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坐上主播台前,先做一名好記者

媒體開放以來,平面與電子媒體百花齊放,新聞自由無限上綱,眾人享受到短暫的甜頭,卻也嘗到媒體失序、新聞專業失守的苦果。2,300萬人口的台灣,竟有10多個電視新聞頻道,多達120多名新聞主播,輪流播報全天候新聞,惡性循環追逐每一分、每一秒的收視率。 尤其在專業分工制度下,電視記者與主播分流成為常態。過去從跑線記者熬成新聞主播,具備「台上10分鐘,台下10年功」專業實力,逐漸成為稀有動物。新聞系學生許多人不再立志成為衝鋒陷陣的第一線採訪記者,心生嚮往的反而是螢光幕前光鮮亮麗的主播形象。台灣需要什麼樣的主播?社會對於「主播」角色的期待,絕不僅止於流利清晰的口齒和外貌,而是具有「編採製播」全面涉入的能力。李四端、陳雅琳、胡婉玲、黃明明等資深主播,應「卓越新聞獎基金會」之邀,與郭力昕、蘇正平等學者針鋒相對,深入討論主播的專業。 《Cheers》雜誌特別摘錄了這場座談的精采內容,讓有志從事電視新聞工作,或是憧憬主播生涯的年輕朋友,仔細了解主播所處的媒體生態,特別是在商業的壓力之下,如何發揮主播的影響力。

李四端TVBS電視台副總經理、新聞部總監現在主播的培養反而不如從前

「主播」這個字眼,究竟是如何誕生的?至今主播的定義似乎還處於模糊階段。早期我在台視工作時,名牌上寫的是「記者」不是「主播」,過去金鐘獎的「最佳新聞節目主持人獎」也沒有「主播」這兩個字,反觀國外媒體也沒有最佳主播獎,只有最佳報導(bestreport)獎。

台灣主播在大部份的情況下,只是受命去播報新聞,早期媒體尚未開放時,主播較有機會展現訪談、第一線作戰採訪等播報新聞之外的專業;現在的主播所能發揮的有限,電視台急於爭取觀眾,對於主播的培養反而不如從前。

我是第1屆卓越新聞主播獎的頒獎人,幸運的從此離開競爭的行列,看別人去「受苦受難」。我希望每次上台都有機會把獎頒出去,而不是一個從缺的尷尬狀況。黃明明公共電視新聞部製作人

記者、主播的分流是問題根源

「主播」這個字眼到底怎麼來的?美國極具分量、前CBS資深新聞主播華特‧克朗凱(WalterCronkite)一次採訪一場大型的政黨活動,製作人稱讚他是新聞團隊裡面的定錨(anchor),也就是說他是團隊裡的靈魂人物,為新聞團隊帶來穩定的力量,這可能是「主播」一詞的起源。

目前主播問題根源之一就是記者、主播的晉用管道分流。過去招考記者有固定的流程,第一關先試鏡、試音,再經過學科、術科考試,最後面談,看的是整體氣質和應對態度。當你被聘用時不只是記者,本身已經具備成為主播的條件。現在錄用記者最重要的反而是經驗不是潛力。只要你曾跑過新聞一年半載,一錄用隔天就能上線,對組織做出所謂實質的貢獻,但是這些記者未必具有擔任主播的基本條件。

至於新聞的品質問題,身為製作人,我有絕對的權力決定每天的新聞編排,也可以跟編輯組長、採訪主管討論什麼樣的新聞要,什麼樣的新聞不要。我卻無法保證整節2、30則新聞的品質,包括報導的角度、用字遣詞,主播其實很難把這些工作和責任全部攬在自己身上,畢竟一個人的精力、所能兼顧的程度是有限的。蘇正平中央通訊社董事長

主播必須為他所播報的新聞負責

大家對於主播工作的定義並不是很清楚。事實上,主播必須「為他所播報的新聞負責」,如果評審對現在大多數的新聞內容不滿意,怎麼把獎頒給主播;如果新聞品質不佳,播報新聞的主播又怎麼卓越得起來。

