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用國手的精神,跳街舞

街頭尬舞,除了比拼舞技、一決勝負,更是享受汗水淋漓的暢快。至於將嘻哈街舞化為畢生專業,這群B-Boy有更多故事要說。

每到傍晚,中正紀念堂四周屋簷下,開始聚集起一群群或許還穿著制服的高中生。他們剛從學校趕來,一按下節奏動感的嘻哈音樂,便專注練舞。即使摔得全身是傷,仍然毫無畏懼地抬起雙腳倒立、旋轉……

10年前的劉志強,也是這樣開始的。儘管年紀只有26歲、一副大男孩模樣,舞齡超過10年的他,已是台灣街舞的資深前輩,提起巧克力(劉志強綽號)的名號,沒有人不知道。

2004年,當中華民國國旗第1次出現在擁有10多年歷史的德國國際街舞大賽(BattleoftheYear)舞台上,劉志強是代表台灣出賽的舞者之一;2005年,他的故事更吸引年輕導演李啟源開拍台灣第1部記錄青少年街舞文化的電影《巧克力重擊》,「除了留下滿身的傷,也想替這群令人感動的年輕人留下一點故事,」是李啟源拍片的初衷。BeMyself,HaveFun

導演李啟源在這群嘻哈少年的生命中,看見“BeMyself”的勇氣與堅持,因為大部份跳街舞的孩子們,都經歷過師長父母對於未來前途的質疑。

「街舞可以跳一輩子嗎?可以賺錢嗎?可以有成就嗎?」從國中就接觸街舞的劉志強不陌生地描述家人的反對聲浪。為了練舞整天在地上打滾,又髒又野,再加上每晚都帶傷回家,「實在很容易讓人以為是不良少年成天結伴打架,」70年次、同樣參加過國際街舞大賽的陳信宏表示。

面對質疑,他們還是勇於做自己。劉志強國中畢業時以技藝保送台北大安高工,同時也考取北區男校第三志願成功高中,為了能專心練舞,他選擇大安高工。72年次的專業舞者唐振剛更在高一結束後毅然休學,離開父母羽翼,一邊打工、一邊練舞。

「現在看來,能將興趣與工作結合,是多麼幸福的事。但這是我付出、拋棄某些東西去爭取來的結果,」年紀雖輕,唐振剛清楚知道自己要走的路。他既然決定放棄學業、專注跳舞,就會證明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對自己的決定負責。經營事業是另一種專業

勇敢做自己,只是開始。當興趣變成事業,生活就不再只是把舞練好。

一向對自己很有自信的陳信宏,在2004年第1次前往德國參加國際街舞大賽,開了眼界、受了挫折,也讓他領悟出「唯有創新才能超越」的道理。「你要超越對手,就要走另外一條路,要跟他不一樣,」陳信宏認為,跟著那些世界好手練習,模仿他們的舞步,頂多練到跟他們一樣的水準,看不到更遠的地方。

要創新,就用身體去嘗試。陳信宏創新的來源,或許是觀察別人的動作,再試著用不同角度去做;任何會動的東西,也是陳信宏的靈感來源,就像他希望能模仿花式溜冰選手原地旋轉的動作,靈機一動,套個護腕在鞋尖,就是一個新技巧。

資深的舞者劉志強,則是在離開了國內最大的舞蹈工作室TBC,自行和朋友創業之後,才體會到經營事業有多困難。

時間分配與效率,是劉志強從過去只專注練舞,到現在經營工作室後最大的不同。「以前除了練舞,其餘生活一片空白,」劉志強反省自己年輕時浪費太多時間,現在每天練舞4小時,更馬不停蹄地吸收、學習。他得開始學習行銷學、心理學,以規畫課程、學員招生;為學員蒐集舞蹈相關書籍、音樂、影片,也開始學習簡易會計、記帳。這些都是創業後得面臨的工作。

劉志強也提到,大部份舞者容易沉浸於舞技的鑽研,卻忘了學習如何推銷自己。尤其當你自行創業,頓時失去過去知名舞團的光環,更需要行銷手法,打響知名度。

現在的他會將自己教學、比賽的影片剪輯成精采短片,也完整保存電視媒體的每一則報導,當機會來臨,才可呈現最完整的自己。劉志強透過自我行銷,不但爭取到與國內大型電玩廠商鈊象電子的合作機會,跨足不同產業,更是今年國際街舞大賽台灣區負責人。鬥魚、鬥雞、B-Boy

國際街舞大賽的英文名稱Battle,原意為「戰役、爭鬥」,在中文裡則稱做「尬舞」,皆傳神地表達出街舞文化的特殊精神。你可能會看到兩方人馬在街頭以舞蹈動作互相挑釁,你來我往火藥味十足。

劉志強表示,街舞以交流為精神,保持戰鬥、競爭的氣氛,是為了精進自己的舞技,更可以考驗自己在面對挑戰、壓力時的反應與情緒管理。難怪導演李啟源形容,把這群年輕人擺到魚缸裡,他們是一群鬥魚;擺到繩圈裡,他們是鬥雞,擺到街頭就是B-boy(街舞者暱稱)。然而就因為有這股戰鬥的精神,他們才能踏上國際舞台,嶄露頭角。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