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Discrimination vs. Distinction

哈帕(化名)是一名從非洲抵台留學的外籍生,黑黝的皮膚,高身兆的個子,滿口帶有法語腔調(母語為法文)的英文,走在校園裡,確實非常獨特。來台兩年多了,剛開始是住在學校宿舍,後來為了體驗台灣民情風俗,就到學校附近租屋覓居,沒想到在找房子、看房子的過程裡,累積了不少被歧視的經驗。

他無奈地說著:「一般而言,台灣人民都非常友善而親切,對外國人也很熱情,但是,房東知道我要租房子,看到我的皮膚顏色,馬上很委婉的推說房子已經租出去了。幾次下來,讓我感覺到台灣人民對黑人是有歧視的,而對白人是比較歡迎的。尤其像我是個虔誠的回教徒,而回教徒在台灣又是少數族群,所以租房子真是歷盡千辛萬苦,其中的痛苦感受,實在無法以言語來形容。」

看到他一副受到委屈的模樣,我也情不自禁把一些與歧視(discrimination)相關的經驗與他分享。歧視狀況,舉世皆然

記得早年旅居瑞士的時候,曾經在擁擠的公車上,目睹一位拉著手把站著、皮膚細白的老太太,以法語公然要求一位坐在位置上的黑人男士,起來讓座給她,那位黑人男士似乎裝成聽不懂法語的模樣,始終沒有起立讓坐。於是,就這樣不了了之的結束這場令人不可思議的情景。

曾經在澳洲暫居一個暑假,閒暇時刻偶爾會到公園散步,三不五時都會在公園的偏僻角落看到「亞洲豬,滾回去」(Asianpigsgohome)的塗鴉標語。另外,有一位醫生朋友在日本完成學業以後,在當地執壺開業,剛起步的時候,門可羅雀,病人都不敢上門,因為社區居民知道他來自台灣,似乎對他的醫療品質沒有信心。

而在夏威夷(黃皮膚的居民為多數)念書之時,我的女室友是來自紐約州的白人,她不斷的告訴我在夏威夷被歧視的經驗,譬如,她與我去逛街的時候,很多黃皮膚的店員都會很熱心的來招呼我,對她似乎只有冷淡回應;她搬出宿舍到外租屋時,只要碰到黃皮膚的屋主,也會敷衍的跟她說房子已經住滿了。沒想到白人在夏威夷還會被歧視,這真是讓我嚇一跳。

其實,走遍世界,每一個人都會觀察或體驗到歧視或與被歧視的事件,這些經驗常常會讓一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遭受到或多或少的挫折。當然,職場中也有不同型態的歧視事件,譬如:你是非名校畢業的學生,你擔任的是公司裡邊緣性的工作,你是少數族群,你的核心專長與公司願景無關等等,面對無形與有形的被歧視經驗,你要如何反其道而行呢?展現才華,就能解套

歸根究柢說來,不斷擴充自己的專業知識與建構核心知能,畢竟才是讓自己在工作崗位上展現優異才華(distinction)的根本。我那位在日本執醫的朋友,不畏任何苦難與挫折,在與病人相處的過程中,不斷展現個人的細心與專業能力,日子一久即累積了聲名,目前已是當地社區的名醫了。於是,我跟哈帕說:「其實,你只要把中文學得更好、說得更流利,你在台灣的生活就會像倒吃甘蔗般的甜蜜了。」

總之,被歧視的經驗經常是督促自己不斷成長的一股動力,而Discrimination與Distinction卻像孿生兄弟般的如影隨行,關鍵是你是要向上提升呢,還是要向下沉淪?作者徐木蘭現為世新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兼管理學院院長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