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討論權力,多困難

《Cheers》雜誌從創刊開始,每年都會選擇一個女性職場相關的問題,深入探索。今年我選擇了一個核心問題「承擔與權力」。我一直很佩服選擇為家庭奉獻的婦女,也了解一個家庭有女人支撐是多麼幸福的事。子女成長的過程中有母親滿滿的愛,生病時,聽見廚房的炒菜聲,心中就湧起家的溫暖。對一個女人而言,守護一個家是這一生多麼大的承諾與回饋。

《Cheers》雜誌從創刊開始,每年都會選擇一個女性職場相關的問題,深入探索。今年我選擇了一個核心問題「承擔與權力」。我一直很佩服選擇為家庭奉獻的婦女,也了解一個家庭有女人支撐是多麼幸福的事。子女成長的過程中有母親滿滿的愛,生病時,聽見廚房的炒菜聲,心中就湧起家的溫暖。對一個女人而言,守護一個家是這一生多麼大的承諾與回饋。

為什麼優秀女性越來越多,但女性高階主管卻這麼少?

但是另一面,我一直看到的數據是,近30年來,台灣女性以每10年增加100萬人的速度進入職場,超越400萬的人口數,成就雙薪家庭的富裕。女性在教育、勞動參與率都沒有結構性的限制與不平等。在聯合國發展的性別權力測度(GenderEmpowermentMeasure,GEM)評比上,台灣的分數是亞洲之冠,領先新加坡、日本、大幅超越南韓,與先進國家的英國,也只有些微的差距。

但是在參與經濟決策的指標上是落後的。你只要走進EMBA的班級裡,就看見了事實,女性也是少數。我記起了曾經專訪裕隆集團董事長吳舜文女士時,談起當年女性領導人的人數非常少,沒有互相分享學習的團體。

為什麼辦公室內優秀女性越來越多,女性高階主管卻這麼少?握有經營權的女性更少。

討論的主軸不是鼓勵女性一定要選擇工作成就,選擇以男性的成就導向的價值觀,作為人生的滿足指標。但是不碰觸結構性的核心問題,也是昧於事實。如果是自由選擇的機率,30年來的台灣女性主管的比例,不可能在主計處的統計上一直低於5﹪以下,應該是一個多元的呈現。

這個社會的分工過程,並沒有讓女性先做「自己」,再扮演「女人的角色」。從小社會化的過程,所謂的「自我」就已經等同於「女性的角色」,並沒有探索我是誰?「我之所以為我」的「本我」。

這是一篇有立場與觀點的文章,希望幫助少數的女性有比較大的選擇與發展空間。副總編輯吳韻儀特定挑選了承擔公司業績的一級女性戰將,迥異於女性一直擅長的法務、會計、行政的支援單位女主管。因為勇於承擔、行使權力的她們真的是這社會的少數。應該給予她們喝采,她們也不吝於分享一路走來的甘苦經驗。(見48頁)

失衡的搖籃

本期另一篇精彩的系列文章是科技教育的報導。主編盧智芳犀利又不失溫暖的筆調,直指科技教育的亂象與危機。《Cheers》雜誌的關懷重心,仍然是年輕人的未來。透過教育、政策、企業的互相辯證,發掘問題,提出警醒。也首度推出「科技人才教育滿意度」調查,以科技人才的角度檢視教育品質。(見76頁)

本期的封面故事「放長假、再出發」,報導2005年留學遊學的趨勢分析,蒐集世界名校評鑑與排名,讓年底準備想出國讀書的上班族掌握最精準的資訊。(見106頁)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