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最重要的是人的成長

9月24日晚上,推薦大家到埔里桃米生態村的顏氏牧場,聽聽「顏氏家族」音樂會。牧場女主人是年輕的生態解說員,921後參與社區運動,同時將家裡的牧場改建為露營地。在921六週年時,到桃米聽一場音樂會,請桃米社區組織安排共同參與社區營造的解說員與民宿,是度過知性週末的好方法。

9月24日晚上,推薦大家到埔里桃米生態村的顏氏牧場,聽聽「顏氏家族」音樂會。牧場女主人是年輕的生態解說員,921後參與社區運動,同時將家裡的牧場改建為露營地。在921六週年時,到桃米聽一場音樂會,請桃米社區組織安排共同參與社區營造的解說員與民宿,是度過知性週末的好方法。重建社區最大的難關

最近「社區」議題似乎又熱起來,好些朋友問我社區營造的問題。如果辦921六週年活動,主題應該是什麼?我回答:重點是「人的成長」。社區重建仍在持續,現在正處在最艱難的階段:生存到現在的社區團隊不怕沒有資源,已經打出口碑的工作團隊可大方地先挑案子接,網路宣傳、媒體報導、企業贊助,不怕沒有人牽線。問題在於,外地知識份子介入不是要佔地為王,而是希望有一天社區居民在自我成長後可以接手,這一關最困難。

要維持一項社區產業成長並不容易。對許多純樸的農民來說,產品的包裝、設計、行銷像是外星人的語言。要如何提升產業的競爭力,也必須靠外力介入輔導,農民可請不起高價的顧問。輔導的人如果沒有用心和居民長期相處,提出來的建議往往虛有其表。重建產業,需要漫長的學習過程,短期內看不到成果,居民耐得住嗎?一旦產業建立起來,如何讓社區組織不會因為利益衝突分崩離析?社區工作者能放手嗎?

在桃米社區,我們看到人的成長,一整個村落的成長。最典型的一家人,父親原本必須離鄉種廉價的麻竹筍,兒子是都市的邊緣人,找不到可以肯定自己的工作。「我爸爸本來的生活是『看電視、等破病』」,兒子調侃地說。921地震改變一家人的命運。最艱難的時候,一家人靠「以工代賑」的錢過活,然後兒子連續上1年半的初級解說員課程。回憶起那段「茫茫渺渺」的日子,一家人實在不知道前途在何方,或許真的別無生路,讓他們堅持下去。遊客真的來了!

沒想到,遊客真的來了,還真的來聽解說。匆匆忙忙把破舊的三合屋改成民宿,一開始遊客多還得排隊洗澡到凌晨。於是一樣樣改進,兒子也從一般解說員晉升為青蛙解說員,父親、母親、媳婦一起投入社區產業,一家人和樂地住在一起。爸爸興高采烈地講述著北京大學教授脫隊找民宿,和他聊到三更半夜的故事,為了民宿旁小蛙池此起彼落的青蛙叫。青蛙是桃米人的“老闆”,爸爸在民宿入口的石頭上畫了一隻青蛙教居民上課,這隻青蛙暗喻提出「桃米生態村」構想的農委會特生中心彭國棟老師。

一位80幾歲的桃米老先生對當地社區工作者說:「我活到現在,才真正覺得人生有意義。」居民,尤其農村年輕人,能不能跟社區工作者合作,從人的成長帶動社區產業的發展,從社區的集體意識找到生活的喜悅,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讀一些桃米的故事,到桃米找一些人聊聊天,你會發現,台灣生命力還在。(桃米生態村網站:http://www.taomi.org.tw/)

作者陳豐偉為精神科醫師,現為智邦生活館總監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