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把夢變大,然後偷偷瘋狂地實現它

五月天樂團的主唱兼詞曲創作靈魂阿信,是許多人心目中6年級的代表人物。65年次的他講話率直活潑,就像你認識的某個幽默的同學一樣。 他寫詞深刻又明瞭,講出了當代年輕人自己都摸不清的青春情結,又不時提醒人們心裡有意無意藏起來的夢想。 訪問當天,我們拿了2000年10月創刊的《Cheers》雜誌給阿信,當時創刊號「敢就有希望」推出雙封面,其中一個版本的封面人物是正發表第2張專輯《愛情萬歲》的五月天;另一個則是剛當上Yahoo!奇摩總經理的鄒開蓮。 阿信看著5年前在雜誌封面上才24歲的自己,看了很久。雖然他嘴上只笑說當時自己髮型很呆,但臉上卻無意透露了許多感慨。和許多經過幾年工作洗禮的6年級一樣,阿信對青春、對夢想、對人生,都有一些微妙的變化。

Q:看到5年前你們5個人為《Cheers》雜誌創刊號拍的封面,第一個感覺是什麼?

A:覺得那時候髮型還滿呆的(笑),嗯。Q:這5年來,有什麼是不變的、而且是你覺得很珍惜的部份?

A:我在19歲的時候,對未來的最好想像,就是抱著一把吉他,唱自己的歌。很多人都有這樣的夢,可是最後能夠照自己興趣這樣走的,畢竟是很少數,所以我覺得很幸運。

當大部份的人吉他都收到衣櫥裡,斷掉的弦再也沒有補起來過的時候,五月天或多或少還可以代表大家心裡那個永遠不會老的自己,一直唱出我們這個世代的心聲。

而我們5個從17歲開始就一直是朋友、是兄弟、是夥伴,也是吐嘈的對象,我們的關係好像還停留在穿著高中制服的時代,這很珍貴。轉大人,夢變大

Q:那麼這5年來,改變的部份是什麼?

A:其實我們頭腦裡想的事情、做事的方法、相處的態度、對事情的看法,其實一直都沒有太大的差別。

我覺得大家對我們很好,給我們很好的做音樂的環境,讓我們可以保留天真到有一點太樂觀的態度,繼續活著。Q:不過,有很多和你們同一個世代的年輕人,這幾年他們的人生經歷劇烈變化,本來是一個天真銳氣的年輕人,可能變成成熟的大人。你也有經歷這樣的過程吧?

A:也有啦,也有。嗯,對我來說,就是夢變大了。

以前只是滿單純地做音樂,但現在的我除了做音樂之外,會想要留一些可以被人回憶的軌跡。

對未來,也想要改變世界,比如說自己不喜歡的環境條件、或是不喜歡的生活邏輯,而這些東西都可能透過音樂去漸漸地改變。我不會很自大到以為只有我能做到,或是只要我做,就一定可以,但對我來講,給自己這樣的自我挑戰,是比較有趣的。Q:夢變大其實很不容易。大部份的人年紀愈大,夢就愈小,你如何讓自己和大家不一樣?

A:就像你剛才講的,和我們同一個世代的人,進入社會已經大概5年了,一開始對於新的世界、新的人生的好奇和銳氣,好像該磨平的都磨平了,該冷卻的都冷卻了。不嘆息過去,更期待未來

可是人生的路還很長。對我來講,人生還是有很多東西可以去嘗試、去挑戰,可以隨時都感覺到不同。那可能不是你22歲第一天上班時,那種渾身發熱的感覺,可是因為年紀和歷練的成長、而看到很多事情,所感受到的微妙溫度,和更年輕時候的我比起來,現在的這種感覺,是更可以讓我感到喜悅的。

本來大部份人都會希望可以回到生命中的過去,品嘗年輕時候青澀的東西。可是,有一次我和李宗盛大哥聊天,他說的話其實讓我非常訝異,他說他很希望到未來的某一天,那時他已經60歲了,和他已經結婚的女兒,在灑滿楓葉的道路上散步,然後撿起一片楓葉,感受那一整個夏天累積在楓葉裡面的熱量。

當所有的人都在感嘆時間的流逝,有些人已經在期待著未來的美好了。對於我來講,後者是一種我比較喜歡的生活態度,所以我對於我現在過的每一秒,都會用很期待的心情去迎接。Q:但你實際上怎麼做呢?

A:雖然我講的,對於被每期應繳款逼得走投無路的人來說,可能不切實際。不過當你對你的人生更大的東西有多一點期待時,很多東西的重要或不重要,對你來說會變得比較清楚。如果我們不讓自己的眼睛看在遠一點的地方,很快就會掉在一些比較物質面的東西上。

我覺得只要是人都應該把夢變大,讓眼睛看得更遠,這樣比較不會分不清楚人生的優先順序。

其實我們在組團的時候,大家都覺得我們只是在學生時代玩玩,可是當我們已經快要脫離學生時代,還在繼續玩玩,爸媽、老師、朋友都會幫我們緊張。「何時才要停止搞那個爛樂團!」

