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一個行進中的人

陳湘琪:膽識是膽量加上知識,與找到自然本能的能力。而膽量好比容器,需要一個很大的容納空間,人才會自由,下決定就不會太難。

眼睜睜看著心愛男人突然變成A片男演員,而且他正在跟A片女演員拍性愛鏡頭,到最後他赤裸地衝到你面前,他的性器官也同時正面衝向你,電影《天邊一朵雲》男女主角就在這樣難堪情境中,產生第一次性愛結合。

這段震撼人心的電影結尾,赤裸裸呈現出愛情的現實和殘酷,女主角從被眼前畫面震懾住,像被勒住喉嚨,發不出任何聲音,然後被挑起情慾發出性愛歡愉呻吟,到最後為她眼前看到的扭曲變形愛情與自己的渴望、失望發出怒吼。

「這場戲非常、非常難拍,因為遠遠超出我能想像的範圍與經驗,」《天邊一朵雲》女主角陳湘琪,第一次接受平面媒體採訪,談起這段引起社會輿論熱切討論的電影情節。不覺得是犧牲

自從3月底《天邊一朵雲》勇奪今年柏林影展銀熊獎消息傳回台灣後,導演蔡明亮與陳湘琪等人都還沒回台灣,這部電影也還沒在台灣上映,各媒體就開始排山倒海報導這部「情色電影」,一直強調陳湘琪的犧牲演出,以及「用A片的方式行銷,下一步要怎麼走?」的質疑。「但我毫無犧牲感,因為我一直知道我在做什麼,」陳湘琪說,堅定眼神中透露她對表演與創作的無比執著。

說穿了,《天邊一朵雲》是一部探討愛情的電影,劇中女主角極力想證明美好愛情存在,但導演卻奮力告訴觀眾愛情是現實又殘酷,人如果不懂得珍惜自己的情感與身體,就會像劇中男女主角在如此不堪狀況下面對愛情。

陳湘琪雖然相當信任蔡明亮,也看到了蔡明亮拍《天邊一朵雲》背後的良善動機,但由於她出身公教家庭,又是虔誠基督徒,要不要接拍?在她的內心也經過一陣拔河與掙扎,甚至遭教友質疑,「但最後大家知道這是部幫別人看到社會真實的好電影,」曾經陪她禱告,祈求上帝了解的好友呂惠珍說。

呂惠珍認為,陳湘琪的膽識來自於她的有所為與有所不為,她說陳湘琪認為好的表演像是裹了糖衣的藥丸,看似可口,但吃了藥丸後,卻有長遠發人省思的藥效。

因此,能否有正面影響力與突破,一直是陳湘琪選擇劇本的標準,她說在這個前提下,作為專業演員,身體就是她表演的素材,沒有任何尺度可言,「況且我也深深覺得赤裸身體不難,赤裸心靈比較難,」陳湘琪說。一直往前走,不再回頭

就像《天邊一朵雲》中,陳湘琪沒有任何身體裸露鏡頭,但她必須真實表達女主角面臨如此難堪愛情時,可能的情緒反應,所以在那一刻,陳湘琪把本身的道德標準與樣貌都拋開了。

先前拍結尾戲過程中,短短4分鐘卻拍了整整2天,陳湘琪也曾經一瞬間面臨拍不下去的心情反應,導演甚至想放棄,但「我要拍,我要完成它」的信念閃過她的腦海,讓陳湘琪堅持到了最後,她說:「那是大突破點,凡是有突破性、冒險性,只要能讓我在我做的事上再往前一小步,再辛苦,我都願意去嘗試與努力。」

這就是陳湘琪,一個行進中的人。當她再次談起這段旁人眼中需要克服很多心理障礙才能完成的拍片經驗時,陳湘琪竟然出奇地平靜,聳聳肩,劈頭第一句話就是:「對我而言它已經過去,當下做這件事的價值是最美好的,現在我要做其他事,就像手扶著你往前看,不再回頭了,觀眾的任何反應都比較不會再影響到我。」

這樣灑脫的一席話,卻蘊藏陳湘琪多年的人生體會。留著一頭短髮,穿著輕便T恤跟牛仔褲,現在的陳湘琪跟《天邊一朵雲》的故宮導覽員形象有著極大落差,就像電影中慾望極強的女主角跟她的無染個性是天差地遠,「但我願意花很多力氣做我想做,一旦做了就要有突破,不然就不做,」陳湘琪說。

認識她10多年,一路看她成長的台北藝術大學教授陳玲玲也說:「她是行走的人。」對陳湘琪而言,只要她認為方向沒錯,不是空中樓閣,她會走一步算一步去盡力而為,一直努力打開自己的視野、靈魂、學識與能力。

行走與進步當然需要夾帶巨大的膽識與執著,從陳湘琪的人生軌跡中,不難發現端倪。出身公教世家的她,當初瞞著父母選填台北藝術學院(今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大三時,參與學校舞台劇演出,被知名導演楊德昌發掘而演出電影《獨立時代》,她的精采表現也讓電影邀約一湧而上。

但正當學校同學和老師都看好美麗的陳湘琪能在演藝表演上大放光芒,「她竟然說,我要去紐約讀書,」大學同學曹安徽想起當初大家極力勸阻陳湘琪,她還是毅然決定跨出去,「她是一個很難勉強的人,她很尊重自己心裡的聲音與感覺,」曹安徽說。集溫順與力量於一身

陳湘琪笑說自己是沒有組織力的人,她永遠無法算計明天,只能跟著自己的感覺走,而且會非常相信自己內在的判斷與感覺。「選擇不困難,困難是人不能為選擇負上責任、勇敢或堅持力,」陳湘琪說。

其實陳湘琪這份跟著感覺走的勇氣跟多年前兩場人生意外有關係,一個是面對大學同學驟逝,另一個是她花2年多時間歷經擁抱、安撫與照顧,直到最後陪學校老師走完人生。這兩段過往讓陳湘琪第一次覺得距離死亡那麼靠近,即將死亡的人心中似乎都有遺憾。

她心想:「既然快樂也是活一天,痛苦也是活一天,那我要快樂,而且快樂很難自然發生,要自己去追求。」憑著快樂要自己追求的信念,陳湘琪清楚知道如果自己處在退步的點會很痛苦,所以她總是給自己最大的勇氣與空間去尋找每個突破點。

就像她現在擔任台北藝術大學講師,還是努力去探索每次表演機會,不管是2003年以電影《不散》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還是參與演出的電影多次入圍坎城、柏林、威尼斯等影展,都還無法滿足她愛冒險、想突破的心。

從電影《河流》開始,跟陳湘琪合作長達8年的導演蔡明亮說:「陳湘琪是一個很有言語力量的人。」她的大學老師陳玲玲也說:「她看似溫順,但遇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卻非常有力。」

這就是有膽識的陳湘琪,就像她最後為膽識下的定義:如果說Guts是膽量,量就需要有容納空間,我一直給自己很大的容納空間,然後放下那個膽子,堅持去完成它,很多事就會發生或成功,下決定也就不再那麼難。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黏著度UP!

如何締造破億營收?CiPU喜舖創辦人周品妤分享…

互動力UP!

再難搞客戶也能變「鐵粉」!LINE@官方指定講師…

生涯顧問

業務力UP!

跨界社群操作案例,奧美互動行銷王俊人分享…

平台經濟的逆襲

airbnb來台最高決策唯一一場公開演說…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