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從簡單中創造永恒的價值

美學所創造的經濟價值,越來越有影響力,如果台灣要從製造代工的命運走向自有品牌的前途,第一步就是從設計開始。<br>如果每一個工作人具有美學素養,並且把美學的商業價值發揮到極致,就是現代最有競爭力的知識工作者。<br>本期我們專訪揚名國際的本土品牌捷安特,他們努力從製造、技術走向設計,也獲得許多世界級設計獎項的肯定,讓捷安特來告訴我們自行車之美吧!

口述——羅祥安(巨大集團總經理)、張盛昌(巨大集團技術中心經理)

羅祥安:我們最早期的強項在製造,後來轉向工程、機能方面,但弱在整體設計概念的創造,或者從美學的角度去設計。

多年來我們陸續有和幾位國外設計師合作一些車款。10年前,我們和知名自行車設計師MikeBauraws合作,本來我們看到他的設計很漂亮,但覺得做不出來,不過後來還是克服了困難。

這個過程對我們影響很大。以前我們習慣先看東西能不能製造才決定設計,而他則是不管設計的東西能不能被製造,他就是敢那樣想。

我們最近也請橙果設計和MichaelYoung幫我們設計新的車款。

MichaelYoung是在家具設計方面表現優秀的英國設計師,他在歐洲、也在亞洲從事設計,有不同地區生活和文化的背景;同時他是一個完全不懂自行車的人,剛好我們現在需要一個不懂自行車的人來看自行車,看他覺得什麼樣才是好。

他設計時打破我們很多觀念,最有趣的是剛設計出來的時候,我們覺得不怎麼樣,並不很炫、很特別,因為我們一直習慣看造型很特別、功能上很突破的設計。

但後來我們發現,MichaelYoung的設計擺了3個月以後,還是覺得不錯;而我們本來覺得很好的東西,看了2個月之後覺得太熱鬧,新鮮感就過去了,這裡面就有一些新的學問。所以我們現在開始要學習怎麼從簡單的東西裡產生永恆的價值。徹底吵架,吵出Honmono

在自行車業界,我們是少數從開發、設計、製造、品牌都自己做的公司,純製造或純設計比較簡單,統統做,裡面就有很多的衝突。

為了避免大家本位主義、互不相讓,我們把來自各部門的人組成一個團隊,然後讓大家在團隊裡爭執,徹底去吵。

不過,吵必須根據我們訂出來的大原則:一定要設計出Honmono(日文『本物』,指真正想要的東西)。我們對Honmono的定義是:對消費者有一定的好處和價值、獨特漂亮的設計,而不是metoo(和別人一樣)的設計。他們要吵的是產品符不符合這種要求,而不是彼此之間的問題。

此外,我們會讓他們不要考慮成本,把成本因素拿掉,盡量去發想,等到想出來我們要的東西了,再想辦法去降低成本。

我們也會計算開發3年內的新產品佔公司營收的比例(現在約佔25%左右,以前是3%)、新產品一共賺多少錢,賺錢的一定比例會拿去作為下次研發的經費,換句話說,他們是自給自足的,只要這個產品賣得好,他們又可以有更多的經費拿去玩下一個產品。什麼是好的自行車設計?

張盛昌:如果設計汽車就像在設計晚禮服,設計摩托車就像在設計輕便服,設計自行車則像在設計比基尼。

汽車有很多的面積可以去設計,機車沒那麼方便,但還是有地方,但自行車的骨架就是整體了,所以設計自行車的難度很高,因為可以動手腳的地方並不多。

此外,設計自行車一定要以「輕」為前提,汽車和摩托車都是機械動力,但自行車是靠人力,要輕,才跑得快,才方便攜帶。如果為了講究設計美學而讓自行車變重,是本末倒置的。

我們以前曾經因為希望有多一點的設計空間,所以嘗試把車架結構的面積做大,但車架一變大,車子就太重了,和自行車原本的本質要求產生衝突。後來我們改用很輕的碳纖維做材料,但成本就變得很貴,結果產品貴到一個程度,也沒辦法賣很多量。

