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Extra Miles

大學部的學生們在全省校際籃球賽中,衝鋒陷陣多次、筋疲力盡之後終於獲得冠軍。年輕人在淚水與汗水交織下互相擁抱良久。為他們舉行慶功宴的時候,有一位學生問道:「我們打輸球之後,國立大學的學生取笑我們說,書不僅唸的不好,球技也不怎麼樣;贏球之後他們又說,球打的好又如何?四肢發達頭腦簡單而已!到底我們應該如何定位自己呢?」「聽到人家開玩笑似的批評,感覺如何?」「感覺亂沒自信的,好不容易透過球季的磨練逐漸累積而來的一點點信心,一下子就煙消雲散了。」看到他們那種真誠尋找人生解答的天真模樣,我情不自禁與他們分享個人的國外求學經驗。

大學部的學生們在全省校際籃球賽中,衝鋒陷陣多次、筋疲力盡之後終於獲得冠軍。年輕人在淚水與汗水交織下互相擁抱良久。

為他們舉行慶功宴的時候,有一位學生問道:「我們打輸球之後,國立大學的學生取笑我們說,書不僅唸的不好,球技也不怎麼樣;贏球之後他們又說,球打的好又如何?四肢發達頭腦簡單而已!到底我們應該如何定位自己呢?」

「聽到人家開玩笑似的批評,感覺如何?」

「感覺亂沒自信的,好不容易透過球季的磨練逐漸累積而來的一點點信心,一下子就煙消雲散了。」

看到他們那種真誠尋找人生解答的天真模樣,我情不自禁與他們分享個人的國外求學經驗。用英文教老外上課的惡夢

早年在美國唸博士時,賴以維生的是系裡提供的一份助教獎學金。依照規定,接受獎學金的研究生,不論是美國人或外國人(非土生土長的英語使用者),都要親自參與實際教學。於是,每學期必須帶領兩班的大一學生,或準備教材,或出題考試,或講授內容,或批改考卷,或評估成績,樣樣都要實做力行。

畢竟英文不是我的母語,而面對的又是美國中西部長大的年輕人,換句話說,白人大學生看到我這個黃種人的助教時,不知是否一開始就拒絕了我?因此,當時心情的壓力頗為沉重,半夜熟睡之際,也經常為這股無形的壓力驚醒片刻而無法成眠。可是一想到既然要依靠這份獎學金繼續完成學業,又要多磨練自己的英文能力,因此,別無選擇,只好繼續拚命向前一步步走。利用課餘之際除了向老美助教同學多多請益之外,回到家裡每天晚上都將上課的講稿大綱一一謄寫後,就用英文反覆背誦講授內容,以便次日在課堂上能從容應對。每天就是這樣日以繼夜全力以赴做好備課,但是,學期末的學生評語不外乎「她很認真,不過她的英文有外國腔。」「她人不錯,但是英文表達能力欠佳。」

每回看到學生的評語真是欲哭無淚,傷心至極。不過,隨著經驗的累積及指導教授的傳授秘訣,於是,教學生涯漸入佳境,心理的壓力逐漸減少。但不論如何,帶有外國腔說英文的表達方式,仍然永遠無法被美國學生百分之百的認同接受。我知道那是永遠無法克服的教學弱點,為了彌補這個缺口,我儘量或增加與學生的互動時間,或提供個人諮詢,試圖強化教學的效果。就這樣博士學位終於完成了。挑戰不擅長的事,化弱勢為優勢

在人生的旅途上,我們經常要同時扮演多元而不同的角色,有些角色演來困難重重,有些角色輕而易舉。在扮演非自己擅長的角色時,每一個人多少是有點心慌甚至自卑的。不過沒有關係,多花點精神,多費些功夫去準備、去揣摩,甚至多走一些路去接受挑戰與折磨,日子一久就會有點倒吃甘蔗的甜蜜感覺。

於是,我跟學生說:「在大學聯考那個關頭,你也許暫時輸了而沒有進入國立大學,但是,你仍然必須重新整裝待發,愛打球的就儘管把球打好,可是你只能夠把球打好嗎?不擅長的讀書角色,就更要認真更努力的去投資它、準備它。否則,又如何能演好它呢?」其實工作上也是如此的,遇不擅長的項目就要花更多的心力,走更遠的路去完成它,否則又如何能化弱勢為優勢呢?作者徐木蘭現為世新大學行政管理學系教授兼管理學院院長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