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與敵人共舞

(This article is written by Christopher Percy Collier and excerpted from “Working for the Enemy”, Fast Company)本篇文章由美國《高速企業》雜誌(Fast Company)獨家授權中文翻譯。作者為克里斯多福?科里耶(Christopher Percy Collier)

本篇文章由美國《高速企業》雜誌(FastCompany)獨家授權中文翻譯。作者為克里斯多福‧科里耶(ChristopherPercyCollier)

擔任瓦喬維亞銀行行銷助理副總裁的瑞妮‧布朗,在某個星期一早上6點接到一通電話,頓時發覺自己成了某個殘酷玩笑的受害者:不久之後,她將成為競爭對手第一聯合銀行的員工。她感到非常震驚,「我可以理解兩家公司為何要合併,但是我仍無法對新公司產生認同感。」即使布朗必須負責建立新公司的企業文化,但是對於合併這件事,她的情緒仍相當矛盾,只是沒有表現出來。

事實上,合併後的1年半,她仍將舊公司的門禁卡掛在新公司的後面,提醒自己她真正認同的是原來的公司。「我得和更多人開會。我一點也不了解他們既有的產品語言,也不能像以前一樣,只要5個人開會決定就可以。實在糟透了。」

隨著企業購併案日益增加,愈來愈多人對購併必須從痛恨邪惡帝國的態度轉為擁抱歡迎。雖然最終會欣然接受合併的事實,但勢必得經歷一番掙扎。以下我們就要告訴你如何喜歡你的敵人,或者至少與敵人和平共處。

「事情終於塵埃落定,」聲音來自電話的另一頭,「我們被甲骨文公司併購了。」經過冗長的爭論,仁科終於被後勤支援軟體市場的競爭對手甲骨文公司併購。「真的很令人沮喪,」一位不願具名、目前為甲骨文工作的前仁科經理說。「所有主管都哭了。很多人說:『我絕不為賴瑞‧艾里森工作。』」根據這名員工的說法,許多仁科的員工仍覺得與甲骨文公司之間有隔閡。至於甲骨文方面?「他們根本不清楚,也不在乎,」他說。

要解決類似的難題,就必須跳脫相互對立的文化。「每個人因為個性以及價值觀的不同,都有特定的做事方式,」仁科經理說,「這與公司無關。有些事情無法改變,也不應該改變。」

保持這樣的態度可以讓你專注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面,而不是陷入彼此對立的困境中。位在紐約的鮑威爾廣告代理商執行創意總監及創辦人尼爾‧鮑威爾,決定讓自己所領導的16人創意團隊與規模更大的廣告代理商馬非公司合併。為因應新的變化,他和團隊成員必須做出調整,首先從辦公室環境開始。等待新辦公室落成的期間,他們從原本酷炫的頂樓辦公室,改成在野餐餐桌上工作,一旁的空地則是布滿電線。

反抗或許可以贏得勝利,但是鮑威爾說服所有人專注在工作上。「剛開始確實有些混亂,」他說。「但是感覺也挺酷的,因為所有人都在同一個辦公室裡工作。我們不會讓任何事情影響我們把事情做好的最終目標。」

但是,消除文化上的差異並無法解決彼此在策略上的根本差異。當貝瑞特‧蓋洛威去年3月將自己的無線網路公司「空中空間」賣給思科時,他早已預料到會發生文化衝突的問題。「從科技的角度來看,必定存在潛藏的文化衝突的問題,」他說。「好比說:『你負責製作X,我負責Y。我一定比較喜歡自己的產品,而非你的產品。』」

好消息是,思科本身就是經驗老到的購併專家,在他們的核心價值裡沒有所謂的「科技宗教」。蓋洛威本身也有過一次購併的經驗,他非常清楚任何一項關於科技的決策,都會讓工程師感到不安,因為他們的認同感來自於自己所研發的產品。

所以他試著調整與這些科技人員的溝通方式。「你必須告訴他們這與個人無關,」他說。「我絕不和他們爭論哪一家產品的技術比較好,而是和他們溝通,如何擬定最好的經營策略,努力向前。」

兩家公司一旦合併,整合的過程中勢必會面臨愈來愈多的困難,但總會在某些關鍵時刻,員工會改變心態,開始覺得自己屬於新公司的一份子,而非任何一家公司。對於思科的蓋洛威而言,當他與重新整合的團隊共同開發出新產品時,就體會到這種感覺。

瓦喬維亞的布朗目前擔任資深副總裁及品牌管理總監,當太陽信託銀行宣布要惡意購併瓦喬維亞,瓦喬維亞被迫與第一聯合銀行攜手合作,對抗共同的敵人。這就是邪惡帝國所扮演的角色:總會出現新的帝國,將人們團結在一起,只是方式各有不同。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