後來我們才學到,要先考慮自行車的本質,才能去做美學的設計。

另外,自行車的設計也要簡單,複雜的設計,也會和「輕」這個本質產生衝突性。舉例來說,自行車車輪的鋼絲有很多種不同的組合,最早期的時候,一個輪圈裡通常都是用48支鋼絲,後來則是變成36支、24支、16支,甚至只有4支。

當輪圈裡沒有那麼多線條交叉在一起,視覺上就愈簡單、愈順眼,同時重量少了,要嘗試不一樣的編織方式也不至於看起來太複雜。

捷安特在1990~1995年是比較理性的設計風格,重視功能與技術的突破,而在1995~2000年則是往感性方向修正,嘗試許多大面結構和線條的組合變化,但卻矯枉過正了,銷售並不如預期。

於是我們現在認知到,自行車就像比基尼,我們必須想辦法讓它很簡單、又很漂亮,要先顧及理性面,感性面才能表現。捷安特經典車款大解析

經典款1──MCR美國《商業週刊》「年度最佳新產品」

MCR這款車在1998年被美國《商業週刊》選為「年度最佳新產品」,也曾在1997年被美國《自行車》雜誌(BicyclingMagazine)評為「最具創意自行車」。

這是捷安特試圖強調美學的第一個設計。那時候捷安特一直想跳脫製造的形象,所以特別邀請曾經設計過蓮花跑車的知名國外設計師MikeBurrows設計。

這款車的第一個突破點是,它為了有造型的空間,所以把車架變得比一般自行車大,於是以重量輕、強度又夠的碳纖當材料,平衡重量和造型之間的衝突,此外,由於要做到很流線的造型,當時在打模的技術上,也是一大突破。

第二個突破性的設計是,當時一般自行車的坐墊和後車輪軸之間都會有一個支架(專業術語為後上叉管),分擔騎乘者的重量。可是為了讓車架的形式更簡單,讓它的焦點更集中、更好看,設計師把這個既有的支架去掉,因此人的重量只靠坐墊下的座管來獨力支撐,這個單邊的結構要做到很強又、很輕,是很不容易的。經典款2──Prodigy芝加哥大學藝術走廊的永久收藏

從Prodigy起,捷安特開始講究整體性設計,以前談造型,其實是只看車子的結構,但所謂的整體性設計,是連車頭、車輪、坐墊配色都要一起考慮。

Prodigy這款車最可以看出整體生設計的地方是車頭。當時一般自行車的車頭都只是一根支架,然後再加裝上車燈等等,但是Prodigy的車頭是一體成形的,車燈和電子儀器都是一起設計在裡面,變成一個漂亮的流線型車頭。

此外,Prodigy的輪輻(即輪圈內的鋼絲)是設計成十字型,由於怕強度不夠,一般這麼大的輪距,很少能夠把鋼絲做成這麼簡單的線條,這是Prodigy的另一大突破。Prodigy現在已經是芝加哥大學藝術走廊的永久收藏。經典款3──Revive出現在電影《機械公敵》2030年的街景中

Revive的前衛設計,使得它曾經被電影《機械公敵》相中,把兩個騎Revive的人當作2030年紐約街景的一部份,為電影場景增添未來感。

Revive徹底顛覆了自行車既有的結構和騎乘姿勢。在騎的時候,騎的人背是直的、不用往前彎,不怕騎久了腰痠背痛,往前看的視野也會變好。

騎的人的雙腳也可以同時落地,騎起來比較舒服、安全,而且座椅和車頭的距離是可調整的,讓不同身高的人也可以騎同一部車。經典款4──DEM橙果設計與MichaelYoung的最新力作

DEM是捷安特今年3、4月才要發表的最新車款,是由橙果設計和英國知名設計師MichaelYoung所設計的。

這是捷安特第一次以lifestyle為出發點所推出的車款,並不強調功能上、或技術上的突破,和過去的捷安特有階段性的不同。

DEM的外型並不酷炫,但耐看,而且重視細節。設計師運用的圖騰、形狀,都會出現在車子的不同部位互相呼應,讓人感受協調與平衡。

本系列為《Cheers》雜誌與台灣大學EMBA、實踐大學設計學院合作,教導工作人如何鑑賞、如何培養品味、如何爆發美學經濟力。每一期除了採訪美學專家,同時由台大EMBA和實踐大學設計學院教授,分別從商業vs.設計的觀點,對談行銷與設計的相乘方程式。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