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雨天過後的彩虹

編曲家櫻井弘二來自東京,朋友們都暱稱他Koji。Koji在東京的生活可以說是一直線前進的,從中學聽了阪本龍一的《YellowMagicOrchestra》專輯之後,就像按下一個開關,從此一路往音樂的路途上前進,作為老師的父母也全力支持,讓他自己找音樂老師學樂理、學爵士樂編曲、學英文,一切都為了大學要前往美國柏克萊音樂學院(BerkleeCollegeofMusic)留學做準備。

放棄一輩子有保障的生活

當Koji坐在他的工作室兼客廳,慢慢敘述這一段求學時代的東京生活時,感覺是充滿愉悅和趣味的。然而當多采多姿的留學生活結束,再度回到東京開始工作時,一切都不再是當初所想像的那麼有趣。

「大學一畢業就進入NHK電視台擔任音樂節目製作人,所有人都認為我真是個幸運兒,能在NHK這樣一個多金、名氣高、又一輩子有保障的環境工作,從此再也不用擔憂生活,對學音樂的人來說真是最好的出路,」然而Koji自己卻陷在說不出的苦惱中。音樂製作人的工作,確實是負責所有跟音樂有關的節目,但每天超過12小時的工作,其實都是盯著碼表,確認時間到了要進下一段音樂或換下一位來賓登場,一秒都不能有差錯!而每當節目需要作新的音樂時,Koji也只能聽了節目製作人的想法,再轉述給特定幾位作曲家,讓別人去創作。Koji的創作才華在這裡一點都沒有發揮的餘地,「日本的分工是相當嚴謹的,每一個細節都有一個人在負責,當你被設定在一個位置,可能20年、30年都是做這同樣的工作。」

到底應該怎麼辦?Koji無法決定、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想,每天下了班就跟同事去喝酒,藉此暫時忘記苦惱。

轉機在工作兩年後出現,大學認識的幾個台灣朋友,問Koji是否有意來台北負責編曲和兒童有聲書的製作工作。「當時就想,既然要到台北至少要待4、5年,總是會有什麼收穫,如果不成功,再回東京也還是可以重新再來。」1992年,Koji跟音樂人李壽全簽下兩年約,就這樣隻身來到台北。

充滿「意外」的台北

與精準的東京不同,台北的生活充滿「意外」。先是工作泡湯,本來要製作的兒童有聲書計畫完全沒有消息。幸好簽了合約,Koji照樣領薪水卻不用工作,期間為蘇芮、歐陽菲菲、伊能靜等歌手編曲,不知不覺跨進了流行音樂的領域。

後來,認識了張雨生,工作生涯從此有了極大的轉變,與張雨生合作無間,編曲、組樂團、甚至合作果陀劇場的歌舞劇《吻我吧娜娜》。Koji嘗試了各種形式的創作,開創以前從未想像的視野,然而順遂的運勢,卻在1997年張雨生車禍發生的那一刻打住。對每天搭張雨生的車子進出台北市、靠張雨生翻譯與其他工作人溝通的Koji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

「張雨生在的時候,我從來沒想過學中文,但是他走了,我還是要繼續完成之前談好的工作,於是開始學習中文,直接跟別人溝通。」就這樣,Koji學了中文,真正投入台北的生活,工作也源源不絕。現在,不僅作曲、編曲,還成立「硬底子音樂網」,結合更多表演媒介做多樣的音樂創作。

13、14歲的Koji,一邊聽阪本龍一的音樂,一邊開始玩音效器材並下定決心要當個作曲家時,一定不曾料到人生會有這麼多意外,在意外不斷的台北,人生竟像雨天過後的彩虹一樣多彩繽紛。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