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乖女孩得不到大辦公室:沒人規定必須放棄家庭,才不會被淘汰

職場就像一場淘汰賽,如果女性只想做個傳統印象中的「乖女孩」——避免衝突、不敢表現自己的企圖、等人寵愛,可能就永遠沒有機會晉級到決策核心,得到屬於自己的辦公室。

傍晚時分,位在內湖的明基電通總公司的接待大廳,會客、洽公的人往返穿梭。除櫃台接待小姐之外,從桃園來開會的黃文芳,是大廳中少見的女性。在工作的場域裡,黃文芳的確是少數。她是數位媒體事業群行銷經理,是明基扛產品線盈虧的唯一女性主管,還曾經赴日本為明基設立維修中心,是男性都少有的資歷。現在黃文芳負責投影機業務,往來的客戶、廠商、經銷商的同級對口人員,青一色都是男性。

有一位客戶曾認真的告訴黃文芳,「如果有一天你想要異動,一定要到我們公司。」黃文芳詢問原因,那位客戶回答,「因為你是女性。」這完全沒有性別歧視的意思,而是顯示現在女性不但能力毫不遜色,還有獨特的女性思考角度,是非常值得爭取的人才。

台灣女性,亞洲第一

女性的表現,真的是愈來愈讓人不得不注目,尤其是台灣的女性。

主計處的資料顯示,在聯合國發展的性別權力測度(Gender Empowerment Measure,GEM)評比上,台灣的分數是亞洲之冠,領先新加坡、日本、大幅超越南韓,與先進國家的英國,也只有些微的差距。

性別權力測度要呈現的不是評斷女性的能力,而是由4個指標看女性的機會。由女性國會議員比例,看女性在政治上的參與與決策權;由女性管理人員的比例,看女性在經濟活動上的決策權;由女性專業人員的比例,看女性參與經濟活動的程度;由女性佔GDP的比例看女性掌握經濟資源的權力。

分看4項指標,在國會席次上,台灣不僅是亞洲第一、甚至超過英國與美國;在專業與技術人員的比例上,台灣與新加坡、英國都站在同樣的水平位置;在所得上,台灣的水準超越新加坡、非常接近德國。

唯獨在顯示女性對經濟活動決策權的高階主管項目上,台灣遠遠落後,不僅落後新加坡、與先進國家更有相當距離。

為什麼?為什麼台灣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愈來愈高、佔勞動人口的比例也愈來愈高,大家都發覺辦公室裡的優秀女性愈來愈多,但是女性的高階經理人還是稀有動物?女性CEO好像永遠只有那幾位明星?

為什麼女性做不了高階主管?

姊妹們,職場是場淘汰賽

「職場就像是一場淘汰賽,」黃文芳的比喻直接點出問題的核心,「許多女性在前面幾局就被刷了下來,很可惜。」

如果女性還只想做個傳統印象的乖女孩,避免衝突、不敢表現自己的企圖、等人寵愛,可能就永遠沒有機會晉級到決策核心,得到屬於自己的辦公室。

或許是因為女性的男性荷爾蒙較低,對權力沒有那麼饑渴,或許是因為女性從小的教育,女性似乎一直沒看清楚工作的競爭本質。「女性多是把工作看作是辦活動,」美國管理顧問羅意絲‧法蘭柯(Lois Frankel)以她教導高階經理人20年的經驗指出,像是一場烤肉會或慈善募款餐會,大家一團和氣的努力一場、開開心心的回家。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