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跑向地球最邊緣

林義傑:膽識就是有計劃的冒險

漆黑毫無人煙的夜晚,氣溫高達攝氏35度的亞馬遜河叢林裡,各種珍禽異獸鳴叫聲此起彼落不斷響起,讓人不禁隱約感覺叢林主人像看到獵物一樣,眼神虎視眈眈。

這時全身傷痕累累、身心俱疲的台灣長跑選手林義傑來到亞馬遜河邊,正準備要隻身游泳渡過眼前這條寬達6、70公尺、神秘不可測的河流。「當時心都涼了,」林義傑一直記得去年9月參加巴西亞馬遜河200公里7天6夜極限馬拉松大賽的生死經驗。

當時林義傑身旁沒有任何人,亞馬遜河裡又暗藏很多行蹤不定的鱷魚或食人魚等食人動物,他心想:「如果游到一半被吃掉根本不會有人知道。」

這時身形瘦小的林義傑啟動內在最大的勇氣,「往前衝」是心裡唯一念頭,他把心一橫,快速游過亞馬遜河,不敢回頭也沒有任何遲疑,直到確定自己安全無傷上岸才鬆了口氣。

接連幾天,這樣生死一瞬間的關卡不斷重覆上演。跑步過程中,被地上短樹枝扎到,被一大堆蜜蜂追趕,或跑到腳指甲掀起來,自己忍痛將指甲拔掉,林義傑一直在忍受高溫潮溼的惡劣環境與處理自己的傷口中度過。

期間林義傑還一度無法適應天氣,飽受胃痛、發燒、感冒之苦,他都強迫自己忍住,不輕言放棄比賽。「我只問自己,如果明天狀態變好,現在放棄會不會後悔?」林義傑說,最後他以世界第2的成績安全完成比賽。

10歲開始練長跑,26歲的林義傑為了成為不一樣的運動員,陸續參加2002年撒哈拉沙漠、2003年中國大戈壁、2004年智利阿加他馬沙漠、巴西亞馬遜河等極限馬拉松比賽。

骨子裡的冒險基因,讓林義傑計劃性做好賽前準備,毫不退縮面對每場極具危險的馬拉松比賽,他說只要知道有可能為何而死,就不會害怕面對具有死亡危險性的比賽。「只要有50%信心,比命運再高一點的機會就可以了,」林義傑說著他參加每場比賽的想法。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