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最好的工藝,才能造就最美的行業

去年香奈兒買下了巴黎的5大工坊,算是轟動時尚產業界的一件大事。這些都已超過百年的工坊,專製帽子、鞋子、刺繡、羽毛等高級訂製服的元件。此次孫正華帶你進入其中一個專製刺繡的工坊——Lesage,感受法國服裝產業的精緻工藝。

主講——孫正華

我們在談到時尚產業、高級訂製服的時候,常常疑惑:為什麼亞洲都沒有那種百年老牌,可以做出真正精緻的服飾?

其實,亞洲的設計師人才並不缺;底端的製造人才也不缺,例如車縫、拼布,這些低精緻度的工作者,亞洲是很多的。反倒是中段設計控管的工藝人才,非常缺乏。

上個月有一個機會,我到巴黎參觀香奈兒去年所買下的刺繡工坊——Lesage,看到了從業者對刺繡的堅持與高品質,心裡非常感動。而少了這群可以精確實現設計師想法的工藝人才,也許正是亞洲之所以無法產生高級服裝產業的原因。法國最好的刺繡

我們去拜訪的那天,聯繫上出了一點問題,對方不知道我們要去。大家正不知怎麼辦才好的時候,就進來了一個老先生,白髮蒼蒼,穿著一件皺皺的西裝褲,上身穿著襯衫,外面套一件藍色的棉質T恤,不是很體面的樣子。而他竟然就是創辦人、也是老闆Lesage先生。

這個工坊位於一棟7、8層樓的公寓裡,它的電梯只能容納2、3個人,是那種很典型的巴黎舊式公寓。

工坊佔了兩層樓,其中一層是培養新人的工藝學校,另一層就是刺繡工作室。工作室的每一個房間都很小,但都打通,堆了很多東西。讓人想起台灣早期「家庭即工廠」的印象。

不過令人難以想像的是,Lesage這家刺繡工坊幾乎幫所有你叫得出來的高級品牌,製作衣服的刺繡。絕大多數最頂尖的設計師都跟Lesage是好朋友,例如香奈兒的設計師卡爾.拉格斐。只要用到刺繡的時候,所有的設計師都會去找他們,稱Lesage是法國最好的刺繡公司,一點都不誇張。

工作室的牆上掛滿了許許多多的刺繡作品。除了他們自己每一季推出新的刺繡花樣供設計師挑選之外,也會幫設計師重新研發。

其中有一個房間,兩邊的牆壁上都堆滿了紙盒,紙盒上貼著每個品牌的名稱,例如Dior。裡面一打開,是Dior歷年來曾經用過的所有刺繡,全都是非常複雜的刺繡花樣,每一塊刺繡上面都有一個小紙片寫著時間,例如1975S/S(春夏)。

這個房間,是許多設計師回來找靈感的地方,例如上一季卡爾.拉格斐所設計的高級訂製服,就跟這裡收藏的一件1960年代的禮服如出一轍。所以我們可以這麼說,Lesage根本就像是巴黎高級訂製服的博物館。

Lesage先生說:「只要畫得出來,我們就做得出來,任何東西都可以變成刺繡。」他解釋,因為「縫」這個動作,代表人類最早的文明。人類進化的指標,除了會生火煮飯,就是縫衣服,這是人類從猿猴變成人類的一個分水嶺。真正撐起服裝產業的推手

Lesage刺繡的水準,表現在精湛的純手工與高品質。他們會先將刺繡的圖案畫在紙上,然後用一個小小的打洞機,在一塊布上留下痕跡,然後再依照痕跡進行刺繡。他們沒有任何圖案或材質的限制,花也好、鳥也好,大亮片、小亮片、珠寶鑽石,他們全都可以繡出來。

與服裝設計師的溝通、進而修正,是最花時間的部份。通常是設計師給他們一些靈感與概念,然後他們先做出成品給設計師看,再一次次的修改。所以這是很耗人工的工作,一個圖案可能就要花3、4天,所以利潤不高、又費時費工。

以現代商業經營的角度看,很少人願意繼續做這種薄利的生意。

賣掉這家公司,雖然仍擁有獨立的經營權,同時也確保這個行業不會因此消失,但Lesage先生至今仍然難以釋懷。因為他的爸爸媽媽就做這行,他說「這是我的血液」。他覺得賣掉公司,就像是出賣自己的靈魂。

但他的惆悵是難免的,因為現在的環境已經不一樣了,大家都穿得很簡單,很少人會想訂製一套豪華繁複的衣服。這象徵著有一批人、有一些工藝會沒落。不過幸運的是,還有主流的時尚品牌意識到了,於是把這樣的工藝保存下來,也讓法國的高級服裝產業,得以繼續奢華與美麗。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