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誰來搶救大學人才?

隨著大學數量激增,教學資源過度稀釋,加上部份師資只重研究求升等,反輕忽教學品質……,太多因素導致今日大學人才能力驟降,然而願意正視大學生素質低落問題的學校,仍在少數……

當企業對大學培育的人才,質疑聲浪越來越多,台灣的大學可以做些什麼?

晚上6點30分,台北科技大學的上課鐘聲響起,電子工程系大一學生黃啟翰拿著一本大紅色的英語基本文法走進教室。

黃啟翰和其他英文測驗程度屬於後30%的大一新生,必須每週1次留在學校,額外加強2小時的「英語補救教學」。

單複數的練習

4月17日晚上,黃啟翰要上的是「單複數」的複習課。英文老師劉世芸講解完一小段落後,請學生把句中的單複數挑錯,並逐步走到學生座位旁,彎腰看看大家改錯的狀況,黃啟翰幾乎都答對了。

接著,劉世芸讓學生做練習題。

One of the_______from Italy.

A. studentis
B. studentsare
C. studentare
D. studentsis

正確答案是D。在互動式教學中,也有不少人答錯。

下一題中出現proof(證據)這個許多學生不認識的單字,劉世芸稍作解釋後,便請學生跳過,先做下一題。

劉世芸和學生互動的氣氛不錯,幾乎有問必答,黃啟翰也是常主動回答的學生之一。

半年多前,黃啟翰對過去式、現在進行式毫無概念,甚至看不大懂完整句子。「原來的文法概念應該接近零吧?!但現在應該有60%~70%的水準,其中50%是很有把握的,其餘10%~20%還有點模糊,」提到至少有50%的進步時,黃啟翰還特別加強了語氣。他並舉同班同學中,最初也有人對was、were單複數搞不清楚。

學習過程中,黃啟翰笑說:「好像喚起國中時的英語學習記憶。」

對英語學習,黃啟翰還是有熱情的。「從上學期到現在我沒有翹過一堂課。」每次上課時,他都刻意挑第1排的位子坐。

黃啟翰遠從金門來到台北,和他一起考上北科大的金門高職同學,一共有5位,他們應該都是同屆中最優秀的學生,但其中卻有3位都被編進補救教學的名單中。

黃啟翰說,他的家境並不特別寬裕,為了拼上國立大學,在準備考試時,他幾乎把所有重心放在專業科目上,英文最後只考了40幾分。「可是我知道,念大學後一定要拼英文,把它補回來。」

北科大有「英檢中級」才能畢業的門檻,在大一新生註冊當天的英語測驗中,黃啟翰的成績是後30%,因此補救教學對他來說,是一個機會點。

老師教學退化

這項措施,卻考驗著大學英語老師的教學熱情。面對台下學生的英文,不少只有國中程度,大學英語教學內容也必須跟著「退化」。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