我記得我大學時候(實踐大學室內設計系)有個對我很好的老師和我說,你如果好好做設計,其實可以做得不錯,可是你真的花很多時間搞那個爛樂團,你有沒有想過要到什麼時候為止。

我心裡也有想,再美好的夢也有結束的一天,我到底要繼續下去多久。

但後來我想,我小時候夢想過當科學家、夢想過當漫畫家,但後來慢慢一個一個放棄,現在我抓住了做樂團的夢,所以我想做到我們5個人都不想做為止。我和我的老師這樣講,老師就說,他懂了,請我繼續堅持下去。

其實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中,一定都不只有一個夢。環境可能會讓你放棄一些夢想,可是不要讓它抹殺你所有的夢想。

現在在組一個搖滾樂團的我,並不再會因為沒有成為科學家和漫畫家而惋惜。因為我抓住了一個屬於我的夢想,我抓緊了沒有放棄它,我覺得是這樣。

當然我們比較幸運,可以代替某些人實現不能實現的夢想,如果我沒有走音樂這條路,而且沒有那麼多人支持我們的話,我現在應該還是在設計公司當助理設計員,和蓋房子的工地搏鬥,我可能就是那樣而已。

因為大家一直給我們那麼多的資源和有形無形的鼓勵,所以我覺得我好像有那個責任感,要為大家夢想中的自己,多做一點事情,多想一點可能性,多唱一點比較真實的歌。Q:所以你現在為什麼要寫一首歌的出發點,已經和最早期的時候不一樣了嗎?

A:慢慢地吧。我不會想到什麼事情,就要馬上改變,讓大家都看得出來。

但其實這兩年我有調整我的閱讀習慣和關心的方向,也慢慢能夠從我看到、聽到的資訊去判斷,這個對我來講、或未來人類的世界來講,是不是重要的。如果能夠了解什麼是比較重要的東西,活著會比較清醒,也比較快樂。

像電視台每天都播出弟弟砍了哥哥一刀之類的新聞,這種東西看久了,就會讓你很不快樂,因為看不到生命展開來的寬度和厚度。

我慢慢在調整,也希望可以表現在作品裡面。

就像我們5年前在拍《Cheers》創刊號封面的時候,那時候我們正在做《人生海海》那首歌曲。現在已經5年過去了,我相信那時候正在做的歌曲,到現在在很多人心裡已經發酵成一種不一樣的時空,我也相信因為這首歌,讓很多人心裡都有一片藍色的海,在面對一些鬥爭、不愉快的時候,可以隨時都看到海。鴨子划水的人生態度

Q:你的文字這麼好,是怎麼練出來的呢?

A:我很不會講話,從小就滿害羞的,也從來都不是作文拿高分的那種人,也就是因為這樣,我寫歌的時候會花很多時間去琢磨,一句話、一個心情要怎麼表達給別人知道。從多看電影、多看書,然後到寫作的過程,都花滿多時間的。Q:可是許多人看你的詞曲作品,都覺得你是一個特別的、或很有才華的人。可是聽起來你覺得自己的天分並不算好?

A:我滿普通的。鴨子划水這句話影響我滿深的,水面上看起來是優雅得和天鵝一樣,可是水底下是兩支小小的蹼歇斯底里地瘋狂打水,我做很多事情都是秉奉這個原則。表面上要裝做很OK,水底下要盡其所能地瘋狂打水,對我來說,很多事情是這樣完成的。

我不覺得我是一個特別的人。如果大家都有點耐心,都可以做得像我一樣。當然我的成長過程中有滿多特別的經歷,包括我對於很多事情都容易產生興趣,然後去研究它。

在我心底不是住著一個天才,但我相信我心裡絕對住著成千上百個普通人,我不斷地訓練他們、培養他們,讓他們輪流出來做主角,讓他們講出自己要講的話。Q:這幾年來,工作中最讓你快樂的事是什麼呢?

A:我覺得是累積了滿多自己喜歡的作品。這幾年下來,存款簿裡也沒有太多長進,但會覺得沒有白活的是,累積了一些自己還拿得出手的創作。

最近因為把過去的歌詞集結出書,看到自己以前寫過一些還不錯的句子,想到當初想要把文字的美很簡單地表達出來的感覺,自己會覺得很高興。Q:那你會給自己這幾年的工作表現打幾分?

A:嗯(沈吟許久),打60分好了,剛好及格。

雖然覺得過去有些做得好,但同時也發現自己膽量、見識、能力不足的地方,創作會很殘酷地暴露出你生活經驗的不足,對我來講過去好像還掩蓋得滿成功的,但如果接下來沒有好好地再更努力一點,應該很快就會紙包不住火了。迷上KERORO軍曹

Q:你工作之餘都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如何平衡壓力?

A:沒有工作的時候,吃的、喝的我什麼都不要求,只要有幾本喜歡的書,偶爾看一下好看的卡通,一天就會很快樂。

書我什麼都看,小說、評論、科學類的等等。對我來說,看書不是為了要培養自己什麼東西,而是純粹喜歡腦筋有在動的感覺,讓我覺得自己是活著的。

如果要讓腦筋放鬆、很簡單地笑的話,就看卡通。像是最近迷上的好笑卡通──《KERORO軍曹》。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