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18~35歲,「1,000歐元世代」

「從西班牙到義大利,從德國到法國,高學歷的30歲世代,是一個低薪世代。」 ──法國《Courrier International》週刊

3月下旬,朋友去東京出差,在尊榮闊碩的「皇居」城牆外,看見有貧民露宿街頭,不遠處是徹夜點燈的警察廳,竟無人干涉,亦無人搭理。

朋友驚異,說過去只有在「上野公園」暗角,用黑傘遮蔽隱藏的無家可歸,如今怎麼公然暴露?連富裕日本,都擋不住大量人口的窮途末路?

同時,巴黎索爾本大學架起鐵柵,唯恐上街示威的年輕學生,進一步衝佔校區。帶著一點嘉年華會的熱鬧氣氛,學生抗議政府頒布「首次雇用合約」(CPE法案),明文容許老闆們不必說理由,可以任意開除26歲以下,年資不滿兩年的新進員工。

警民對峙,有人開始在拉丁區挖起鋪路石磚,拋向武裝鎮暴部隊,咖啡館裡有人興奮得驚呼:「哇!1960年代的反叛青年又回來了!」

當天晚上,我跟北京來的朋友,在北美東岸一間專放外語片的小戲院,跟著稀稀落落的觀眾,看侯孝賢的《最好的時光》,電影第1段湊巧演台灣的1968年,剃著光頭當兵的張震,巡迴寶島尋找撞球場計分小姐舒淇,當兩人吃完路邊攤,並肩站在雨中,音樂響起披頭四的「RainandTears」,身旁的北京朋友大大打起哈欠,我知道,台灣中年人的懷舊情感,跟她一點也搭不上調。她的1968年,正是沸沸湯湯的毛主席、紅小兵、文化大革命。

巴黎、台北、北京,有過各自的1968年代。法國年輕人反叛權威、台灣年輕人純純初戀、大陸年輕人激昂學習雷峰,我們有著各自的懷舊範圍。但是,2006年,全世界的年輕人,好像都齊步進入一個看起來更多元、更開放,同時也是更競爭、更難著力的處境。懷舊與現實

西班牙的卡洛琳,27歲,自稱是「1,000歐元世代」(薪水永遠under1,000歐元,約台幣3、4萬元)。她說三分之一付房租,剩下來只能緊著一天過一天。買不起房子、買不起車,她甚至不覺得自己有經濟能力生養小孩,「看起來,好像逍遙自在,其實,非常讓人疲倦。」卡洛琳大學畢業,她找得到的工作,通常根本不需要大學文憑。

根據「歐洲教育資訊網」統計,西班牙60%的大學畢業生都做著只需要中學文憑的工作,而25到34歲的大學生,失業率比其他年齡、學歷層高出1倍。

全世界,受高等教育的人數創歷史新高,但就業市場,並沒有提供相對多的機會。溫哥華租車公司的依柔,半工半讀拿到教育碩士,找不到相關工作,只能繼續留在租車公司打工。

朋友念心理學的女兒,大學畢業沒幾年,至少換了7、8個工作,沒有一次跟她所學相關,上個工作當行政助理,薪水也始終沒有超過「1,000歐元」。

最近,她又想辭職,原因照舊是「工作時間太長、工作內容太無聊、薪水太少」。她預備搬回家住,省一點在外面租房子的開銷。朋友心疼女兒,一邊收拾女兒房裡堆放的雜物,一邊喃喃自語:「真不知道她的將來?好像也幫不上什麼忙。」

現實,好像越來越嚴厲,讓3月的春意,少了一點開懷。作者蕭蔓現為專欄作家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