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負債的青春,照樣燦爛

什麼樣的時代,會讓一個從雲林北上求學的大學生,一畢業就必須背負60萬元的債務?

深夜1點多,大部份人好夢正酣的時候,也是王麗婷終於結束1天工作,收拾完畢,準備回家的時候。

前一天王麗婷剛考完期中考,其他人鬆一口氣可以出去狂歡,但請了4天假念書的王麗婷得趕快回到工作崗位。72年次的她還沒滿23歲,白天,王麗婷是文化大學生活應用科學系大四的學生;從傍晚5點到凌晨1點,她換上白襯衫,繫上黑圍裙,就變成士林夜市附近一家lounge bar老闆的得力助手。

這個偌大的店面除了店長,只有王麗婷跟另一個工讀生。從煮咖啡到倒垃圾,她的動作都非常熟練。在這裡工作1年多,她的時薪調到90元,高出不少連鎖餐飲服務業。店長不在,店務便交給她打理。

「這樣你睡眠夠不夠?」王麗婷笑笑說,這學期只剩下9學分,已經輕鬆很多了。大三那年功課最重,她每學期總要有幾天,收工後花上整晚讀書、寫報告,天亮直接去上課,下課又去上班。講到那種每天只睡2、3小時,沒日沒夜的生活,她用「瘋狂」2個字來形容。

所幸住處離上班地點很近。不到3坪大的雅房,1個月房租4,500元。第1年她本來住在陽明山上,但房租1學期要35,000元,還要一次付清,所以第2年她就選擇搬下山。

這個世代要面臨的挑戰,王麗婷一樣都沒有少。19歲離鄉背井,從雲林斗六上來台北念大學;今年終於要畢業,但身上也背起60萬助學貸款債務。每天除了上課、讀書,工時就跟上班族一樣。

生不逢時?

但王麗婷孤單嗎?並不。根據教育部統計,高中職以上學生,就學貸款申貸人次10年暴增16.1倍。從83學年度到92學年度,從4萬人次成長到69萬人次。(40,286人次增加到688,777人次),總共增加了16.1倍。

更驚人的數字是,93學年度新申請就學貸款人數,一口氣就衝上35萬人。「現在學校辦就學貸款,要在操場辦,因為人數太多,大排長龍,」一所私立大學的行政主管表示。

另一個相對應的現象,則是台灣社會高低所得家庭可支配所得與教育研究費支出的倍數持續拉大。以教育研究支出來說,民國85年全國所得前20%的家庭是最後20%家庭的7倍,到民國93年,已擴張到10.6倍。

同時期大學學雜費卻是快速飆漲。教育資料指出,94學年度的國立大學學雜費,比起83學年度成長了93%,私立大學學雜費成長22%,兩者都遠超過國民所得與平均薪資漲幅。這是社運團體如「反高學費聯盟」成立與大聲疾呼的訴求。

從結構的面向來看,教育成本拉高、對家庭負擔加重、但大學文憑卻不能在就業市場同步提升價值,起跑點惡化,造就一種說法,稱這是「生不逢時」的一代。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