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外商悍將 展開破浪人生

12月7日,洪漢青在明基慶祝品牌3週年的生日會上首度現身,距離他辭去中國IBM策略與業務發展副總經理一職,剛好滿了3個月。「封口期過了,可以談了,」說起這段時間的沉寂,洪漢青不改直率本性地半開玩笑說。轉任北京前,擔任台灣IBM個人電腦事業處副總經理的洪漢青,是台灣IBM 的超級戰將。前年底,他打出IBM4萬元以下的「自殺機種」,造成IBM國民電腦狂賣。而洪漢青的個人風格就跟行銷手腕一樣強勁顛覆──他不但一掃IBM菁英拘謹的形象,大聲與同業喊話較勁,率領旗下主管仿電影《無間道》風格拍攝的海報,搶眼與酷的程度,更堪為經典。作為IBM資歷15年的老將,投效明基其實是洪漢青始料未及的人生抉擇,新環境帶給他的挑戰也超乎預期。 90天中,洪漢青坦言心理壓力很大,忙到連公司樓下的咖啡廳都沒去過。「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走進咖啡廳時,他轉頭對記者說。但在感慨職場「無常」的同時,洪漢青也說,人生就是這麼奇妙。到明基上班後,他才猛然發現,16年前剛來台北工作時,租屋處就在現在離明基不遠的內湖路一段。「好像又回到起點,」洪漢青感觸地說。這個業務悍將如何學習彎下腰身,放慢步伐?洪漢青首度公開到明基90天的心路歷程。

這3個月感覺如何?

(沉吟5秒鐘)。感覺是一直在想辦法調整自己的心態。這邊的環境相當不錯,但最主要是內在(指企業文化)的差異,造成我前30天忍不住想:「我是不是來對了?」我這個決定到底是對還是不對。

當然要來之前,都一定會調整心態,可是那是用想的。真正進來以後,這邊做事的方法、觀念,與人溝通彼此的期望時……這些方面的衝擊,前30天蠻大的。雖然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要調適了,還是會有一些晚上會作惡夢,睡得不安穩。最需要調適的是什麼?

最需要調適的是我自己心裡的期望值。假設原來在IBM的執行速度,你可以開車開到120公里,剛來這裡,預期時速有2、30公里就不錯了。因為我需要不斷去了解這邊的現狀、他們的想法。然後再了解如果我們去設定一個目標,是不是很快的有共識。一開始來,共識的形成比較慢。原有的共識只是高階主管的共識,可是你要落實到執行面,共識的形成就慢了,這段差距還要趕快去調整。

以我們現在來講,明基還是一個新的baby(小孩),我加入IBM時,它已經75年了。明基前天才在慶祝3週年,像是剛在地上爬完以後,學著走路。從觀念形成到塑造一個新的文化出來、到執行,是我覺得目前需要花最多時間去溝通的。你是第一位外來的總監級主管,對高階主管團隊來說,你進來也是很大的衝擊?

我想他們蠻小心謹慎的,也長期注意、觀察我。因為我來的時候,有些故事他們都知道了,就表示他們之前可能有做一番小小的study(研究),關於這個人來可不可以適應?他們可能想說這個人雖然從外商來,可是他蠻本土的。其實我在外商是蠻「內商」的,在台商是蠻外商的(笑)。既然你的頭銜是新的,你在組織裡的角色怎麼樣?

我現在是在Jerry這邊(明基全球營銷總部總經理王文燦之下),負責看全球業務。我原來出身業務,所以目前我也負責Joybook(指明基自有品牌的筆記型電腦)產品線前端銷售的部分,這部分現在大概佔了我80%以上的時間,我希望跳進去最需要幫忙那一塊,目前來講是Joybook。

我現在沒有直屬要帶的團隊,當初Jerry跟我說,你先進來當顧問。這是一個virtualteam(虛擬團隊)。到10月份,把Joybook銷售的部分交給我,先暫帶10個人左右的銷售團隊,他們也從6樓搬到12樓,我辦公室旁邊,這樣會更直接,速度更快。甚至,我們不排除因應產業結構的變化,加重Joybook事業單位的功能性。大家都知道你在IBM時,風格是很鮮明的,到這裡有一些改變嗎?

