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我先生是我第一個每天會看到的直屬主管

不管是創業還是維持婚姻,兩件事都很不容易。要同時做好,更難。

凌華科技董事長劉鈞與太太倪寒芬,是科技業中「少見」的創業夫妻檔。說「少見」,因為作風低調的劉鈞,鮮少面對媒體,更不要說是帶著另一半;而他跟倪寒芬從大學開始相知相惜,人生迄今超過一半歲月攜手共度,就現代人變動劇烈的感情模式來說,也很少見。

雖然都是清華大學校友,但專長、個性,劉鈞跟倪寒芬都很不同。典型科技人的劉鈞話不多,畢業自計算機管理決策研究所;溫柔婉約、笑臉迎人的倪寒芬,念的則是外語系,當時還是有名的校花與文藝女青年。

因為這樣,2個人本來有各自發展的路徑。劉鈞先服國防役,倪寒芬到美國聯合航空擔任空服員。後來劉鈞打算創業,倪寒芬也由於懷孕辭去工作,才正式變成劉鈞事業上的夥伴。24小時的合夥關係

一開始,倪寒芬因語言能力好,負責管理歐洲客戶。以前在航空公司,工作沒有定點,到處飛來飛去,沒想到,「第一個每天都會看到的直屬主管,反而是我先生,」倪寒芬笑著說。

夫妻創業是十分普遍的創業模式,不過,「24小時的合夥關係」把親密推到極致,衝突也可能推到極致──權力、資源的覆蓋面,從辦公室延伸到飯桌,一個不小心,戰火就從公司一路延燒到臥房。而隨著組織愈來愈大,還要顧慮其他員工的感受。

很多人說「公私分明」是最好的解決之道。「怎麼可能?」劉鈞完全不以為然。多了一個身分,不一樣就是不一樣。只是,他做為先生與CEO相對容易,辛苦的是倪寒芬要平衡妻子與員工不同角色的分際。

跟大多數家庭一樣,在家裡,大小事都由倪寒芬決定,但是一旦進了公司,劉鈞就是領導者、負責人。

員工眼中,劉鈞對待倪寒芬比其他人甚至更嚴厲,開會照樣會讓倪寒芬下不了台。因為劉鈞很清楚,他的一舉一動,都會影響其他人如何看待「老闆娘」,一旦偏頗就很難再扭轉。所以他打倪寒芬考績時,很少“fair”(公平)過。「同樣的表現,她得到的讚賞比別人少很多,」劉鈞承認。

對先生的處境,倪寒芬能夠理解。「他不是只有面對我,還有其他主管,」她說。事實上,連倪寒芬去考台大EMBA時,面試主考官都當場問她:「妳是不是因為先生是老闆,才能得到這個位子?」面試結束,她忍不住掉下眼淚。然而,「從此等於打通任督二脈,」倪寒芬笑著說,再也沒有什麼情境不能坦然面對。倪寒芬後來以高分進入台大EMBA就讀。

夫妻創業最大的挑戰,莫過於「公VS.私」;「工作VS.生活」;「理性VS.感性」這些明明互相矛盾的概念,面對的卻是同一個對象,又要能夠隨時切換得很順暢。不管是公事、家事,劉鈞與倪寒芬都很少發生激烈的爭執,理由並不只是單純的因為「感情好」。看見他在工作上的壓力

第一個原因是,心態上,雙方已經各退一步。倪寒芬一直很喜歡本來的工作,轉來當劉鈞的助手,他多少過意不去;倪寒芬當然也很清楚,這個領域是劉鈞的專長,自己相對是外行。

除此以外,倪寒芬認為,之前的工作訓練也對她幫助很大。在飛機上,她要面對乘客,早就培養出柔軟的身段。不管碰到什麼事,都能做到:先把情緒放下來。

「很多夫妻吵架,是因為看不到他工作上面對的壓力,」倪寒芬說。既然同在一個工作舞台上,彼此比誰都了解彼此的狀態,應該比別人更多一份體恤。

像劉鈞有時掉了大客戶,臉色不好,心情不佳。只有她能適時給他一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同樣的,劉鈞也不要求倪寒芬家中大小事一肩扛,一定要當個「賢內助」。倪寒芬笑著說,照顧小孩,她有很好的「備位系統」。婆家、娘家兩邊的父母都住在同一社區,只是不同樓層。遇到跟老人家有觀念差異,那就拿出服務精神,「把公婆當客戶對待。」

科技業兩岸布局,劉鈞、倪寒芬也經常要大陸、台灣兩地奔波。但是平常朝夕相對,出差倒成為難得的個人時間,一到外地,2人很少互相通電話,都是有事才聯絡。

回到台灣,則是把握機會,一有空就看電影、享受美食,旅行,做2個人都喜歡的活動。

倪寒芬不諱言,在一起久了,當然也會有低潮,甚至萌生「分開算了」的念頭。但一這樣想,馬上就發現要割捨的太多,工程太浩大。

重點是,能夠在感情與事業上,都是彼此的伯樂,這樣的緣份又怎能輕易割捨呢!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