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在書店業寫下「輝哥傳奇」

在意荷包的愛書人,幾乎沒人不知道政大書城,人稱輝哥的李銘輝為人海派,他從捆工小弟到開設3家政大書城在連鎖書店的競爭廝殺中,自有一套經營之道打下獨立書店的一片江山,在台灣書店業寫下「輝哥傳奇」

一開始,李銘輝是不大願意接受採訪的,而且他的理由搭配一口台灣國語,江湖味十足:「我混黑白兩道的,寫出來人家看見會吐我槽啦!」

李銘輝的員工、朋友,都習慣叫他「老大」,同業則尊稱他一聲「輝哥」。灰白夾雜的平頭、微微發福的中廣身材,加上講話夠「阿莎力」的氣魄,李銘輝讓人直覺就聯想到港星吳孟達在周星馳電影裡演的「達叔」。

只是他混的地盤,倒不是真的黑社會。他開的店,只要是在意荷包的愛書人,幾乎沒人不知道:要買書,政大書城最便宜,什麼新書都能用七五折的超低價買到。最令人激賞的,是政大書城賣書便宜,但不小氣。不但光線明亮、有桌有椅,又可以自在翻閱,更讓精打細算的愛書人覺得窩心。

在書店業進入戰國時代,全面進入國際化、集團化、連鎖化的競爭廝殺時,政大書城不但是少數碩果僅存的獨立書店,李銘輝還經營得有聲有色。

除了師大路的招牌店,去年4月,政大書城南京店選在南京西路衣蝶百貨斜對面開張,硬是在時尚奢華中插進一抹書香;政大校區內的老本店也重新裝修、脫胎換骨。「我還有一個夢,」李銘輝神秘兮兮地說:「我想在高雄開書店。」他已經悄悄看好地點。

能有把握圓夢,因為李銘輝從來不是「慘澹經營」。他的3家書店,目前每家都賺錢。師大店與南京店只花了10個月就損益平衡。

這個「大哥」架式十足的「歐吉桑」,其實生意頭腦一把罩。政大書城賣書便宜,還能賺錢,就是李銘輝生意頭腦的完全展現。把法拍屋變成書店

「便宜」兩個字的背後,處處都藏著學問。

李銘輝的另一個身份,事實上是黎銘圖書公司(台灣最老牌的圖書雜誌經銷商之一)的副理。身兼書店老闆與大盤商經理人兩種角色,使他的進書成本,跟誠品、金石堂一樣,能拿到六三折的批發價(普通書店是七折)。一買一賣之間,如何把12%的獲利空間發揮到極致,成為李銘輝思考的關鍵。

要控制成本,光是選點,就得獨具慧眼。

像師大店與南京店,前身都是法拍屋。師大店本來是電動玩具店,南京店的兩側則是一排老舊建築。趁著利率低,李銘輝用銀行貸款買下兩家店面,每個月付利息都比交租金划算。

李銘輝特別喜歡挑四周沒有書店的「文化沙漠」開店。除了避開競爭,也是他跟大型連鎖書店的和平共處之道。「這叫『自我約束』,」李銘輝笑著說。他不跟大書店直接對壘,免得低價刺激對方,造成彼此的壓力。

於是僅店租一項,政大書城的負擔就比連鎖書店少了六、七成。然而李銘輝還有另一項巧思,是在財務週轉下功夫。

老主顧都知道,到政大書城買書,只能付現,不能刷卡。李銘輝解釋,這是因為在他的成本結構下,實在已經容不下3%的銀行手續費,所以只能跟顧客以現金往來。

可是他收現也付現。李銘輝跟書商間的交易都採「現金95扣」的方式進行,也就是貨款付現金,然後打九五折。看來省的似乎是小錢,但「800萬元付現,就等於賺40萬元,」李銘輝計算。一般帳款以2個月為週期,這樣等於少欠了一筆年息30%的債務,積少成多也非常可觀。

而關於書店的定位,李銘輝同樣有自己的一套想法。80/20法則

他深諳「80╱20」法則,集中資源建立特色。政大書城不賣童書、理工類書籍,也不賣毛利最高的文具,反而專攻文學、歷史、哲學。雖然書店面積小,但是這三方面的書最齊全,不怕讀者找不到。真要沒有,政大書城還可以接受讀者委託,下單定書。

