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優秀」的代價

「我真的不想成為那個第一,因為壓力真的很大!」──游瑋國遺書。

我曾任職一家優秀的公司,身邊充滿了優秀的同事,個個都畢業自優秀的名校,幹起事來,每個人都兢兢業業,年近半百,仍然深怕老闆打分數:「天啊!我的考績居然只是『優』,而不是『特優』,我看我辭職謝罪算了。」

言下之意,大有不如撞牆一死的悲痛,當下,心情惡劣,說不定,還真往上遞了辭呈,害得打分數的老闆趕忙撥空慰留:「沒有啦!我覺得你的表現很好啊!只是人總是可以再進步的嘛!是不是啊?別再不高興了,不給你考績打特優,沒有別的意思啦!」

這場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打分數),一個願挨(挨批判)」總是像不停上演的鬧劇,在我上班的那幾年歲月,重複上演。

事實上,卻一點也不好笑。優秀的人,對別人的評斷,很難不往心裡放,業績不理想,老闆還沒說話,她(或他)就已經在心裡把自己狠狠地責備、教訓、羞辱了。

典型的「優秀人

我的一位同事,典型的「優秀人」,高中以前,從來沒有考過第2名,完全無法承受自己不是佼佼者的現實。她說進入「北一女」之後,成績立刻顯出高下,她數學居然落後到最後幾名,當時的確也有要從大樓樓頂跳下一求解脫的衝動。

功課不好,就得補習,她說:「你知道嗎?補習的意思,就是承認自己失敗了,需要別人的幫助,自己不能搞定了。

我聳聳肩,私立學校畢業的我,無法理解除了補習很煩,沒有多餘時間逛街、看電影以外的困境。但是對我的同事,優秀,不僅是結果要好,連過程也要完美無缺。

結果,上班如臨大敵,工作如臨深淵,再有趣的行業、再憧憬的職位、再吃香喝辣的福利、薪水,都不能讓我的同事快樂:「完了!完了!這個月業績只成長了30%,我看我還是辭職謝罪算了!」

就這樣,歲月匆匆,我的同事還是在不斷鞭打自己、努力、盡責之際,動輒掉入自我信心危機,只要多一點競爭、多一點挫折、多一點不夠完美,她都眉頭深鎖,不但家裡雞飛狗跳,每個人都得配合她的作息與衝刺,連辦公室裡,從老闆到櫃臺小妹,個個都知道,三不五時,總會撞見她在公司廁所裡,扭著手指,傷心落淚:「完了、完了,這個月,業績又不理想。」

組織無情還是缺乏理想?

我在一旁總是看著想發笑,帶著一種早年留學法國,認定組織無情,工作無非是勞資雙方的平衡拉鋸:「你多做一點,我就多付你一點,」老闆們的計較;「你多付我一點,我就多做一點,」這是我的邏輯。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