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看似驚豔,其實Skin-Deep

多年前,曾經應邀到一所國中去演講,為了要引述胡適的話,我就興之所至的問道:「請問同學們,有誰知道胡適先生的?」在數百位的國中學生聽眾裡,居然只有少數10多位同學舉手,好奇之下,我請一位同學回答,那位同學很正經的(從表情上看絕對不是開玩笑)回答說:「我隔壁班的同學名字就是胡適,所以,老師講的應該是他沒錯。」當場也有一位同學爭著表達意見說:「胡適是著名的學者與文學家,才不是你的同學哩!」

這些國中學生們的反應,讓我確實相當吃驚。但是,環顧四周,發現許多大學生,甚少閱讀報紙、專業雜誌及有品味的書籍,反而把許多時間花在瀏覽網際網路、打工或者搞笑,而最喜歡閱讀的雜誌都屬於旅遊、時尚與八卦之類的。所以,讀過《未央歌》、《胡適文存》、《紅樓夢》的大學生,似乎如鳳毛麟角般的稀少。於是,與他們課後聊天,發現他們最熟悉的是影劇人物的蹤跡,或是政治人物的動態,至於報紙副刊的文章幾乎沒有受到青睞。

說實在的,我有點擔心年輕人的文化養份是否快枯竭了?這是不是Skin-Deep(膚淺)的新時代呢?

曾經有許多學者把海峽兩岸的年輕人來做比較的時候,都會不約而同的指出來:中國大陸的年輕人吃苦耐勞,愛拼敢拼,勤學用功;而台灣的年輕人韌性不高,接受挫折的能力較低,但是創意豐富,擁有多元思考的能力。

看到這樣的比較結果,總覺得台灣的年輕人將會擁有可以自由翱翔的天空,未來的生存機會無窮。但是,深思熟慮之後,自然就會想起創意要如何永續持有的問題。換句話說,年輕人要擁有源源不絕的創意,他必須自我建構文化的磐石,而這個基石必須要依賴深度閱讀來墊底。所以,如果只喜歡接觸表象化、瞬時化、流行化、聲光化的東西,那麼,創意的能量無法深掘與扎根,久而久之,創意只是一時驚豔、浮光掠影的粗糙品而已,要做為與人競爭的利器,不免貽笑大方。有道德的現代人

記得當年上大學的時候,有一群來自不同大學的好朋友共同成立讀書會,每一個月見面一次,地點不是在武昌街的明星咖啡館,就是在西門町的文星出版社附近的聚會場所。會面之前,大家輪流選擇自己所喜歡的中外作家,縱深閱讀某一位作家的所有出版品之後,在會場上對讀書會的朋友們做口頭報告。3、40年前的大環境裡,既沒有網際網路,也沒有開架式的圖書館,找尋資料非常困難,可使用的資源有限,為了盡責與盡心,都必須渾身解數去蒐集資料,然後熬夜研讀。現在回憶起來,當時所接觸的東西雖與所學並非完全直接相關,但是,總覺得大學時代過得實在多采多姿,因為所吸收的文化素材既深且廣之故。

因此,搞笑也好,一時的驚豔也不錯,但是,要擁有源源不絕的創意與品味,回到basics的深度與延伸閱讀才能夠基業長青。

也許,在追尋奢華與流行的生活裡,每個月靜下心來閱讀一本或兩本有深度的書籍,才是真正有道德的現代人。

作者徐木蘭現為世新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兼管理學院院長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