另方面,李銘輝也企圖「同中求異」,他授權各店自己採購決定書種。像考試類用書,在南京店的比例小於5%,但在政大店可能就高到20%。

從點點滴滴仔細攢積,看見李銘輝獨到的商業手法,為政大書城打下基礎。但是若單純地認為他只是個賣書嚇嚇叫的市儈生意人,那又錯了。

曾當過出版線記者的自由作家蘇惠昭形容她所認識的李銘輝:「雖然有精明的一面,但又很慷慨大度。」

比方說,誰都想不到,在單打獨鬥的政大書城做事,福利可能比那些招牌響亮的大型連鎖書店還好。

李銘輝把節省下來的開銷,除了用低價回饋顧客,也十分厚待員工。在他手下當店長,月薪可達4到5萬元。每年春節休4天之外,還有12天年假。工作滿2年後,年薪就保障14個月。「你照顧他,他才會照顧你,」李銘輝說明自己的理念。

人生中,有些事情要錙銖必較,有些事情卻是吃虧就是佔便宜。李銘輝走過的際遇,使他很通透這兩者間的分野。

他接下政大書城的過程,就是一個最好、最戲劇化的例子。退步就是向前走

剛滿50歲的李銘輝是彰化花壇人。小時候,他被父母親以300元台幣加一袋米果的代價送給別人當養子。雖然養父母待他極好,但希望趕快賺錢養家的李銘輝,還是16歲國中畢業後,就單槍匹馬上台北找工作。

透過台北後火車站職業介紹所的安排,李銘輝進了黎銘圖書公司。當時他的工作,是用稻草繩把書捆好,騎腳踏車送書,每天從早上7點半做到晚上8點半,月休一天。他一面學習發書、補書,一面遍嚐社會冷暖,歷練人情世故。「當外務最大的歸屬,就是開書店,」內心小小的想望,成為最大的奮鬥動力。

38歲那年,李銘輝當上副理,同時終於有機會頂下政大校區內的「圖書消費合作社」。他以為美夢成真,卻沒料到才是驚濤駭浪的開始。接手一星期後,前任老闆開出的支票陸續跳票,留給他的竟然是千萬債務。

嚐到人心凶險的李銘輝因此一夜白頭。然而考慮學校裡不宜有法律糾紛,對債權人要有交代,李銘輝咬咬牙決定:「將心比心,我願意再賠一次。」

於是他花了整整3年時間,不分日夜苦幹,分期逐月還錢。到41歲,終於還清債務。負責任的態度,結果讓他多贏了一分業界的敬重與人情。當初書商因為怕李銘輝跑路而立下的「現金95扣」規矩,如今反而成為李銘輝的經營優勢。

李銘輝因此深深感受到「因禍得福」的道理:眼前的利害未必是永遠的利害。「退步等於向前走,」他感觸良深地說。

做事精明、待人寬厚的個性,使李銘輝在出版界人脈廣佈。有的借重他的敏銳嗅覺──像麥田出版社外文主編蕭秀琴就說,李銘輝是少數對書很有想法,可以刺激編輯部思考的書店老闆。

跟他做朋友也別有樂趣。從捆工小弟一路做上副理,中間摔過一跤又站起來,李銘輝對台灣這塊土地很有信心,常常號召一大票出版界友人,走出辦公室,到各地去認識「台灣之美」。包括蕭秀琴、蘇惠昭、中時晚報副總主筆彭蕙仙,都常常參加他的「旅行團」。

不過,政大書城存在的意義,其實不只是提供讀者一個買到便宜新書的地方而已。「做出版的,真是感謝有這樣一家書店,」爾雅出版社社長、詩人隱地忍不住感性地說。

有了誠品、金石堂、何嘉仁之後,台灣還需要獨立書店嗎?就像有了全年無休的7-ELEVEN之後,還需要巷口的小雜貨店嗎?在,我就放心了

沒有連鎖書店的品牌、效率,獨立書店唯一多的,只是一分「人味」。

隱地感慨地說,大書店賣書,已經「賣成精」。不好銷的書不賣,賣不好的書就馬上下架。30年來,爾雅每年出20種書,總計至少也有600種。但是在連鎖書店,頂多放個3、50種,很多人都以為爾雅的書買不到了。

然而有一次,他到政大演講,赫然發現政大書城裡不但有爾雅的專屬陳列櫃,而且從一號到最後一號書都有。「真的太感動了,當場眼淚都掉下來,」隱地描述當時的心情表示。

作為文學出版社的代表,隱地說,他聽說有個網路作家「果子離」,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跑去爾雅門口瞧瞧,看爾雅還在不在。於是同樣的,他也會每隔一段時間,到師大路張望一下,看看政大書城還在不在:「在,我們就放心了。」

對李銘輝而言,隱地的擔心雖然溫暖,但顯然有些多餘。因為他才正興致勃勃,計畫把政大書城的足跡擴張到高雄去。

好萊塢電影《電子情書》裡,梅格‧萊恩的童書店,最後還是不敵大集團的左右夾擊敗下陣來。但是台灣版的「輝哥傳奇」,可正要穩扎穩打的展開。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