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從《大長今》看職場二三事

引子:「《大長今》今年登陸美國,一群白人、中產階級的電視迷聚在芝加哥西區一家咖啡館店裡守著看《大長今》的結局。」—《天下雜誌》313期

我出國一陣,錯過《大長今》,直到最近,才發現它走紅的盛況,在大學當教授的朋友說一句:「昨天我在路上遇到一個像『最高尚宮』的人,」大家馬上就能理解,他想要表達這個人的性格與特質。

很多人對《大長今》食譜、食療充滿興趣,在我看來,故事裡的人物角色,不論是烹飪、醫療,個個都是兢兢業業的職場專業人。

主角徐長今的專業堅持,是眾人關注的焦點,但除她之外,幾個其他角色所顯現出的職場倫理,讓我想起當年看日本漫畫《夏子的酒》的暢快。

其中之一,是原來被涼放在一角管醬園,卻每天吟詩作詞的鄭尚宮。權力之間來去,不忘加入行業的初衷

這位在宮廷激烈競爭中,被遠放看守醬園十多年的專業,在組織新一輪的「擺平」邏輯下突然被提拔「最高尚宮」的位置。她沒有推辭,帶著改革的理想興致勃勃上任。

為證明自己非僥倖得來虛名,她馬上親自下廚展現實力,為大家做出了意想不到的好菜。

雖然職位得來容易,她對權位並不戀棧,上任後立刻表示,對內部特權、派系既不妥協,也不姑息。

另外,她對部屬訓示專業不分出身高低貴賤,只有忠於工作、努力學習才可能晉升:「食物的味道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平等的,經過努力你們才會精益求精,我會按照實力給予機會,而不是看經歷或年紀大小,我的位子也一樣,我會傳給實力最好的人。」

在組織裡的權貴,用政治理由要求她妥協的時候,她不斷恨恨地說:「我們煮的東西是給人吃的,怎麼可以成為權力私慾的玩物。」因為她認為自己當初參加料理食物專業時,最基本的任務就是為了人的健康與幸福,這些「神聖」的使命,不是個人私慾、組織政治可以污蔑的。

想起她躺在醬缸上大聲唱「萬壽山哪!萬壽山!」的模樣,是不是讓你想起自己職場生涯路上碰到的某些令你敬佩的長官?墮落是怎麼開始的?

從小她就被認為是神童,「在學會說話之前,就學會料理了」是別人對她的讚語。聰明、好學,自覺比別人優秀,雖然競爭心強,但對不能光明正大也充滿不屑。

長今的競爭對手今英,一開始也堅持用專業能力競爭就夠了。但隨著對手能力越來越強,保存家族利益的壓力越來越大,這位原本視才情、能力為一切的年輕女孩,開始讓不服輸的情緒取代原本對專業、理想的尊重。從一個被動的陰謀者,變成主動的陷害者。

想起她斜眼恨恨看著長今跟她愛慕的男子談話的樣子,是不是也讓你想起工作同僚中,在激烈競爭中,一步一步變得讓你完全不認識的同行者?

職場也是一齣戲,你在這裡扮演著什麼角色?是進取、不放棄、有原則,還是慾望權力、勾心鬥角、不擇手段。也許人生不只是一頓飯,吃過了就結束了,職場的點點滴滴,不論財富、成就與權力,它的過程與體驗,是溫暖、美好,還是污濁、陰暗,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平等的。作者蕭蔓現為專欄作家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