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龐克不死,只是時代不再?

30年不算短,相對搖滾樂的爆發力,更顯得冗長。像是忽然被邀請參加幼稚園同學會,乳臭未乾的激情、叛逆,在初秋刮起冷風的夜晚,被久違的湯姆.威茲(TomWaits)、老鷹合唱團(Eagles)、紐約娃娃(NewYorkDolls)……重新撩起。

1970年代,很多人剛剛出生,不論是對反體制的龐克(punk),或是打破性別疆域的衝撞與實驗,多半只留下彩繪刺蝟頭、尖錐流蘇皮衣,或是濃妝豔抹、變裝皇后的懵懂印象。

1970年代竄起、走紅的樂團、歌手,紛紛復出江湖:湯姆.威茲臨時決定10月中在溫哥華開演唱會,消息一傳出,門票立刻賣光。緊跟著老鷹合唱團的巡迴演唱會第一站在新加坡,最貴的門票索價499美元。前不久在倫敦登台的紐約娃娃,從當年也只有少數人懂得欣賞的「怪胎異類」,成為時下英國年輕人崇拜的新英雄。

半百搖滾巨星激情不減

他們都是五十幾歲的人了!站上舞台,分不清是懷舊還是新鮮,無所謂大批觀眾跟他們年齡差距一大截,無所謂時代氛圍早就把他們1970年代的憤怒與叛逆,冷冷的夷平為妥協與馴化。

他們兇猛的唱著,每一場都有著對生命的告別與激情。

1970年代的大環境,一方面是石油危機、經濟不景氣,失業率居高,一方面是軍事戒嚴、全力衝刺經濟奇蹟外匯存底。當找不到工作,貧窮的倫敦街頭少年用簡約樂器發出粗糙而猛烈的聲響,台灣的一些苦悶年輕孩子,只能躲進唱片行,以搖滾音樂似懂非懂的逃避他們的挫折與憤怒。

1970年代對某些人是鄉愁、對某些人根本是陌生,但不論如何,至少要記得若是沒有當年穿魚網絲襪、濃妝豔抹的變裝皇后樂團紐約娃娃大膽唱出「性格危機」(PersonalityCrisis),為雌雄同體的青春困惑衝破暗夜,後繼的性手槍樂團(SexPistols),或大衛鮑伊(DavidBowie)、艾爾頓.強(EltonJohn)的性別越界、同志出櫃,都將缺少一場華麗搖滾的傳奇觸媒。

直到今天,我偶而想起湯姆.威茲半醉半醒,沙啞粗礫、頹廢散漫,卻充滿詩意的嗓音:「在那片土地上有座小鎮/在那座小鎮有間屋子/在那間屋子裡有個女人/在那個女人那裡有一顆我愛的心/當我走的時候我帶走了那顆心……,」仍然不免悸動,像少數失眠的夜晚,疲倦卻清醒;睜眼望向那個彷彿與我們愈行愈遠的1970年代,在30年後,以它既蕭索又爆發、既陳腐又亢進的姿態,與世紀末的當下,不期而遇。

是告別?還是復出?

老鷹合唱團把這次的演唱會命名為「告別巡迴演唱會之一」(FarewellITour),「我們不認為自己會永遠唱下去,」今年55歲的老鷹合唱團原始團員吉他手GlennFrey解釋名稱的來由:「但是我們也可能會改變主意,所以不如先開個玩笑。」當人們問起要對「上了年紀」的搖滾巨星,存有什麼樣的期待?底特律出身的Frey回答起來字字斟酌:「我們的音樂進化了、聲音成熟了,我們比以前更有經驗、更專注,並不因為年齡而有任何消減。不是自我吹捧,簡單一句話:我們很棒!」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