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Be yourself”,懂得應變與授權

蔡憲宗:台灣杜邦總裁兼董事長,杜邦農業事業部亞太區總裁,台灣大學農藝系畢業。台灣杜邦第一位本土籍最高負責人,在台灣杜邦30餘年中,經歷過10餘次職務調動。目前為帶領台灣杜邦積極朝向材料、資訊與生物科技等領域發展的推手。

蔡憲宗--口述

我個人生涯中,有幾個階段影響非常大,當兵是其中之一。

大學畢業就去當排長,對我是非常大的挑戰,讓我深深體會領導統馭是什麼,強迫我馬上能夠應變。

第一,我沒有任何工作經驗,就去當管理者。第二,當時在馬祖,還是「單打雙不打」,單號時晚上6點到8點,我們打過去,他們打過來,前線算是戰時,出差錯會有性命的危險。第三,排裡面一半都是老士官,年紀都跟我父親一樣大。

如果用一個口號一個動作、傳統軍隊式的領導,我很難做事;但軍隊還是軍隊,需要紀律,所以紀律跟帶人之間,我要取得一個恰當的平衡。我採取的做法是,正式場合裡,還是軍紀嚴明,我是你的長官,雖然你的年紀是我的一倍;在私下場合,我就以謙卑的心請教,工作上不懂,我也跟他們講我確實不懂,我需要你的幫助。「上面我來頂」

當時剛好有一位重量級官員來巡視,就在他要到我們單位的幾個小時前,通訊線路斷了。我的長官非常緊張,要我2個鐘頭內恢復通訊,還說要軍法辦理。我壓力很大,但我召集排裡主要幹部,我說,上面我來頂,修復責任交給其中一位最有經驗的士官長去指揮。他充分發揮他的專長去調度,1個多鐘頭後就恢復線路了。

這個過程中,我確實體驗到:第一,「帶兵要帶心」,第二,紀律歸紀律,該嚴的時候要嚴;第三,充分授權給專業。我在授權上學習非常多,因為那些老士官的經驗絕對比我豐富,我如果不授權,他們就樂得不管,我又什麼都不懂,事情就很難做了。我充分授權又尊重他們,他們有被重視的感覺。當然,我的授權也不是隨便授權,我會找確實很專業,能夠信任的老士官。

所以,我給年輕人的建議是,如果遇到困難的環境,絕對不要有任何挫折感,怨天尤人。困難環境是非常好的學習機會,從當中學到的會完全超出想像。我在當兵期間的歷練,讓我後來處理困難的情況時,都能駕輕就熟。

進入職場後,我有兩個工作,當初都覺得最困難,但是事後回想,都最值得回味,也是我自己覺得最滿意的。

30出頭時,我從台灣調去泰國,擔任一個事業單位的經理。我調去泰國才發現,客戶中絕大部份都不會講英文,我底下管的10幾個人,一半英文一個字都不會講,另外一半英文也不好。前4個月,我一天只做3件事:8小時工作,8小時學泰語,另外8小時睡覺跟吃飯,用清教徒的方式要求自己。到泰國後一個星期,我就跟他們講,從今天開始,不要跟我講英文,兩個月之後,我就開始用泰國話跟他們溝通。這比當初我想像的起了更大的效果。

泰國人是人情味非常重的民族,他們覺得非常感動,一個外國人短短幾個月中能夠那麼用心地去學他們的話。客戶跟我們的人,就把對我的感動,化為對公司業務支持的力量。我把當兵的歷練很自然地發揮出來,因為很多情況都很像。泰國市場我不懂,必須授權給他們,他們覺得授權空間比以前更大,更賣命去做,激發出團隊精神。

這個工作是我在杜邦的生涯中,第一次帶那麼多人,我調去泰國前,只是個研發部小主任,只帶1個人。後來我待了將近4年,離開時還覺得依依不捨。管50個美國人

另外一次是我在美國的第3個工作。有幾個挑戰:第一,是完全不同的部門──特用化學部門;第二,我調到工廠中當生產經理。在這之前,我唯一沒有做過的就是工廠現場經理。第三,過去我管的都是亞洲人,但這個工作,我底下50個人都是美國人。

很自然的,我又把當兵跟泰國的經驗運用出來。我的主管跟員工都是專家,只有我一個人什麼都不懂,我就找我底下兩位很有經驗的工程師,充分授權給他們。我自己的缺點,用充分授權彌補,我就專心發揮我的優勢,我有很豐富的市場、業務經驗,可以彌補工廠在這部份的不足。

文化背景雖然不同,可是我發現,我體會出的這一套領導統馭,反而比傳統的美式管理更有效。我深切地體會到:“Beyourself”。既然我是一個亞洲主管,我就用亞洲的方式做,不要去學美國人。這也是我給年輕人的建議:“Beyourself”。你可以從別人身上學習,但是要放在自己身上,由自己主導。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