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東西餐具,台灣相遇

圓與方,這兩個完全對立的幾何形狀,竟然不約而同的成了ARMANI CASA與台灣第一套國宴餐具中的主角。簡單的線條、東方的語彙,不論是運用竹子、龍形、書法或萍蓬草,「現代東方」,是東、西方設計師所共同走的方向。台灣人對生活美學上的重視,也不過是近5年的事。經常旅行、重視品質的人口越來越多,後來回頭一看,我們最傳統的東西,往往是國際級設計大師的靈感源頭。

ARMANICASA,終極繁複,終於簡約

即使位置不在流行熱點的信義計畫區內、即使盡可能的想展現低調內斂的品牌精神,ARMANICASA在台灣的第二家店,也是亞洲最大的家飾品據點,9月份在台北市的遠企購物中心5樓開幕以來,已經成為fashionpeople最新的朝聖地。

相信所有人在進入ARMANICASA100坪的展示空間之後,除了渴望能擁有一件那嵌有三角形桌燈標誌的商品之外,肯定還有著一份不同於西方人、難以言明的、模糊的熟悉感。

「Armani先生非常喜歡東方的東西,所以運用許多東方的元素,」ARMANICASA台灣總代理晴山家具藝術總監鄭志仁說,「但是他的設計不會讓人覺得傳統,反而有一種特殊的現代感。」

其實,這些蘊含東方傳統元素的現代頂級設計,就是為什麼我們會有「難以言明的熟悉感」的原因。

飯碗、大湯碗、茶杯、清酒瓶和方形的托盤,這是大家平常吃日本料理都會用到的餐具;紅色的方形桌燈像極了中國古代的宮燈;摺疊式的邊几,交椅的造型是來自於中國古代王宮貴族打獵時用的活動桌子;而今年秋冬新品的大圓盤、抱枕、地毯等,更直接就以中國的龍作為主要圖騰。

不過再仔細看,你就會發現,這些家用品的細緻程度,其實是超過你過去的認識。

例如一組名為FIUME的和式餐具,淨素無暇,乍看沒有什麼特殊之處。當你拿起其中一個茶杯時,會感覺它薄如蛋殼,掂掂重量,異常的輕。「這是在日本用樂燒燒出來的,」鄭志仁說明,樂燒是ARMANI從世界各地燒製陶瓷的技術中,選定為最能表現這組作品的燒製法,即使樂燒的製作過程比一般的方法更為繁複、費工且昂貴。

更特別的是,杯子的內部是光滑的瓷器亮面精緻感,外部是陶器的霧面質樸感。這樣「自找麻煩」的燒製方法,其實是存在著設計者的特有觀點。

ARMANI從服裝開始,就常常運用兩種不同的元素混合在一個設計裡。Armani常說:「女人的身體裡其實住了一個男人,男人的身體裡也住了一個女人」,所以ARMANI的男裝,總是溫文儒雅,他會運用布料與剪裁,表現出飄逸與細緻;而女裝除了擁有女性特質之外,更要表現出勇敢、聰慧,因此會運用西裝、夾克、領帶、長褲,呈現出中性的特色。「他一直在玩這種對立的質感,融合在一件作品中完全不會衝突,這整個系列的設計也是如此,」鄭志仁輕輕的再拿起白色的FIUME飯碗。

設計師還會考慮到所有使用上的細節。例如任何一件FIUME餐具「都不會沾上任何口紅唇印,」晴山家具公關郭靜瑤補充。

因此,不論是價格在20萬元以上的銀質茶壺組,還是在威尼斯生產的金粉吹製的紅酒杯,或是頂端鑲上珠母馬賽克的筷子,所有的作品都是以實用為出發點。

「基本上他都是以自己的生活經驗來設計東西,沒有一樣東西是只用來當裝飾的,」鄭志仁形容這位ARMANI王朝的教主,其實是非常實用導向的,同時是以整體空間的方向來作設計,而不會只做單品,「當他在設計每一件家用品的時候,他都已經先想好要放在哪裡,要怎麼用。」

除了東方的圖騰之外,這一季ARMANICASA的新產品,大量運用了圓與方——方形的托盤和圓形的碗組,圓柱的杯身和方形底座的水晶杯、花器,還有高腳杯的圓形杯身搭配方柱型的杯腳。「天圓地方是中國人的生活哲學,西方人透過閱讀與旅行,也可以領略得到,」郭靜瑤說明這些設計背後的想法。

