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他們為什麼不要高薪?

每個人都想要領高薪,但還是有一些人做出不一樣的選擇。他們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館長方力行

2萬vs.3千的選擇

方力行跟你我一樣,都要為五斗米折腰,

但有什麼動力支持著他,總是選擇與高薪擦身而過?

28年前,剛退伍的方力行曾面臨這樣一個選擇:一是恩師推薦,到東京水產公司受訓一年後,回台做魚類採購銷日代表,對方開出月薪2萬元的天價;一是到中研院當研究助理,按國家規定,每個月領3,000元。

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好猶豫的。對方力行來說,確實也是:他選了後者。

「因為我喜歡潛水,」方力行笑著解釋。他在中研院擔任研究助理的兩年中,不但完成份內的台灣人工魚礁調查,還順道多做了一項台灣沿岸魚類生態的研究。這段在海底悠遊的日子,也是他親身擁抱台灣海洋之美的開端。

11月,南台灣的墾丁顯得有點寂靜,屏東車城的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中卻照舊人氣沸騰。進門處的鯨魚親水廣場在艷陽下閃閃發光,一大群大朋友、小朋友脫去上衣、捲起褲腳,在鯨魚雕塑與水柱之間嬉戲,一道路過的彩虹,也在此時不甘寂寞地掠過鯨魚微仰的臉龐。

養殖魚塭變知識殿堂

10多年前,這裡是一大片養殖魚塭,潮濕、貧瘠、荒涼。方力行從籌備處主任開始做起,不但把這片溼地轉為國人親近海洋的知識殿堂,累計參觀人次超過1,100萬,還有盈餘;現在更要朝世界一流的海洋研究中心邁進。

明年海生館將與花蓮東華大學合作,成立海洋科學學院,開設兩門研究所。由海生館獨立招生、授課,東華大學授與學位的模式,將成為國內博物館界的創舉。

這些沒人做過的事,全在方力行手上完成。但用他自己的話,6個字就可以說明理由。小時候,他跟著父親到處釣魚,跑遍北台灣各大釣場,沒想到就像著魔一樣地「喜歡水、喜歡魚。」

這種喜歡,深深左右著他的步伐。一般人會在乎的因素,譬如學歷、收入、面子,全都不在他的考慮之列。他前進的方向,更是常常與旁邊的人相反。

3個問題打不倒

大學聯考,建中畢業的方力行成績排名全國前一百多名,他的同學多半都進了醫學院,但方力行卻以第一志願進入台灣大學動物系漁業生物組。

當時水產試驗所所長鄧火土在系上講授「漁業概論」,有一次在課堂上逮到方力行打瞌睡,當場考問他3個關於魚類的問題,答不出來就當掉這門課。沒想到方力行竟對答如流,頓時令這位台灣水產權威刮目相看。

於是大一暑假,鄧火土主動詢問方力行是否願意到水產試驗所實習。後來的7個暑假中,方力行的足跡踏遍了東港、竹北、鹿港、基隆各地的水產實驗所。

因為惜才,本身是日本京都大學農學博士的鄧火土,引介方力行到東京工作,這在當時令人艷羨的機遇,卻不敵海洋對方力行的魅力。

而實際上,在後來的過程中,這也並不是方力行唯一一次與高薪擦身而過。

結束中研院的助理工作,方力行赴美攻讀海洋化學博士。畢業後,耶魯大學提供他一個博士後研究的職務。方力行本來已經打算去報到了,但跟妻子開著車到紐約,還是掉轉回頭。

「我是公費出國的,國家培養我,就應該回國服務,」方力行說。儘管當時留學生賠償公費,其實司空見慣。

面對中研院、台灣大學、中山大學都提出教職邀請,方力行最後卻選了中山,也是基於學生時代在水產試驗所「混」時,對南台灣建立的感情。

人生的轉折點

38歲,辭去中山大學海洋資源系主任一職,到墾丁一手籌建海生館,則是方力行人生中最大的轉折點。

沒有人看好在一個鳥不生蛋的偏僻地方,蓋博物館會成功,何況還要牽涉複雜的政府-民間BOT模式。但父親一席話促使他做下決定:「中國幾千年來都沒有好好注意海洋發展,現在蓋第一個海洋博物館,你把這個蓋好,比你做一個好教授更有影響力!」

從海生館今天的成績來看,方力行確實做到了。

只要談起海、談起魚,方力行的眼神就燃起火花,理想性格表露無疑。然而幾次放棄高薪,並不表示他不必為五斗米傷神。相反的,回台後,他與妻子的收入總和只有在美的八分之一。擁有國外電腦科學碩士學位的妻子,也因為一路配合他的抉擇,後來成為家庭主婦。四口之家(育有兩子)的經濟負擔就落在方力行身上。

只是考驗下的堅持,才顯得彌足珍貴。「所以我更努力做研究、寫文章,好讓我更容易被別人知道,」方力行直率地說。他在民國76、78兩年,當選國科會傑出教授。針對台灣珊瑚資源、淡水及河口魚類的相關研究論文更高達百餘篇。

方力行的右手臂還留著一點一點暗紅的痕跡,這是今年6月18日,他滑飛行傘跌斷手,不得不打上鋼釘的印記。但,「我不會放棄飛行傘,」他灑脫豪氣地說。

不怕受傷,不在乎利害,這就是方力行。但若不是這樣的人生態度,南台灣的窮鄉僻壤上,又怎會矗立著今天充滿歡笑與驚奇的海生館?

