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朱學恆:為善助人,用你自己的方式

從小,我就愛看超級英雄的故事,舉凡蝙蝠俠、超人、蜘蛛人、夜魔俠等,都讓我愛不釋手。

仔細思考,為什麼人們渴望這些行俠仗義的英雄?答案是,他們都做了社會沒有要求他們做的事,這也是他們跟平凡人最大的不同。

一個人要做什麼事,以及如何做,關鍵在於他對自己的看法。

就像電影《蜘蛛人》裡所說,With great power comes with great responsibility.(能力愈大,責任愈大。)這句話的意義,不是要每個人都去拯救世界,而是要你自己去判斷,你的能力如何?你就應該做對等的事。

如果你覺得自己能力夠好,就應該多付出一點。當然,如果你覺得自己沒有任何能力,也可以什麼都不做,只管好自己。

我有狂熱且難以拯救的自信,認為自己還有不錯的能力,因此我會多做一些事。如果你認同自己是有點能力的,為什麼不去幫助人?

如何看待自己,決定了你如何對待這個社會。2001年,我翻譯《魔戒》原著小說,幸運地賺得3千萬元的版稅,但我認為這筆額外收入是跟社會大眾借來的,應該要用這筆錢去幫助真正需要的人。

關懷,要找對方法

2003年9月,我在網路上看到《連線》(WIRED)雜誌的一篇文章「MIT Everywhere」,報導MIT決定把該校所有的課程內容放在網路上,免費與人分享。但真正吸引我的,是接下來的另一篇報導中,描述一位窮困的越南華僑,如何藉由MIT的網路課程,一圓出國進修的夢想。

回到國內,教育問題遠比想像中嚴重。1997~2003年的公立大學學雜費成長了40%,私立大學也成長超過12%,助學貸款的人數不停增加,今年更高達70萬人,很多學生需要舉債上大學。

如果教育部能投資5年500億,以塑造一所全球頂尖大學,有沒有可能,我只用萬分之一的經費,運用自己的翻譯專長,把世界一流大學搬進台灣,讓所有人可以平等地取得所有知識?

因此,我運用翻譯賺得的版稅,著手進行MIT網路開放式課程中文化的計劃,讓台灣民眾也可以毫無障礙地學習包含MIT、英國劍橋大學、日本東京大學等一流學府的各種課程。

選擇做這樣的事,而不是去關懷原住民的小朋友,很重要的一點是,我要做我做得好的事情。

社會回饋沒有一定的模式與方法,你可以像洪蘭老師一樣,上山關懷孩子,縮減城鄉差距,或者協助原住民村落架設拍賣網站,展現他們的手工藝品。而我擅長運用網路、擅長翻譯,才有把握可以把這件事做好。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