新血入注,驚艷台灣陶瓷

無獨有偶的,台灣的設計師陳俊良,幾乎有相同的出發點。

「我的餐具外結構是圓的,中間凹下去的是方的,兩個對立的元素,形成天圓地方,」首度從平面跨入立體設計領域的陳俊良闡釋他為文建會所設計的現代餐具「天圓地方」系列作品:「圓的跟方的,都是很絕對的,我讓兩者和諧的融合在一起。」

簡單的線條,東方的思維,陳俊良結合了台灣頂尖的藝術家與設計師,運用了竹葉、臉譜、書法、金石與原住民圖騰,把生活美學注入在餐具當中。

造型上,不論是碗、盤、盅、杯,都是外圓內方。至少在台灣,或者是陳俊良為了接這個案子所研讀的那十幾本陶瓷的專業書籍,這種造型都算是史無前例。

不過這個看似簡單的造型,卻存在著相當高的技術難度。

「它太難燒了!」鶯歌陶瓷博物館研究員莊秀玲是這項案子的主要承辦人,她對於兩個系列共95款的每一件餐具的出生過程都瞭如指掌。

「這套餐具光開模就花了快3個月,每個模都至少修改3到5次,」台南藝術學院畢業主修藝術評論的莊秀玲幾乎成為陶藝專家,「尤其是橢圓的魚盤,因為它是方底,盤緣到底部的距離不一,瓷土的厚度很難一致,厚薄不同,燒出來會呈現波浪狀,或嚴重變形。」

承製的台華窯負責人呂兆炘在這次的合作中負責生產,也認為「天圓地方系列最大的困難就是方形的圈足與底部。」

呂兆炘多年的窯場經驗解釋,因為大多數的圓形碗盤都是車台成型,只能做圓形。做方形的圈足,就必須另外再用鑄漿成型。其次,在收納上,垂直的角度很容易被碰撞,同時盤內深陷1.5公分的方形底部,不僅舀的時候不容易舀乾淨,清洗時也容易卡垢。

在立體的設計領域中,陳俊良自承「是一個完全的新鮮人」。面對著多如牛毛的現實問題,他一個禮拜跑3次台華窯,跟師傅一起討論,盡可能在創意與技術之間取得平衡。

不過任誰聽到陳俊良的原始構想,都不得不折服於他的巧思。

「當初設計凹陷下去的方形底部,是想像大家把菜吃完剩下湯汁的時候,看起來就像一池春水。而且以前總覺得有些盤子太淺,侍者端走剩菜的時候,湯汁還會跑出來,濺到客人。」

最後,橢圓形與較為扁平的盤子就修正為橢圓或圓形的圈足,碗盤內的方形底部深度從1.5公分變成0.5公分,只產生一個方形的形狀,維持住天圓地方的形式。

不過陳俊良堅持,飯碗無論如何都要做出方形的圈足,因為他認為碗是所有餐具中最重要的,「盤子大大小小吃完就被收走,唯有碗是一直被握在你的手心。」

其次,這組餐具的顏色與圖案也是台灣餐具設計中很突出的部分。

竹子很極限的灰色、東方臉譜的酒紅色、穩重禪意的青灰色,都是用傳統的元素,但有現代人的色澤和語彙。

「陳俊良的釉色改過10種,其中有一種桃紅色,在高溫下根本沒辦法燒出那種顏色。」呂兆炘說。

所提到的桃紅色,陳俊良當初是以想找到「台灣人的幸福——台灣紅」的構想出發,於是設定紅龜粿的紅,但釉色燒不出來,後來也修正成紫紅色。

陳俊良這組「天圓地方」餐具系列是接受文建會委製的兩組餐具之一。經過一年的設計與修改,9月份才完整的開始量產。可能會作為未來的國宴餐具。

另外一組「原容篇」則是由建築師石靜慧所主導開發。

文建會推動這個案子是想帶動台灣的創意產業,希望由官方起頭建立這樣的合作模式,產業可以繼續延續。因為只是示範性質,所以大量行銷並不是主要目的,大家目前只能在鶯歌陶瓷博物館和鶯歌的台華窯一睹芳澤,也只能在網路上訂購。

(http://ceramics.tpc.gov.tw/TBG/index.html)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