國科會主委吳茂昆的人生選擇式

有趣>市場>薪水

花蓮高中、淡江大學物理系、物理研究所畢業的

吳茂昆,人生最在意的就是「有趣」。

今年4月,美國國家科學院公佈最新當選的外籍院士,其中「R.O.C」3個字破天荒地出現在當選人的國籍中。首次寫下這個紀錄的,是當時擔任中研院物理所所長,現任國科會主委的吳茂昆。

過去當選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在台灣工作者,只有中研院長李遠哲、中研院基因體研究中心主任翁啟惠、清華大學校長徐遐生,但他們都是持美國國籍時取得。吳茂昆是第一位中華民國籍的外籍院士。

在物理學上,吳茂昆的成就,是超越絕大多數人理解的。1987年,他跟指導教授朱經武在超導研究上的突破,激起全球產學兩界搶進的熱潮。師生倆在國際權威學術期刊──《物理評論通訊》合作發表的這篇論文,過去十幾年被引用超過4000次,更是這本期刊成立近50年來,被引用次數第二高的著作。

這樣的人物,如果不是天才,至少也是頂尖的精英。但是在大學文憑高度貶值的今天,吳茂昆說起自己的故事時,最想傳遞的卻是:「即使是私立大學畢業,也不必妄自菲薄」。

有趣最重要

他自己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這個為台灣在世界物理舞台留名的科學家,來自東台灣的花蓮玉里。在取得美國休士頓大學物理博士前,他的學歷是:花蓮高中、淡江大學物理系、物理研究所畢業。

跟許多花蓮子弟一樣,吳茂昆初中畢業後,放假開始到老家附近的台鳳工廠打零工,裝鳳梨罐頭。大學暑假,他甚至跟著分租房子的6個室友,聯合承包淡江女生宿舍的小工程,幹起打地基的粗工,兩個禮拜賺了一筆錢。「後來野心更大,跑去學鋪柏油路,結果做了一個月就受不了,」說起少年時的「雄心壯志」,吳茂昆不禁哈哈大笑。

生活談不上富裕,也只是過得去而已。但驅策吳茂昆向上的動力,卻從來不是成就或財富,而是「有趣」。

大二時,他讀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深受啟發,開始覺得物理是一條自己可以走的路。只是原來的期望,是研究所畢業後,可以到專科當老師。但退伍後,受到當時女友、現在另一半的鼓舞,吳茂昆決定放膽一試,出國挑戰自己的夢想。

今天看來熱門的超導研究,當年尚未成為主流選擇。「我只是覺得這問題很有趣,」吳茂昆說,他一心想釐清碩士階段沒有解決的疑惑。至於念完博士以後的出路,「台灣是沒有市場的,美國有沒有也不清楚,」他笑著回憶,反正,這本來也不在他的考慮之列。

沒想到一頭栽進去,全心投入的結果,不到5年,吳茂昆就順利畢業。取得博士學位後,各方工作機會蜂擁而至,其中也包括美國大型國家實驗室的邀約。

然而吳茂昆全推掉了,選擇跑到阿拉巴馬州立大學教書,薪水只有國家實驗室提供的七成,為此,太太還要去打工。

這一次,吳茂昆的理由仍是:「研究後期,又發現些有趣的問題,吸引我找機會繼續研究。」他評估阿拉巴馬的環境,覺得能夠完成他想做的事。

果然,1987年,吳茂昆最重要的突破,真的在阿拉巴馬出現。

來找他的人因此更多,然而吳茂昆在美國的最後一站,其實落在哥倫比亞大學。哥大開出的薪資條件也不是最高的,但吳茂昆認為他們的團隊很有吸引力,「加入他們很有意思」。在哥大做研究時,吳茂昆受國科會延攬回台,至今已14年。

當時,吳茂昆在美年薪約8萬美元,即使國科會透過特殊專案安排,回國後薪水還是縮水三分之一。「後面納入編制,就差得更多了,」吳茂昆爽朗地說,「但我從不顧慮別人怎麼看、怎麼認為。」

今年5月,吳茂昆接掌國科會主委,中研院院長李遠哲為此公開表示:「是我們(指台灣)的福氣。」

把要做的事做好

對吳茂昆來說,串起生涯的這條線其實很簡單,不過是:「我要做的事,我就把他做好」而已。

回國後,吳茂昆也在大學授課。對許多學子困於學歷與薪資的追逐,卻不清楚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他感受很深。「年輕人追求夢想的態度慢慢消失了,」他觀察,反而不比他少年時:「花蓮的小孩好像沒有父母要他們念什麼就念什麼的,都是自己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有理想,應該趁你年輕的時候實現,」這是吳茂昆給年輕人的建議。而這個花蓮小子發光發亮的故事,其實也正是這句話最好的詮釋。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