過去我們看到非常多被認為優秀的主播,在播報新聞時發生奇怪的現象。例如2004年總統大選,各台當家主播主持開票過程,明知是灌水造假的開票數字,卻能和一群專家學者煞有介事地分析評論、愚弄觀眾。

現在的電視新聞製作環境對主播的確很困難,主播對新聞品質的掌握程度相當有限,但要當一個卓越的主播,是否也應該在明知是假新聞、置入性行銷新聞時說「不」。馬雨沛淡江大學大眾傳播學系專任講師、淡江時報社長

讓主播回歸到原來記者的角色

1992年我開始播新聞,經過10多年的工作經驗,現在轉換到學校教書。我觀察現在檯面上的主播一天播新聞超過4個小時,有的甚至多到6個小時。許多新進的主播沒有採訪經驗,長期發展下去,將來要頒發主播獎勢必越來越困難。沒有實際參與採訪的經驗,就更難成為一個總編輯或製作人。

怎麼重新定義主播這個角色?我建議讓主播回歸到原來記者的角色,由此發展出兩種特色,一個是製作人、一個是專業資深的採訪。主播背後最重要的精神就是,我是一個記者,這才是在心中最深的概念,主播只是其中一個角色。胡婉玲民視新聞部經理

主播不應過於明星化

我個人拿過節目主持人獎、採訪獎、節目製作獎,最念念不忘的還是我拿過5座以上的採訪獎。觀察一個人是長時間的,5年前拿過獎,一旦後來的表現沒辦法超越從前,得獎光環戴在頭上反而像是緊箍咒一樣。然而採訪的好作品,5年後拿出來看還是好作品,還可以用來教導後進。

民視培養主播比較傾向從基層記者、編輯、播音員、執行製作做起,大部份主播都兼做採訪、編輯、幕後執行製作,投入較久的可能身兼製作人。我們其實不太希望主播明星化,主播什麼都要做,通常做得越多人緣越好,反而外界覺得民視的主播不夠亮麗。最早期成立主播獎時,在場同業接近一半質疑這個獎項,但如果能夠擺脫當年的金鐘獎,對新聞人的要求達到如同普立茲獎的層次,其實還是滿看好卓新獎。郭力昕政治大學廣電系講師

台灣的主播沒有主體性

主播的表現若是和新聞的其他部份切割,勢必只剩評判主播的口齒清不清晰這類的標準,主播的報導能力、新聞判斷能力理應也列入評審條件。電視台給主播的權限有大有小,但是對觀眾來說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兩個星期前我做了一個小小的抽樣調查,錄了6點中天、7點三立、8點東森的晚間新聞,那時台開案還沒爆發,3家新聞台的播報次序幾乎完全一樣:爆料王、緋聞、火車怪客,可見主播其實沒有太多編排新聞的能力。

台灣不是沒有好的主播,而是主播在結構性的問題下沒有主體性。

我知道李四端當年從俄亥俄州回來時,期許自己成為一個美國ABC新聞泰德‧卡波(TedKoppel)這樣的主播,這在台灣惡質競爭的商業電視台裡,幾乎沒有可發揮的空間。主播無法將專業能力落差拉大,而是在一個社會新聞掛帥、SNG掛帥的環境裡比一點點收視率差距。一旦在收視率壓力下,商業電視台的老闆就沒有其他的想像力了。這些壓力會落到總編輯和所有工作同仁身上,體制使得所有人攪混其中,緊張到沒有其他思考空間,每天喘不過氣的拼下一秒收視率。

我們鼓勵新聞團隊提升整體生產製作的品質,鼓勵新聞獎項的單位可以設立團隊報導獎,獎勵即時整點新聞或是深度採訪、調查採訪、新聞評論,評估整個新聞台的新聞作戰能力。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