我覺得有幾個原則要保持。像我之前有機會去跟年輕朋友座談,我就跟他們講說,第一你要熱情。接下來,是人生要學習,學習是讓我們一直保持進步的最佳原動力。你有了熱情加學習,還要注重團隊,我們要讓更多人一起來成就大事業,而不是onemanshow(一人表演),或個人英雄主義。最後,是我們要抱著服務的人生觀。

我每天都在自勉:熱情不能跑掉,學習態度一定要保留,一定要團隊合作,要抱著服務的態度,不管是對夥伴,對客戶,對內部我們這個團隊,通通要有這4個基本概念。

所以,當我到這邊來,你說我的轉變有沒有很多?我可以說我把我的速度放慢了,可能只有七成,因為一開始環境不熟,當然要多看多聽,有些事情要推,也要了解他們原來的時空背景。這個轉彎我們要轉得很平順,才能夠說我們要回到80公里、90公里、100公里。我在做一些速度上的調整,可是我的本質不會改變。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你在IBM的經驗,當然是你的資產,可是你同時也要融入新的團隊,你如何在兩者間取得平衡?

我在IBM的心態,到明基要做改變,我要認同這家公司。

首先,我要認同我們現在的方向,我要認同這個地方的文化,我認同它、接受它,把他當成是我的一部份,它的好就是我的好,它的缺點要改進的,就是我的責任。

過去我有很多IBM的老同事,離開之後會有很多異動,跟他們聊,他們說不習慣,或講得更直接:蠻爛的。我想那是雙方的不match(契合)。我如果認同這邊高階主管的策略方向,我認同這家公司未來的潛力,我就應該把它變成是我的責任,它的好就是我的好,它的缺點就是我們要去改進的。

在明基很好的是,這家公司是以台灣當總部,對一家要邁向全球的公司,這邊我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我的政見跟我的實踐之間,有可能達到90%以上的融合。我在IBM,只是在外商這麼大的一家公司裡面的最末梢神經──台灣,我有很好的政見,可是我沒辦法實踐。而且我的政見,我的實踐還要符合公司的策略。前天我聽到IBM真的把個人電腦事業部賣掉了,心裡非常的感傷。我那時候有個感覺:「孤臣無力可回天」。我把它做的很好,又怎麼樣?

事實上,以前我還在的時候,就感觸很多。IBM在談服務、品牌,我們個人電腦的部門會覺得為什麼公司都不談我們?甚至於傳出我們可能會被賣掉。這對所有員工來講情何以堪?

我當然可以在IBM待到退休,我也很感謝IBM一路以來的照顧,可是我覺得這樣比較沒意思,人生就是要破浪嘛。我很喜歡陳盈潔「破浪人生」那首歌,我覺得這樣才會有高有低,才會enjoy(享受)。要建立互信不是那麼快可以達到的,你到這裡有沒有聽見一些對你比較保留的看法?或對你的意見認為「那是IBM的方式」?

我聽到很多,我也碰到很多。有些不好意思明講,可是我自己可以感覺到。

這種事情就要像傳教士一樣。我蠻佩服那些摩門教徒,18歲就開始傳教,他今天找了100個,可能只有2個願意聽他講,可是他永遠保持他的熱情。我有點那種傳教士精神,不斷告訴大家,說服大家「這是betterway」(更好的做法)。MaybeIamwrong(也許我不一定對),不過,做做看,不會比現在更差。我要不斷去做這種溝通。高階經理人的異動,對底下年輕人會造成很大的衝擊,因為你們都是公司的指標。關於忠誠度這件事,你認為年輕人應如何看待?

關於忠誠度,個人跟公司都應該負本身該有的責任。譬如我是員工,我有沒有熱情,有沒有學習、團隊精神來造就我的專業。一旦你有專業,你不用擔心沒有工作,沒有升遷的機會。未來就是一個專業的時代。

要不要忠誠度,公司要負很多的責任。忠誠度是說公司能不能去留住這個員工。你對員工是不是有給他比較好的舞台,包括有沒有讓他學習成長的機會。員工如果覺得老闆待他很好,或是公司福利很好,公司也做得很成功,當然就會有忠誠度。公司如果不棒,一天到晚要吃員工豆腐,如何預期員工會有忠誠度呢?你怎麼待員工,員工就怎麼待你。

員工也一樣,你怎麼對公司,公司就怎麼對你。忠誠度其實是兩邊都要有責任的。如果今天IBM能夠給我一個跟明基一樣的舞台,我沒有必要離開。我這個人非常重感情,我從國小畢業、國中、高中、大學、研究所、當兵,還有參加救國團的健行隊,成功嶺兩個月要結訓,我通通哭得悉哩嘩啦。我要離開IBM的時候,同仁幫我辦了一個蠻大的活動,那天人數爆滿,我當場也哭得悉哩嘩啦。

公司對忠誠度負擔的責任,可能要佔到七成,員工只要負擔三成,互相的啦。將來愈專業,忠誠度相對愈低。愈來愈專業的時候,公司就要更注意人的情緒,要注意人舒不舒服,他才能發揮他的戰力出來。洪漢青小檔案

43歲,成功大學機械工程所、機械工程系畢業

曾任台灣IBM個人電腦事業部副總經理、中國IBM策略與業務發展副總經理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