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女人,男人香

不記得是民國哪一年,我開始對「擦香水」失去了興趣。這應該怪我的好友——她請我幫她買了一瓶「毒藥」(Poison)——那股讓人嗅到埃及艷后伊麗莎白.泰勒的濃郁脂粉味,過度的矯情、虛張聲勢的氣息,讓人聞著頭疼的年老色衰。

我開始對香水“過敏”,不是那種會打噴嚏、流鼻水的生理反應。而是情緒上、心智上,我對某人擦某種香水,有了偏見,或者說,有了直覺感知。

舉例說;小胡對老何有興趣,一大早進辦公室,大家正吃著奶茶米漿、夾蛋三明治,看著報扯淡。她卻氣味隆重,像要趕往非洲打獵,耳垂手腕膝蓋窩兒渾身噴灑了足以讓大象發春的「麝香」(whitemusk)。

或是,許小姐、鄭先生要前往大專院校演講,兩人心照不宣,都想要塑造一種文藝中老年的清澈氣氛;於是一個日本風淡淡的茶香(tea),另一個則要擦肩而過,才嗅得到空氣中幽幽渙散的竹味(bamboo)。

香水,早再也不是1980年代路過飛機場免稅商店,閒著沒事,踱進去不論哪個牌子出新香水,都亂噴一通。

香水,也不再是1990年代女人擦花香(flowery)、果香(fruits)。男人噴木炭味(wood)、皮革氣(leather)。我聽說,女人到香水櫃臺,都希望自己聞起來「年輕」,男人則尋找身上能有一股「鈔票」的味道。

性別不再分野,各有各的氣味。在衣服、配件、髮型,全面「中性化」(unisex)之後,人們身上的香味,也男不男、女不女了。男人香水依舊女人味

蘇菲是巴黎名店街Faubourg-St-Honore與RueRoyale的「迪奧」(Dior)總經理,她打扮極端女性化,但是湊近一聞,一股野性泉源——EauSauvage,她擦的是自家牌子最有名的男人香水。

換句話說,「女性化」這個概念,早跟著女性的社會地位與角色,改變了!

安潔莉娜.裘莉身上有11個——包括亞洲虎、龍、「記住你的權力」(rememberyourrights)字句的刺青。辣妹合唱團的MelB臂膀上酷酷的「女力」刺青。這在過去,還曾經被認為只有道上混的,屬於某種黑社會人物「剽悍」的標記。但是,我再也沒聽說過,有人覺得安潔莉娜或是MelB的刺青缺少什麼女人味。

事情就是那麼令人悔不當初,當我早年在巴黎春天百貨的香水櫃臺,第一次見到「華氏」(Fahrenheit)——球型體的香水瓶身,又像啤酒瓶、又像礦泉水瓶,我就愛上了有趣、繁複、多層次的中性香水味。我知道,後來不該為我的好友,買那一瓶「毒藥」,倒了我的感官胃口。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