後我才知道,這個簽呈最後批的人是總經理。他曾經在一個公開會議上拿給大家看:「學校剛畢業的人可以寫出這樣的東西,你們平常在寫什麼?!」

我在寫報告時,並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但事後總有些事是你意想不到。「功不唐捐」是我第1個老闆跟我講的話,多做不會吃虧的,一步踏下去,一定會有腳印。我那時候「多做」,對我未來的影響是什麼?真的很難連結,可是我覺得就是不要忽略,因為你跟別人的差別,時常就是在這些事上。

我在中華開發的工作範圍廣但比較淺,每個東西都接觸過,但不夠深。剛好有朋友在國際投信,問我要不要去當研究員,我想這就是個很窄、但是比較深的工作,應該很有意思,就過去了。

做研究,你可以拿別人的報告抄,也可以真的好好拆企業的財務報表,研究它的附錄,去看工廠、製程,後面這種方法對我來講更好玩、有趣,會多挖出一些別的報告中看不到的東西。

我剛做研究員時,看紡織業。當時台幣兌美元一直升值,從40塊升到25塊,這對紡織業不好,因為他們做外銷,我負責的產業好像就沒什麼好推薦。但我發現南洋染整還不錯,因為它做染整加工,服務本地客戶,收的是台幣,原料進口,付的是美金,所以匯率影響它的方向跟其他人不一樣,可以買。有一次《聯合報》提到我的看法,南洋的人還特地打電話給我,說董事長問起:這個小姐你們認不認識?她講得很不錯。

後來公司裡塑化業研究員出缺,我自告奮勇去研究塑化,因為我覺得那些專業名詞聽起來很遙遠,好像很難。進去後卻發現一點都不難,它是最有秩序的行業,不會上游蓋了廠,下游卻沒人接收,配方比例也都固定,只要把價格key進電腦,產品賺錢的變化不就出來了嗎?

我覺得可以弄個Lotus表格,以後每月更新就好了。可是我的前手竟然都沒有做。我真的搞不懂,前任沒有這些資料,用什麼做建議?

這些工作並不難做,只是keyin很麻煩。每個星期都會寄來一本《商品與行情》,只要把過去幾年的價格抄出來,放進Lotus表格裡,就能做出模型。

那時候,公司裡還需要有個人負責整合所有研究員意見,把100多家公司的結果集中成一本厚厚的資料,更新完再印給大家。很長時間,我是做這個工作的人。看每一家公司股價多少,慢慢key進去,所以我key數字很快,可以這樣key都不會有問題(一邊笑,一邊把臉轉到側邊去,完全不必看手)。

為了想怎麼做最簡單,我甚至買書來看巨集指令怎麼寫。有一次休假把工作交給代理同事,她說這誰幫你做的?我覺得好奇怪,自己學的啊!

對基本的事情,不要因為太簡單、太自然而忽略它。外面看到的東西都很容易錯,或是有陷阱,只有自己做的東西知道錯誤在哪裡,怎樣去補強。所以我會耐煩做一些瑣碎的事,不覺得討厭。

我現在還有沒有研究員的影子?我覺得是有的,我聽到好幾次別人對我的評語,都是邏輯性很強。只是我不是在研究股票市場,而是研究整個投信行業,這個行業的趨勢是什麼?我們公司怎麼因應?,我還是自己keepdata(蒐集資料),自己follow(追蹤)。

雖然已經不直接做投資,但我不希望自己變成恐龍。我看過很多人做事一陣子後,下筆像千斤重,寫個報告零零落落,一點都不像做了十幾年事的人寫出來的架構,我希望我可以持續產生清楚、有層次的東西,不管在任何時期,都有寫報告的能力。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